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七十章:伸手
    被一位中年人所迷惑的少女,心境确实是比较难救,毕竟按照少女的只言片语,对方显然和她已经相知相熟了,又展现出了连子阳真都比不上的剑法,这远胜二字,足以排除很多障碍。
  
      怪不得子阳真会以冥顽不灵来形容了,其实我虽然理解,可跟子阳真的态度却是一样的,这少女给迷惑了心智了,怪不得为人所乘。
  
      “虚灵脱体,未尝不是好事,给人练成剑灵,也就是给人控制而已,如果是心上人控制,终生成他的左膀右臂,也是一种幸福,对么?”我笑着看向了少女。
  
      少女一脸警惕,却没有回答的意思,而子阳真已经是双目圆鼓鼓的看着我,不知道我忽然这么说是什么意思。
  
      我又笑了笑,说道:“况且从此以后,便可被祭炼成剑,只要主人不死,便不受寿元所迫,确实是个好办法,这就是传说中的永生共死了,所以即便变傻了,变笨了,无知了,又有什么不行的?”
  
      少女皱了皱眉,一副你到底想要说什么的表情,而子阳真也郁闷之极,但还是按捺住了性子。
  
      “不过你曾可想过,眼前的师父,师兄弟、师姐妹都很爱你,甚至你所爱之人,却未必及得上他们万之一二?而你倾注对方的爱意满满时,其实也是忽略了身边所有人的爱,甚至最终让大家伤心难受,让你师父上了年纪,还替你满九重天奔波,为你惋惜……可那人如今在何处?会否你在需要帮助的时候帮助你,会否在你将死而为你闯天涯海角?”我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,可我有什么办法!?”少女蹙眉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身体脉络,轻易不可改变,却轻易能够延伸,在无底洞里越坠越深,姑娘可曾想过伸手求救?”我又问道。
  
      少女咬咬牙,最后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可若他就在深渊等你,这手你伸是不伸?”我又问道。
  
      这下少女沉默了,一时间记忆仿佛潮水涌向她,相信那段日子,在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面前,都是刻骨铭心的,少女爱上了成熟稳重,实力强大的大叔,沉沦时也不是爱上一个少年人可比。
  
      特别是心性坚定的人,更是如此。
  
      看到她的沉默,我知道她自己也在心境中挣扎,所以忍住不的对子阳真摇摇头,因为,你永远都叫不醒一个不愿意醒来的人。
  
      子阳真一脸的惶然,连忙抓住我的手,说道:“夏道友,你是有办法,而不是没有办法,对不对?”
  
      “抱歉,解铃还须系铃人,子阳道友,我还真没办法。”我笑了笑,随后不顾子阳真一脸的渴望和悲情把他的手放了回去。
  
      少女咬着下嘴唇,内心的挣扎,显然让她心力交瘁,看到自己师父这么求我,更是感到悲哀,所以她最后喃喃的说道:“他说过……如果我真正修成这套功法……就会娶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你!逆徒!”子阳真气得是够呛的,我连忙伸手制止了他继续责骂,随后缓缓的和少女说道:“他很优秀,是么?”
  
      少女缓缓的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你说他比你师父还要厉害,看来是真的了,他让你修炼这套剑法的初衷是什么?”我尽量缓和着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他说我剑体无双,若不修炼这套功法,实在是太可惜了……还说……师父所授功法其实……其实是耽误了我的成长,还点化了我好些功法不足之处……后来我研究了他那套功法,确实是不错……我就修炼了,可谁曾想修到了后面,会变成这样……”少女老实说道。
  
  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随后说道:“你把那套剑法复制一份给我看看可以么?”
  
      少女想了想,最后却摇头了:“不可外传……我答应过他的。”
  
      其实,她跟我说的已经够多了,怕就是她师父,都未必能够知道那么多。
  
      果然,子阳真气得是够呛的,说道:“都到什么时候了?你还护着这人?你知不知道你是在糟践自己的身体,到末了,要给人当剑灵的!你知不知道呀?”
  
      少女咬咬牙,随后说道:“师父……我知道你待我好……可大道三千……这也是道的一种,不可否认,他的功法是比你的好……可能是我修炼岔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嘭!
  
      子阳真气得一巴掌拍在了地上,直接把木地板打飞了一块。
  
      我连忙制止,随后拿出了一块玉牌,将脉络走向逆着走一遍,将这套功法完整的呈现到了玉牌上,随后交给了少女:“你看看,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  
      “你知道这套功法?”少女诧异的接过了玉牌,拿过来读取里面的信息,结果一开始还不怎么感冒,可越看下去,表情变化越大,很快就有些郁闷起来,说道:“虽然不一样,不过大抵就是要这么修炼的。”
  
      反向逆算功法,这种事我也不是第一次干了,而子阳真当然又是继续震惊了一把,不过我也没理会他,点头说道:“你这样下去,我有个办法,能让你尽快的见到他,而无需等到你练成这套功法,你可愿意配合我?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少女顿时两眼闪过一缕期待,不过很快就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我知道她想什么,就说道:“难道你不想解除心中的疑惑?为何我和你师父说这套功法不好,甚至你自己也深受其害,而他非要你练的原因是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少女有些松动起来,我又说道:“连我都能够逆推出这套功法来,你难道还相信这套功法举世无双?其实,我还可以由这套功法,再衍生出几套更好的功法来给你,甚至比他的要厉害许多,你信不信?”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少女这次疑惑更甚,毕竟知道了我是逆推出的功法,那证明我甚至要比对方还要厉害许多,这让她也有些接受不了了。
  
      “夏道友真能够逆推了这套功法?”子阳真连忙拿过了玉牌来读取,结果一睹之下,气得他把玉牌捏得粉碎,怒道:“此乃害人之法,傻徒儿,你岂能给人甘做嫁衣呀!”
  
      少女咬咬牙,对自己师父的责骂,当然很是不甘,因为她还坚信对方是好意,不过面对我的反驳,她同样无言以对,现在唯一能够证明对方好意的,似乎就是要把对方引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“如何?把他叫过来,是好是坏,咱们拉出来溜溜,如果对方解释得通顺为何教了你这功法,也能证明一下你师父是错的,他才是对不是?”我笑道。
  
      少女犹豫了下,最后问道:“你打算怎么让他来?”
  
      我看她的戒心很重,当然不会把话都说满了,就说道:“你体内有一些脉络,为他的道统之延伸,我将之屏蔽了,把解除的办法教授与你,他因为无法监视你,自然就急匆匆而来,毕竟把你豢养这么久,怎么会轻易放过煮熟的鸭子?若是他能够说服我和你师父,屏蔽的脉络你自己解除便是,若是说服不了我们,可就是两码事了,我会亲手帮你解决掉这脉络的异化,如何?”
  
      “怎么说都是对我有好处,你这么拼,为何?”少女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倒也不为什么,只是可怜你师父一大把年纪还四下奔波,而你却未能幡然醒悟,这岂不是世间悲剧的一种?”我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少女看了一眼这些年奔走得灯尽油枯的师父,也知道自己再这么固执己见,终究一生都对不住他,所以最终只能点了点头,答应了我的提议。
  
      其实我这么做,也是心中很怀疑,那中年人到底是不是我想到的那个人!
  
      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