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七十二章:为难
    “多几个人联手,若是志不相同,必然可擒杀此人。”我淡淡的说道,而子阳真却对我隐而不发的杀气习以为常,说道:“我再把乾道友、胡道友、范道友等几位剑仙高手请来,倒要看看他怎么逃!”
  
      激怒一个真正的高手,还是个混迹天下间的剑仙,其实是很危险的举动,不过相信对方也早就做好了准备,倒也不能真的轻敌了。
  
      随后我们又商量了布阵的事情,还有邀请哪位来当助拳等等,而子阳真倒也直言不讳,他也在明里暗里的提到了这些道友背后的身份,他们大多是道盟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了,他们中有大门派中的太上掌门,还有大中枢的执掌,或者名满天下的剑仙等,反正每一个的名头都比子阳真自己还要响亮,这当然不是在炫耀,言下之意是在对我投桃报李,我既然救了他的弟子,他愿意把自己的资源都因此事而拿出来,剩下的能能不笼络这些大能者,就看我的本事了。
  
      毕竟他这些年为弟子奔波,早就心力交瘁,他很怕自己送下了一根紧绷的弦而就此坐化了有负我的重托,所以一股脑都籍此拉来。
  
      “寿元果实,我倒是有在化仙者那儿采集到一些,压制一下腐气,吃下去还是能够多活十年八载的,子阳道友一这战就不要参与了,看着我们把这套大戏做完,以后没准还能看到自己的弟子儿孙满堂呢。”我笑着从袖里乾坤中掏出了个盒子,随手就打开了。
  
      盒子里,一个满是疙瘩的桃子出现在那儿,不断如心脏一样跳动,让子阳真脸上难免不带着惊讶:“你还真有这样的神物?要知道对我们无极境而言,还能够增长寿元的神物绝对不多了,就算是……撒网一样摸遍一个仙域,都未必能找到增加无极境年许寿元的宝贝,这果实……我猜得没错,可不止是十年八载,怕是延寿二三十年都足以,老夫尚未报恩,道友如此助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头根本不在意成变化仙与否,毕竟他是去过寒仙山见过大世面的,应该知道化仙后的好处和坏处,如果能够增加寿元,谁还在乎这些东西?
  
      这果实也是我经历了李左行的事情后,抱着预防万一而准备的,而且救不了子阳真的弟子,也可用果实给他延命,等同是间接帮他争取到救自己弟子的时间,这是两手准备,只不过现在既然改变功法运行就能够救他弟子,这果实就权当是送给他的也无妨了。
  
      “子阳道友何须如此客气?我还指望你往后能够多多帮忙,为我天之境添砖加瓦呢。”我当然不是搞慈善的,道理就摆在那,你拿了果实,我救了你弟子,你以后可就是天之境的人了,为我添砖加瓦,把徒子徒孙们都忽悠进来才是正事。
  
      不过子阳真也是狡猾,笑道:“呵呵……那人害得我与小徒如此,让老夫为了苟活于世而不出手,那是不可能的……而且,老夫也没脆弱到一战而死的程度,夏首领的心意……老夫心领了,若是等老夫的徒儿好起来了,往后的人生让老夫宽心了,老夫再考虑要不要跟夏首领索求此物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也好,那就等此事过后再说吧。”我暗骂一句老狐狸,要求不要太高了,救了你家弟子,还要管她一生,那我要不要娶她好让你放心?真是开足玩笑狂奔呢。
  
      “嗯,时间还算宽裕,我们现在就去见一见苍南仙门的范不命吧,此人亦是八剑仙之一,亦是老夫理想之助拳,且看夏道友能否说服他,给予天之境方便如何?”子阳真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有劳子阳道友带路了。”我当即说道,现在大军还在往道盟核心进发,早晚也会借路这里,如果说服了,得到一个超级门派帮忙,有时候连锁反应足以颠覆一个注定的死局。
  
      “无妨。”子阳真缓缓站起来,随后带着我飘出了大殿,又沿着后山的小路,一路飞向了藏在后山深处的一处简陋道观里。
  
      这道观人不多,探了下气息,也不过十来道,不过气息确实很有存在感,其中一道隐约也不弱于子阳真。
  
      子阳真就仿佛来到了自己家,也不理会过来客气见礼的诸多中年、老年的道友,即便他们的修为差子阳真不是很远,而是带着我径自走入了有些年代的大殿内,随后说道:“范不命,老夫带贵客来也,为何不迎?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带来了麻烦是真。”里面的声音有些不快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麻烦解决了,通常都是坦途,快要坐化的年纪了,这个道理还不懂么?”子阳真一边摇头,一边是带着我闯入了里面。
  
      大殿内烛火昏暗,一位老者盘膝坐在了位置上,一脸皱眉的看着我和子阳真进来,随后朝着左右两个蒲团看了一眼,示意我们坐下。
  
      子阳真本意让我坐左手的首位,不过我却选择了右边,毕竟实力是次要的,还是要长者为尊,有些时候有点礼数,才能获得对方的尊敬。
  
  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落座此处,便不会有什么好处,虽然我也同情花苒这孩子,不过,就算夏首领能救这孩子,也成不了你用来说服我帮助天之境,出卖道盟的理由。”范不命长相清瘦,一头的黑发和黑须,但看着和子阳真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,都是活了许久的老妖怪了,如今门下之事早由下面的弟子打理,都在避世不出呢。
  
      花苒想必就是那少女的名字了,我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听到,毕竟对我来说,她叫什么名字无关紧要,若不是看在子阳真对我还有作用,就算她长得比花儿好看,对我也不过红粉骷髅。
  
      “不命,大厦腐朽,不日将倾,这些年你说你都看在眼中,这些天不见,却又改了性情?”子阳真捻须微笑,以为对方只不过是想要给个下马威,我当然不会觉得这里面的内容简单,因为他能够认出我来,可见不是一般的老怪物了,就算是隐世,但也知晓天下大势。
  
      果然,范不命呵呵一笑,说道:“大厦将倾用在道盟身上,却不合适,两千余年来,危机时刻萦绕,但道盟倾了么?仍然好端端的在这里。”
  
      “此一时彼一时,如今道盟欺善怕恶,举兵天之境,失败后却反给咬了一口,而如今三方为战,已是变天之时吶……苍南仙门若是成为第一个响应天之境的大门派……他日在六神天必有一方布道之地。”子阳真当然也清楚如今的局势。
  
      范不命又是发出了一声冷笑,道:“这点我丝毫不怀疑,不过失败了,便是我苍南仙门名声扫地,门派覆灭的结果,到时候千年基业毁于一旦,弟子皆要受我之累,我岂可为之?而且,在你们来之前,已经有人来过了,并且说服了我,与周边几个大中枢,对天之境施加围剿,数十万大军倾巢,天之境几万兵力,又何足道哉?”
  
      子阳真也是愣了下,说道:“随便一个人来当说客你都能信,老夫与你交情匪浅,你反倒将老夫……拒之门外?咳咳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好了,子阳道友,若是再无其他事,就回去歇息吧,正是你我交情匪浅,所以我不将夏首领就在这之事说与他人,也容许你们逗留此处,所以莫要再让我为难了,如何?”范不命叹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面对对方如此果断的拒绝,子阳真脸色涨红,似乎也有些为难了。
  
      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