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七十三章:剑海
    “窥天者来过这里,却也是几天之前,想必情报却应该要改一改了,如今道盟边军和前方边境中枢大军联合新败,要你们中央中枢之地凑齐数十万大军,也是推向边境,否则避重就轻,只会徒增更大失败而已,范道友不会不知道吧?”我补充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中枢边军失败了?”范不命脸色微变,不过很快说道:“我道盟大军,四面八方,动肆数百万之巨,此败不过是许你们以小利,引你们入中枢围而歼之,枉你们还觉得自己是胜利之师而入我道盟纵深,却不知道覆灭下场近在眼前?”
  
      “道盟数百万大军,我当然相信,不过那是多年以前了,这些年来化仙者入侵,腐化之地比两千年前已超三成,加上多年来的战争,以及逃亡损耗,早就不符当年强大,而如今化仙者几大战区同时入侵,推进速度不同以往,即便没有我们天之境的反击,恐怕道盟倾覆已经近在咫尺了。”我平静说道。
  
      范不命皱了皱眉,一甩手就说道:“呵呵,枉费口舌已而,除非化仙者打到老夫眼皮底下,否则苍南仙门绝不做道盟叛徒!”
  
      “简直是冥顽不灵!”子阳真顿时是气道,范不命回瞪一眼,却说道:“老夫也懒得与你这老顽固争执这些,你根本不懂如今局势!还是抓紧时间救救自家的小徒便是了,可还有事没?没有老夫就送客了。”
  
      对方下了逐客令,也在我的预料之中,而要想用口头来说服一个被说服的人,实在是太困难了,毕竟窥天者在这里的地位可不低,晓之以情,动之厉害的几句话就比我说上几天几夜都有用,毕竟天之境赢了边军一场的消息还没传达到这里,现在对他说这些,无异于对牛弹琴。
  
      我笑了笑,看了一眼子阳真,随后拱手和范不命说道:“此事不成,便罢了,人各有志,不可勉为其难,也不能让两位道友以交情为赌注搅进势力纷争来,子阳道友来此,此事并非主要,而是有更要紧的私事要与道友相商。”
  
      范不命听我居然不打算再说服他,脸上不禁露出了好奇,不过这正是一个下台阶的机会,他不能答应做天之境的内应,却也要安抚下老计伙受伤的心,故而关切的看向了子阳真,说道:“子阳道友,不知道需要我帮上什么?若是私事,我却可自作主张帮上一把。”
  
      子阳真有些惋惜的看向了我,见我一脸平静,仿佛不因此感到挫败,他也只能是叹了口气,而面对老友的问询,他想了想,说道:“都是花苒的事情,夏道友已经查明了对方要将孩子炼成剑灵,故而夏道友封住了孩子身上与对方有联系的道统脉络,要引对方现身,问出何等缘由,所以我想着找几个助拳,若是要于对方动手,便往死里斗他。”
  
      “要将孩子做成剑灵?何等歹毒!”范不命一听,顿时须发飘起,脸色阴森下来,可见也是动了肝火。
  
      “正是如此,要不是夏道友将孩子最近脉络图谱绘出……以及之后数年脉络运行轨迹也一一描述,我们几个老家伙这么多年来还要蒙在鼓里!”子阳真叹息道。
  
      “人心歹毒呀!居然是这么一套法术,而既然设了此计兜此獠,助拳者宜少不宜多,莫要让他提前知晓而避开,所以我们几位老伙计便可!哼,若是我们都拿不下他,老夫不信这个邪!”范不命对待这件事,倒是完全向着子阳真了。
  
      “只要咱们几个老家伙?小徒可说了,对方比老夫都厉害,要是你死了,老夫可不会对你感恩戴德!”子阳真还是有些记恨刚才他拒绝我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范不命再次轻哼,说道:“这么多年来,看着你带着花苒走遍天下,我们这些老东西帮不上你半点忙,已然愧疚万分,如今既然作恶之人既然找出来了,又是另一码事了,此事算上我范不命一个,把乾道友他们都一一找来,就不信他能走出我们的围攻!对了,若是要困仙的话,上官卓佳近些年所炼那套二十四枚的定仙珠不错,将她请来,必可困住此獠!”
  
      “老夫也是这么想的,是以来的路上,已经派遣弟子……以请诸位知己老伙计观老夫坐化为由……将他们聚于老夫所在的逍遥剑海了,哼哼,得知花苒的道统被解除,又闻老夫将死,此獠必然猜不透这是个局,还以为老夫一己之力解了他的秘法,余愿已了,便会前来有所为,而我们一众老伙计一拥而上,还不叫此獠束手就擒?”子阳真捻须微笑,一副自得之色。
  
      “高明!不愧是你这老狐狸能相处的办法!我范不命这么多年来,给你骗了不少还心甘情愿与你为友,倒也不冤枉!”范不命哈哈一笑,仿佛人生一件怨事得以解决了似的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……老夫何曾骗过你了?”子阳真这老家伙,一脸的错愕,反正是拒不承认此事,这让范不命顿时是骂了起来,历数多年来种种不光彩的事情,倒让我在一旁苦笑连连,看得出,这些老伙伴们,数千年的交情可不是白来的。
  
      设计的地点,当然不能是这里,毕竟这里是天之境的大军必经之地,黑袍他们又怎么会不留意万分?也是为了防备这作恶之人是窥天者之一,虽然我心中已经有底了,不过子阳真要选在逍遥剑海,又以观他坐化的计策,倒也让我眼前一亮。
  
      这些老家伙虽然上了年纪后一脸的老神在在的,但行事却一点都不拖沓,我们一行人从苍南中枢来到了东边很远的子阳真老巢时,余下的其他老伙计就已经在陆续赶来了。
  
      其中还有两位在我们进入逍遥剑海的小岛洞府时,直接就在那下棋喝茶了,看来平时这些老家伙没少把这里当自己家。
  
      逍遥剑海并非真是一片大海,而是道盟的一片中枢仙域里的一颗巨大星辰,这片仙域的星辰颇多,而且大部分都水资源丰富,因为生机盎然,剑派自然不少。
  
      逍遥剑海原本便是其中佼佼,数千年前,那星辰海洋中冰山林立,一座座如剑戳天,澜为壮观!
  
      而子阳真隐世所在的逍遥剑海,更是因为曾经是一处剑派兴旺发达的起源地,令多年来仙家引以为圣地!当然,随着冰山溶化,门派大部分沉入了海水里,自然没落搬迁,终于成了历史了。
  
      眼下这颗星辰中,其实也就是子阳真和自己的弟子门人居住在一片原先剑门的高地,现在看起来,不过海中小岛而已,不过站在小岛门派上极目往沿海之下看去,还看到一片片的弟子居,以及门派的大殿半浸在海中,可见这里以前会是多么的恢宏了。
  
      除了子阳真和范不命,还有四人因为靠得这里近,得到消息也来了,这里面就有之前修鱼兰玉,这老道姑看到我,拱手一笑说道:“夏道友别来无恙,这次可没有再以女儿身示人了,倒是成了个中年的道人,不过想必又是一场大事要发生了吧?”
  
      “修鱼道友见笑了,这次事情的主角,并非是在下。”我笑了笑,而其他还有三位,两男一女,倒是没有见过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老身当然知晓,是某个讨厌的家伙就要死了,这回终于要比我们先走一步了。”修鱼兰玉冷笑的白了子阳真一眼。
  
      子阳真两眼都是笑容,说道:“那可未必。”
  
      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