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七十四章:八剑
    “未必?你不是说你快要死了,让我们看你坐化登仙么?”修鱼兰玉一脸的诧异,目光带着审视态度。
  
      子阳真嘿嘿一笑,说道:“老夫一定比你活得久,至少不会现在就死了,咳咳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哦?看老哥这语气,话可不像是真的要坐化了,定是有要事来找我们帮忙吧?”一旁须发全白的中年道人捻须一笑,他身后背着一把很像是扫帚的长条毛笔,看着就像专门来扫地的,不过我可不敢真这么认为,这把类似毛笔,笔杆却如剑柄大小的奇型兵器,应该是隐藏起来的剑,出鞘的时候一定寒光四溢。
  
      “楚道友这话还像样点,哪像是修鱼道友这般,听说老夫要登仙,这一见面就高兴得跟生了孩子似的。”子阳真吹胡子瞪眼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修鱼兰玉怒哼一声,说道:“老身就算生孩子,也比不了看你登仙高兴!”
  
      “好好好,那你也得能生才是。”子阳真继续调侃,气得修鱼兰玉是脸色铁青。
  
      而另外一男一女的道友连忙上前拉架,并且岔开了话题问起了我的情况。逍遥剑海这片宇域冰河期过去海岸线上浮,半个人影都见不着了,我的存在当然扎眼。
  
      听说气候是比以前要舒服得多,可看过去,整个星辰等同是末日过后的场景,加上能够开离这片宇域的早就离开了,也只是剩下如子阳真这样的存在,所以大家不爱来,来的都是怪物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夏道友的情况,说出来估计得吓你们一跳。”修鱼兰玉嘴角弯起了一道弧线,随后看向了子阳真:“能说么?”
  
      “马上都是过命交情了,都是自己人……有什么不能说的?咳咳,只要不往外说出去给小辈听到,乱了数就成。”子阳真轻哼声一,而修鱼兰玉则说道:“天之境的首领夏一天,在化仙者第一门派寒仙山的九天剑碑登顶的人,诸位应该都听过了吧?”
  
      两男一女顿时眼睛微凝的看向了我,其中一个长相冰冷,看着如冰山美人的中年女子开口说道:“他就是传说中,把李左行打败,逼退张镇云的那位?”
  
      “如假包换。”子阳真轻咳说道。
  
      而其中一位年纪不小的老者一脸的惊讶过后,立即双目发亮的说道:“不行,老夫得试试他的剑!否则怎么知道是不是要如假包换!”
  
      唪!
  
      没来由的,这老者瞬间和一剑朝着我劈过来!
  
      我早有准备,一个侧步就避开他的剑,而昏晓错星辰也趁机迅疾爆发,把天地一摄之下变成了黑白两色,瞬息斩向了老者的背后!
  
      嘭!
  
      老者整个人如老鹰飞翔一样,姿势漂亮的飞退到了面后,不过接下了昏晓错星辰,接下来他就没有再出一剑,而是收剑成了拱手,说道:“老李那把昏晓错星辰,果然厉害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错,老李的剑果然在你这里。”冰冷女子淡淡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老夫虽然在道盟认识不少人……但能称之为好朋友的却不多,这几位,都是道盟八剑之一,正是因为大家剑法水准……相近,故而多少年来相知相识,敌人变成了朋友,对手当成了知己……咳咳,不过要不了多久,恐怕八剑就变成七剑了……回想起来,当年还是九剑呢,乾道友还不过是老二而已。”子阳真咳嗽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旧事却也不提了,老夫也管不了天之境的首领怎么来的这里,老夫余有风。”刚才与我对剑的老者自我介绍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上官卓佳。”冰冷女子也自报家门,我拱手回礼,心道子阳真说的那套二十四枚定仙珠就在她手上。
  
      “闻名如见面,楚玉堂见过夏首领。”中年道人笑道。
  
      我一一点头,随后说道:“我来此,是受子阳道友之托,帮一个忙的。”
  
      四位全都看向了子阳真,毕竟我的出现其实对他们八剑来说,也算是件很唐突的事情,子阳真选择这个地方坐化,叫来的人又只是七位,连徒子徒孙们闹着要跟来,都没有得到允许,这个地方等同是一处秘密之地了,不是谁都能够来的。
  
      “花苒的病症已经被夏道友找到了,而且,现在我们就设计让这施展毒计要让花苒变成剑灵的人来此!”子阳真顿时将这件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,包括叫他们来这里干什么,想要干什么,都一一交代得清楚。
  
      四位仙家都是耐心人物,听罢全都面色数变,不过义愤填膺之情也溢于言表,毕竟和子阳真有交情的,当然都知道他弟子的情况,这些年也没少麻烦几位老伙计,大家听说有人在八剑头上动土,自然是气愤无比。
  
      “竟还有这样的存在?怪不得我说看子阳道友你坐化,为何要带二十四定仙珠了,原来是打算封界抓人。”上官卓佳脸色晦暗,同为女子,自然对利用感情来诓骗少女之事深恶痛绝。
  
      “正是如此,而且因为对手很可能是天道境的存在,所以才需要的让大家齐聚一堂,因此而骗了诸位,老夫就在这表个不是了,不过此战之后,老夫想来也会坐化了,也算是弥补了这缺憾,诸位也无话可说了吧?”子阳真拱手苦笑。
  
      “子阳老哥不可如此,就算不是坐化之理由,我们来帮忙也是应该,此战你就莫要参加,以你的状况,活个十年八载,我们一起找到寿元之宝,恐也是够了。”楚玉堂连忙说道。
  
      余有风也说道:“八剑多少年来从未齐聚过,大家分居东南西北,但却因花苒这孩子的事情,互相之间已有了交情,道友这么说就过了,寿元之宝,老夫会让门下弟子多努力一把,数年内必有斩获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余老道都这么说,我也会让观中弟子帮忙,你这老东西,该死不死,不该死就逼我们看着,真是过分。”修鱼兰玉气道,子阳真这老头一边咳嗽掩饰感动,一边只能拱手苦笑。
  
      “话说回来,之前听你说要去范不命那边见位可解花苒之症的高人,便是夏道友了,但范不命去了何处?”余有风也算是老油条了,自然要问问其他人了。
  
      “范不命去迎乾道友和胡道友了,不刻便来。”子阳真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乾坤,胡中,这两位就跟不认路似的,还要人去迎?看看我们,自己没脸没皮就来了。”修鱼兰玉不满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架不住人家有本事,得请。”子阳真乐道,而原因当然不是为了这个。
  
      这道盟八剑一个比一个厉害,真正的名字当然已经不可考了,毕竟都活到忘了岁数和名字的程度,当然,排名先后至始至终存在,最厉害的的就是被子阳真挂在嘴里的乾道友和胡道友两位,都是手底下有大门派的太上老怪物了,因为都在冲击天道境界,所以轻易不出山。
  
      这次能够请到两位助拳,子阳真一路可谓趾高气扬许多。
  
      “哦,我倒是忘了和夏道友提一件事了。”修鱼兰玉这老道姑忽然狡猾一笑,随后上下打量了我一眼,说道:“当年乾坤一剑的师兄,也就是我们道盟九剑的老大道盟孙剑神三百年前败于李左行后,不但丢了剑神之名,回去不久就掉落天道境坐化了,而老李返回星界后虽然不久也跟着掉落了境界,不过乾坤一剑可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,多年埋头苦练,等有朝一日能够报了此仇,可惜,几百年下来没有去成星界复仇,却让夏道友在寒仙山打赢了李左行,这怨恐怕无形中就结下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对,老乾这人不好说话。”余有风哼哼道。
  
      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