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七十五章:寻仇
    “好了,一把年纪了,大家多少年朋友了,何必在背后说三道四……咳咳,况且能把他们俩请来助拳,也是极好的,至少……我们底气也足了许多……”子阳真轻咳一声。
  
      余有风贫嘴道:“我们这几个老伙计再加上定仙珠,足以对抗天道境,用得着还请上他们?子阳兄老了,威风也都抖没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屁话,老夫寒仙山一战,蹉跎剑已是榜上有名,可为我们八剑挣了口气!”子阳真不满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余有风则大笑,说道:“咱们八剑可不止是有蹉跎一把剑,谁家剑不厉害?要不是大家看花苒那孩子需要那果实,好腐化丹就不会给你,所以说,换谁去不是上榜的?难道唯独你去才行?”
  
      “你!这话可不好听!”子阳真气呼呼的说道,而就在这时候,上官卓佳缓缓的抬头看向了天空,说道:“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,是来了。”楚玉堂也跟着说道,我不用抬头也很快感应到三道气息快速的飞降而下,速度说不上快,但绝对不慢。
  
      而且其中一道气息迅猛万分,一时间竟让我有种被压制的感觉,所以禁不住就说出了天道境三个字。
  
      其他几个人都一脸的沉凝,毫无疑问,都因为同样的判断而感到惊讶。
  
      “乾道友居然真的冲破天道关卡?”楚玉堂脸色微变。
  
      “果然性情偏执者,更容易触摸到天道之门么?”上官卓佳冰冷的语气中,透着一丝审视。
  
      “上道官友,话也不能这么说,这么多年活过来,我们八剑对天道境大多失去了耐心,这就是一个天坎……也只有乾道友和胡道友才是真正的苦修者,既有着大毅力,又有着令人惊羡的资质……”子阳真叹息道。
  
      “嗯,缺一不可呀。”余有风也忍不住惊羡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不过……似乎胡中没来?另一道气息,倒像是……”楚玉堂捏了捏心眉,似乎在想着名字。
  
      “是胡中的女弟子,近些年来,名动天下的汝嫣幻!近些年,在老一辈中名声怕要压过了花苒了,这还是给老胡藏着掖着呢,要是真放出去,恐怕剑仙界都要震动。”修鱼兰玉蹙眉说道,随后还故意看了子阳真一眼,子阳真给这一眼看得郁闷,说道:“要是没灾没病的,这话应该用在花苒身上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原来是这小姑娘,老胡没来,来了女弟子,这就有趣了。”余有风笑道。
  
      修鱼兰玉一脸的笑容,她最近是专门奚落子阳真上瘾了,也怪这子阳真寒仙门那时做得不厚道了。
  
      很快,这三道气息迅速无比的飞落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为首中年男子脸面刻板,有着一双丹凤眼,肤色偏白,一副缺乏阳光照射的模样,他背后背着三把长剑,气度不俗。
  
      他而身边一位女子,长相清丽,一袭青衫飘逸如仙,确实是个让人一见不忘的美人坯子,毫无疑问,这就是胡中的弟子汝嫣幻了。
  
      刻板中年人左手边的,正是苍南仙门的太上掌门范不命,这老头还是一脸的欠他钱,反正没有太多好脸色。
  
      中年男子很快飘落我们面前,扫了一眼所有人,最后看着子阳真说道:“子阳兄,那人的消息,可有了?”
  
      “若是入界,我必然可知,却还未见到。”子阳真连忙说道,而看到对方已经是天道境的存在,脸上当然是羡慕无比,所以又道:“恭喜乾道友窥得天道,跨入九重天之巅峰,我道盟八剑,此刻又回到了当年巅峰之时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好说,不过现如今已经不是八剑了,老胡如今前线战死,身死道消了,这也是他弟子汝嫣幻过来的缘故。”乾坤平静的说道,随后把目光定格在了我身上。
  
      我心中一跳,暗道事情有些往不妙发展的趋势,因为乾老道这句话,如果不出意外,问题节点就在我的身上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?胡道友他……”子阳真脸色大变,而不止是他,其他人尽皆哗然。
  
      “胡道友如此实力,竟还陨落了……到底是何人将他……”楚玉堂一脸的悲伤,八剑又少了一位,这情况无疑很糟糕。
  
      “汝嫣这孩子找到了正在闭关修炼的我,在门口等了两月有余,我出关后本意想去边境看看,却不想子阳兄忽然来了消息,因此又折返了回来,故而未曾知晓陨落于谁人之手,不过,帐就算在天之境头上好了。”乾老道冷着脸说道。
  
      而这时候,汝嫣幻这女子站出来一步,拱手说道:“幻儿见过诸位师伯、师叔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必多礼了,战场陨落,难以避免……只不过你师父这般实力,竟无法自救逃离,若非中了敌人狡计埋伏,却也不能。”余有风摇头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唉,胡道友居然陨落了……真是太可惜了,想不到数年前一见,居然是再见无期,令人遗憾未能多叨扰几日,汝嫣师侄,虽然你师父陨落仙去,但你也不要担心,还有我们这些老骨头老前辈在。”修鱼兰玉淡淡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此仇便是我们之仇,找到了杀他的贼子,必让他见识我道盟八剑的剑!”余有风怒道,然而却忽然又冷静了下来,可见已经想起我就是天之境的首领。
  
      其他人倒是没想到这茬,纷纷都跟着点头,但反应过来已经有些迟了,乾老道冷冷一笑,说道:“呵呵,既然你们都在,那这事就好办了,我可听得范兄弟说过,这里就有以为天之境的剑仙在此,还是天之境的首领,我们七剑齐聚,何不先拿他开锋?”
  
      我倒吸一口冷气,这乾老道果然不是很好说话。
  
      “乾道友不可!冤有头债有主,即便是天之境的剑仙杀了胡道友,可也不是夏道友所为,夏道友身为天之境首领,底下有着千千万万的仙家,若是谁家出点事就赖在他头上,岂非死万次都不能消罪?”修鱼兰玉顿时不满说道,毕竟寒仙山那次我和她说了实话,她对我印象还是不错的。
  
      而子阳真也连忙说道:“确实不可,乾道友,夏道友是花苒的救命恩人,又是这次定计的核心,怎么能对他出手?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正好杀了他们的首领,也好叫他们天之境也尝尝我们的愤怒!”乾老道脸色阴郁,那双丹凤眼眯成了半条缝。
  
      而汝嫣幻面对这样的局面,并没有太多的主见,她也想要为自己师父报仇,眼下我偏偏就是天之境的首领,加上连谁杀了她师父都不知道,不把帐算在我头上,能算哪里?
  
      “有意思,道盟侵略我天之境,结果以侵略者的身份被杀了,反倒还有脸跑来寻仇?好比仗剑入人家门杀人子嗣,被人斩死后,余子孙找个更强大者,就敢跑来报仇了!?”我脸色瞬间寒了下来,目光中没有半点躲闪。
  
      我身边的子阳真等人全都面色骤变,怕都没有料到我居然会直面一个天道境的存在,而且是喝问的语气。
  
      汝嫣幻给这句话问得也有些色变,而范不命在一旁也沉凝的看着事情进入难以收拾的地步。
  
      “行了,有话好好说,一码事归一码事,这件事决不可算到夏道友的头上。”子阳真连忙站在了两拨人的正中央,这一回他的口齿也利索了不少。
  
      “为何不能?”乾老道见我居然敢顶撞他,眼中闪过了一抹杀机,而背后三把剑感应到了主人的杀气,也微微的颤抖起来,仿佛随时都可能一剑飞出斩人!
  
      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