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七十六章:得治
    子阳真微微皱眉,随后说道:“两强之争,必有一伤!乾道友,事情还未调查清楚,何以随意点了个人就要复仇?我们对胡道友之死,皆是愤慨,可却也知道可为可不为,你这岂不是刁难夏道友?”
  
      “你说我刁难他?子阳兄,我们八剑向来都是护短的,何时成了现在帮外不帮内了?”这话仿佛说到了乾老道心中的重点,不过同样也算是惹毛了他。
  
      其他几个道友当然知道乾老道披挂威风而来,这天道境不抖抖威风,怎么显得能耐?正巧我是天之境首领,又正巧让我撞上了这事。
  
      “话不可这么断,乾道友,不,应该叫你乾前辈才对,如今夏道友是花苒的救命恩人,你兴怒冲冲而来,撞上了人家就想要斩了人家,算是给老胡报仇了?那后面还要杀多少天之境的仙家?而夏道友若不是真凶,岂不是让你白杀了?还是就是为了显得你天道境能耐了,想要杀谁就杀谁?想必汝嫣师侄也不想这么给自己师父报仇吧?”修鱼兰玉从来是得理不饶人,而且是谁不对就直接怼回去,这下当然是不会给乾老道面子。
  
      乾老道给这一问问得脸色铁青起来,估计也觉得面子上真的给自己人扫了,顿时把目光定格在我的身上,说道:“呵呵,谁又知道不是他杀的老胡?老胡的法剑实力只在我之下,天之境不过一个偏位势力,能有什么人可杀得老胡?”
  
      言下之意就简单了,天之境没有天道境的存在,能杀了胡中的,除了我就没别人了,姑且也就把我当凶手吧。
  
      “乾老怪,你这么说我就不乐意了,老胡是厉害,可天之境就没有厉害的人了?而且讲道理,老胡这次出门陪着小辈们去打天之境,陨落了也是无可奈何,这是战争,是不你死就是我活,又不是仇恨相杀!怎么能如此相报之?”余有风也有些不满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我叫你余兄,你叫我老怪?”乾老道目光凝聚,周围的气温顿时骤冷几度,余有风也忍不住后退了一步,但最后还是咬牙瞪着他:“怎么?还欺负起自己让人来了?你真觉得自己天道境了,就不把我们这些老家伙看在眼里了?想当年你师兄入天道境号称孙剑神的时候,对我们仍以兄弟相称呼!多少年未曾有拌嘴过哪怕一次!你入了天道境就这德行?”
  
      唪!
  
      “老夫忍你很久了!”乾老道已经是怒极,背后的剑一声龙吟,顿时从背后抽出,在他的控制下,直击余有风面门!
  
      余有风面色大骇,毕竟乾老道可并非是无极境那时候了,而是天道境!当年就胜过他许多,现在更不用多说了!
  
      看到余有风抽剑及不,我目光一凝,嘭的一声,昏晓错星辰就打在了乾老道那把剑身上,把剑的攻击方向直接劈开到一边,让余有风得以抽剑而出,并且面带怒容:“乾老道!你敢!”
  
      一群人顿时都跳到了一边,无不是目瞪口呆!
  
      但乾老道根本没有半点犹豫,剑在给我打偏的一瞬,另一只手已经把第二把剑抽了出来,回剑就斩向了我!
  
  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乾老道以天道境运剑,剑气澎湃,力所睥睨,不过我其实并没有太放在眼中,以我现在八条脉络的强度,就算是天道境,也未必能够达到我的力量强度!
  
      嘭!
  
      劫天神剑和乾老道劈过来的一剑直接撞上,双方互撼之下,一道恐怖的冲击波纹直接延伸了出去,轰隆一声,震得整个小岛都抖动了起来!
  
      乾老道估计也十分惊讶这一剑居然打成了纹丝不动的格局,不过非常善剑的他没有半点凝滞,空中一个飞旋,另一把剑以旋转的姿势斩了过来!
  
      而空中旋风斩一样的剑风,刮得我脸上也有些生疼了,不过这还不是最厉害的,面对持双剑的流派,连续的攻击下,我一手持剑明显要多抵挡一次攻击!
  
      “都住手!”子阳真连忙劝架,可刚刚闯进我们的交战区域,他整个人都动不了了,在天道境级别的强大压力下,想要前进一步,都得付出相当大的代价才行!
  
      砰砰砰!
  
      劫天神剑数次应战,当然是处于劣势之中,不过我并没有全力施为,毕竟也想要看看七剑到底谁站在谁那一边,加上读懂了对方所擅长的招数,也好在一瞬间将他击溃!
  
      昏晓错星辰也没有停下来,在我几次祭炼之后,它的能力又得以飞跃式升级,在我抵挡乾老道的攻击时,它也在不断的从背后突袭,这让乾老道非常的郁闷,不过只是几次过后,乾老道快速的念了几句咒语,瞬息背后第三把剑出鞘了!
  
      这把剑怒吼一声,随后如狂虎临世,疯狂的扑向了昏晓错星辰,和它激斗在一起,双方你来我往,自然斗得难分难解!
  
      不过只是片刻时间,这狂虎飞剑就不敌昏晓错星辰了,这把剑可是击溃了乾老道师兄孙剑神的神剑!而且当时实力还受制于剑身,现在等同放出了牢笼的洪荒猛兽,绝非是一般神剑能斗得过的!
  
      “好一把昏晓错星辰!当年是李左行那老道,今天是你,也好,李左行这老匹夫死在了你手中,也算是运气不错,躲过了老夫的复仇,正好我也拿你来试剑,权当是为师兄报仇好了!”乾老道怒气腾腾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什么逻辑,你这牛鼻子道理都是自己想出来的?”我冷冷一笑,随后瞬间无限天剑爆发,无数的剑气如海面炸开,一下子迸发而出!
  
      砰砰砰砰!
  
      砰砰砰!
  
      乾老道本来压制得我很好,甚至有如千斤巨鼎立压凡人一般的快感,但在我的无限天剑爆发之后,局面立马翻转了过来,他身上猛然连续中了几剑,虽然没有直接扎入身体,但衣服破裂,护身罡罩给斩开就难免了!
  
      在场的老仙全都面色大变,包括观战的花苒和汝嫣幻都面带诧异,估计也想不到天道境的乾老道原来还占了绝对的上风,却没想到这戏码居然没能持续下去,整个局面就变成了一个无极境的绝地反击了!
  
      乾老道也是非常善剑之人了,从剑法中读出的可不仅仅是剑够快这么简单,而是面对这样的攻击,他根本没有比我更强大的力量去压制我!
  
      毕竟就算是天道境,力量的强度上还要比我差上一个级别!被我的剑法和力量双压制,这局面要逆转起来都不大可能!
  
      砰砰砰砰砰!
  
      乾老道处于劣势之后,昏晓错星辰也紧随其后的爆发,一连串的强攻和控制空间后,把那把狂虎飞剑直接打得掉落了海中,而接下来已经冲着乾老道而来,速度简直追风逐电!
  
      乾老道怒气冲冲砍我,如今却狼狈的向后避开,这天道境也着实够憋屈的。
  
      其实也怪不得了他,身为八剑之首,谁没有点骄傲?况且近些年又偷偷爬到了天道境的天坎上了,谁不想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?跑到老伙计面前装逼下,又有什么不行的?既能增强八剑的信心,有能满足自己的表现欲不是?
  
      而且这机会还来得无比的合拍,正巧胡中给天之境杀了,我又是天之境的首领,不把这首领在老伙计面前打一顿,心里能过得去?
  
      却不知道自己这一脚踹到了滚烫的铁板上,烫成铁板烧了。
  
      也怪不得一伙人都觉得这乾老道不好说话了,这是病,得治。
  
      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