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七十八章:海风
    商量对策的时候,我们没有避开花苒,也是为了让她能够认清现实,即便这么做很可能会弄得两边难堪,更因此有可能受伤,不过站在谁的立场上不都是彼此的正确选择?
  
      花苒就算心中再不乐意,但她也在害怕对方来而又去,所以我们封界将人留下,如果大家把话说清楚,正义者一定会理解自己师父的所作所为,而若是邪恶者,同样要受身心惩戒,这很公平。
  
      “二十四枚定仙珠,还请诸位道友按照我给与的位置,将其布于当地,以大阵藏之,届时许进不许出,一旦对方入局,便再也不可能逃离此界,当然,我们同样也暂时出不去了。”上官卓佳伸出手掌,二十四枚一套的珠子就出现在大家的面前,这珠子每一枚都五颜六色,看着就知道是天才地宝。
  
      “此珠拆分开来,为正反、阴阳、天地、无极,拥有一灭一生,一入一出,一藏一现,一有一无之能,变化无常,为上官道友看家至宝,可封住一界的空间,所以就算飞上天,也出会现在地上,无终无始,无穷无尽!”子阳真怕我不知道,自然少不了一番介绍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是一套厉害的星域宝具了。”我看着上官卓佳将这些珠子分给了几位老伙计,而他们一个个都心领神会的表情,就知道他们肯定是用过了,而我这样没用过的,人家也不会把珠子交给我。
  
      “是正如此,大家也对这逍遥剑海的星辰了若指掌了,藏在何处,我会将地图交给诸位,届时大家埋好了珠子,我便会启动大阵,好叫敌人有来无回。”上官卓佳说着,就拿出了玉片贴在了额上,似乎复制了坐标和埋藏的地点,随后传给了大家,一一记录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既如此,那这封界之举应是最重要的,也怕敌人早来或者晚来,反倒惊醒了他。”子阳真读取了玉牌后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无妨,我们只要保护好花苒留在此界便可,他若是不来,我们在此干脆断掉道统脉络就好,若是来了,我们这么多人在此,难道他还能明着抢人不成?”上官卓佳说道。
  
      而余有风也说道:“正是如此,不过我们现在出去布阵,谁来护保欲这孩子?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用保护,他不会对我怎样的,若是他来了,一定会好好和师父,诸位师伯、师叔解释的!”花苒当然还是抱着一线希望。
  
      但子阳真没有理会她,只稍作犹豫,就对我说道:“我们对逍遥剑海的了解如若家门,布阵也会快上许多,夏道友留在小岛内,还请保护花苒的安全吧,有夏道友在,想必就算是来了谁,都休想带走她。”
  
      “正该出点力气。”我看了花苒一眼,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花苒轻哼一声,而修鱼兰玉也点头说道:“汝嫣师侄也都留了下来,你们三个年轻人正好可趁机联络下情感,同龄人之间,话头终究比我们这些老家伙多一些,哈哈”
  
      花苒继续撇开了脑袋,觉得这时候开这种玩笑,显然不合时宜,不过她没敢说什么罢了。
  
      汝嫣幻脸上稍微尴尬的看向了乾老道。
  
      范不命也看出了汝嫣幻的依赖,问道:“乾道友,你可放心把汝嫣师侄留在此处?”
  
      乾老道刚才给我揍了一顿,现在老实了许多,不过架子在老伙计面前还要端一端的,就捻须道:“有何不放心的?”
  
      老仙们的行动力还是值得称赞的,安排了一些必要的措施后,立即分开行动了,也就留下了我和汝嫣幻、花苒三个,而岛上并没有其他的弟子,只有好些纸仆,这些纸仆纵然再有智慧,却也是没有感情之物。
  
      我站在了原来山顶大殿的广场上,放眼眼前,这斜坡一样的广场有一部分浸入了大海之中,大地常年泡水后,裂纹到处都是,歪歪斜斜埋入了海中,往前,还有连绵的楼阁,到处都是巉岩断壁,景致有种末世界的另类美感,而也不知道这个小岛,还有几年要彻底埋过,但子阳真这老道终究不久坐化,恐怕也看不到这里埋没的了。
  
      而一处海中凸起的峰岩上,少女一身青衫站在了那儿,望向浩瀚的海洋,看着子阳真离去的方向,脸上有说不出的忧愁,看得出来,她对于前路的未卜,以及师父行将就木的哀伤,此刻也已经到了极点。
  
      来人会是如何回答的?是百口莫辩而义无反顾的带她离去,亦或者和自己的师父、师伯、师叔们打得不可开交?
  
      她不知道,甚至连自己的命运将要走向何方,她也没有办法掌控。
  
      汝嫣幻的气息,在我身后的殿门口矗立着,她看着我,我看着海上峰岩的花苒,此时此刻恍若时间都因此静止了。
  
      海风轻轻吹拂,地面长出的杂草不断的舞动叶子,冷冷清清。
  
      “我想知道,我师父是不是你杀的。”在舒缓的海声中,少女的声音叩问心灵般在我耳边响起。
  
  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仍然站在原地,我是真的不知道,虽然她失去师父胡中的时间,差不多正是道盟大举入侵天之境的时候。
  
      “我师父很强很强如果不是你杀的,还有谁能够杀了他”汝嫣幻声音中带着一丝的哽咽和无奈,那遥不可及的实力差距,恐怕未能给她带来希望就已经彻底把她送入了绝望之中。
  
      她只能问,除此之外,别无其他办法了。
  
      “道盟能人无数,天之境亦是如此,而且对于侵略者,没有谁会手下留情,所以纵然是我所杀,我也不会有丝毫的后悔,在那样的大环境下,我只能保护我的子民。”我淡淡的回答,也算是绝了她继续问下去的念头。
  
      “难道这个仇,我就不能报了么?”汝嫣幻仿佛喃喃自语。
  
      我的表情仍旧没有半点变化,继续说道:“我的师父,也死于那一战,而天之境的学子数万人,也在那一战中失去了,更别提和你一般的少女,香消玉殒的更是不计其数,战争本来就残酷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师父师父对我那么好”
  
      背后,传来了少女的哽咽。
  
      我缓缓的回过头,走向了她,说道:“没有谁想要自己的至亲死去,但这世界,就是有无数恶人在搅动风云,发动战争,天之境也是受害者,而想要打破这样的枷锁,才会反击,才会想要打赢这场战争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知道我只知道,师父他死在了天之境的手中,我不知道该找谁报仇,我该怎么办”汝嫣幻看着我,双目中的泪痕里,流淌着复杂的情感之河。
  
      “窥天者,才是整个九重天的敌人,的只要有他们的存在,这世间就不乏战争,死亡将会成为永恒的命题,所以我们想要消除战争,就要铲除窥天者,而现在九重天之下,化仙者已经剿灭了所有的窥天者,而原仙者中,除了道盟,那些搅动天下风云的窥天者也尽数诛戮了,现在也唯有道盟仍然在保护他们,妄想利用他们完成统一原仙者的大业。”我解释道。
  
      汝嫣幻看着我好一会,才说道:“夏首领你知道么,你们天之境在我们道盟,也无异于妖魔,在对抗化仙者上食言而肥,为了更多消耗我们道盟举步不前,我们天尊正因此才不得不发兵征讨,天下才因此陷入纷争,我师父正是因为忿不过天之境如此,才出山带领弟子们逼近天之境,本意却并非是要攻打,而是想要让天之境遵守约定”
  
  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手机版阅读址: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