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七十九章:故纵
    “道盟压迫天之境过甚,这些年来可谓是竭泽而渔,而他们的目的正是以天之境夺来的武器,斩在天之境的身上,道盟发动生死社稷图,吞灭天之境数万的仙家,不正昭示了它的野心么?不过,道盟此举虽然恶毒,不过也只是窥天者怂恿点燃了大家血性,天之境如今举起替天行道的大旗,也正是为了剿灭道盟的窥天者。”我平静解释道。
  
      “可天之境勾结化仙者,而如今,化仙者正在驱黑魔兵攻打道盟的北部,难道这也该是道盟要承受的么”汝嫣幻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。
  
      “湮灭道盟,本非我意,却是化仙者必然之举,天之境从来不以势力而定人心好歹,包括化仙者,难道姑娘就敢保证全是坏人了么?”我是在勾结化仙者,但同样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子民而选择的不择手段。
  
      “我说不过你但我知道你很强,强大到什么都能够唾手可得”汝嫣幻摇摇头,看着远方的大海出神。
  
      我索性也坐在了她身边,这个时候要保护两个女子,自然别的事都别想干了。
  
      好半饷,汝嫣幻说道:“你说此时此刻,花苒师姐在想着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回忆心上人的低声细语,回忆着彼此相处美好的一切,回忆每一个一起仗剑而行的日夜,一切想来都是刻骨铭心的,对么?”我面带一缕笑容。
  
      “我觉得也是”汝嫣幻似乎受到感染,也不由同意了我的法看。
  
      这个时候的我,仍然是中年道人的打扮,老气横秋。
  
      少女再次问起了我种种问题,仿佛把之前的一切未知,全都抛到了我前面,让我去解答,好比问及天之境的各种风土民情,以及说起自己师父的种种,以及自己在门中的过往经历。
  
      紧接着又问及了我在化仙者的寒仙山那场比剑,还有化仙者的各种她感兴趣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了末,汝嫣幻已经和我十分的熟稔,偶尔还会带着一抹少女该有的笑容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从小就被前山的师父捡回来,后来因为资质很好,就给师父看上了,然后居住在了后山,就再也没有出过山门,偶尔也不过是去前山办事传令,就没有去过任何的地方了,真羡慕夏首领你能够四处的游历,解决各种不平之事,修仙者正是夏首领那样仗剑天涯,才是最终的念想吧。”汝嫣幻感慨道。
  
      她虽然性子中带着一丝的倔强,肯为了报师仇而远赴乾老道的道门,靠着自己的诚意打动了对方,不过实际上也只是个芳华正茂,心境纯洁的少女,也有着种种的幻想和期望,有这样的感怀一点都不奇怪。
  
      “仗剑天涯可不是那么易轻的事情,勿论化仙者之地,就是行走在原仙者的地界里,也一样危险重重,远不如回山静心苦修,他朝窥破天道。”我摇头一笑。
  
      “那样岂不无趣,我听完了夏首领的经历,现在终于有些明白花苒师姐的想法了”汝嫣幻有些怅然的说道,她的目光也定格在站在海面只漏出一截塔尖上的花苒身上,脸色复杂中带着一些忧伤。
  
      那种见不到心上人,苦等不知道几个岁月的哀愁,放在谁的心里,都将是一种煎熬,毫无疑问,汝嫣幻也是心思缜密,又富含情感的少女。
  
      “嗯。”我心中叹了口气,看来无论是修炼到这个程度的女仙,还是凡间怀春的少女,心境的差别无过于人性,怕也只有活了数千年,经历过无数情感纠缠的女子,才会古井不波吧。
  
      我们的对话声音不大不如果是凡人隔着那么远,在海风中自然是听不到的,但在一个修为精湛的女仙那,等同是在她耳边细语。
  
      花苒也听在了耳中,只不过她仍旧微抬螓首瞭望海天,似乎等待的归来,好好和她解释一切,也好让大家都知道,他是爱她的,是为了她好,才会让她修炼那样的功法。
  
      也不知道是这样的祈祷有用了,还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,花苒沟通到了对方,一道气息,从遥远的天际线那边闪现,并且被我所捕捉到。
  
      而随着那道气息从天而降的速度越来越快,汝嫣幻脸上也闪过了一抹讶异,目光定格在了气息所来的方向:“夏前辈,似乎有人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这少女很聪明,知道这时候帮我隐去身份。
  
  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从原来坐在汝嫣幻身边变成了站起身来,随后缓缓的走向了海边。
  
      汝嫣幻的实力同样不弱,她得到了自己师父的真传,听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有着现在绝对不亚于花苒的实力,甚至几个老家伙已经钦定她是下一代的八剑之一,替代其师父胡中的缺位。
  
      她这下也跟在我的身后来到了海边。
  
      海风仍然徐徐吹拂,浪花打在岸上,水珠子划过了我的鞋面,整个景致安静而和谐,但我知道,这一次的暴风雨马上要来了。
  
      来人一身的青衣,简单质朴,而脸上带着一张面具,只露出了嘴巴和下巴的位置,头发散落披肩,看着脸型,颇具仙逸脱尘之气。
  
      而对方的到来,让花苒脸上一瞬间多了兴奋,可接下来,她的表情却僵硬了下来,显然如果没有那段等待,这样的相见,绝对是一次让人难忘的重逢!
  
      “为什么现在才来是不是只有切断了与你的联系,你才肯来见我?你是想让我做你的剑灵么你若是当年就带我走,岂不是就如愿了?为何还要放我回来”花苒语气尽量的维持着平静,只不过这样的平静,恐怕随时会因泪水的落下而崩溃。
  
      中年男子背着手站在海面上,和花苒四目相对,眼中的光芒仿佛没有放在任何人身上,我知道这样的目光,最容易弹奏少女的心弦。
  
      我发现中年人气息的时候,已经传音给了子阳真,想必他也会传音给所有人,不过现在布阵恐怕没有那么轻易结束,我还需要等待大阵启动,随后才能合围对方。
  
      所以现在还不能暴起发难,要尽可能的把时间拖延下来。
  
      当然,如果对方知道我们的计划,那问题自然就复杂了,我也要从等待合围的目的,变成只身抓捕对方。
  
      这中年人来的时间就跟选过了似的,也不知道是他本身道运好,还是他的速度足够的快,在我们刚刚到这逍遥剑海不久,他也已经到来了。
  
      但无疑这样的时间,对他还很有利,如果他这时候抓了花苒离开,问题显然会变得复杂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还在修炼我给你的神功么?”中年人终于还是开口了,而且一开口,就问及了最关要的位置。
  
      我森然一笑,这样问一位心中无限期待他到来的,心怀小怨念的少女,简直就是他的作风。
  
      “你来这里,就是为了这个么?”果然,花苒脸上带着怨愤质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身份特别,做每件事,都会选择对的人,你若是想要跟我在一起,只需要回答我,功法还有没有在修炼就好,若是没有,我大可以另找他人。”中年人语气中没有太多的挣扎,可见对他而言,代替花苒的人并非没有。
  
      “但你还是来了,所以你是重视我的,对不对?”花苒不甘心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欲擒故纵,对于一个真心喜欢的自己的人,无疑伤害力绝佳,中年人深知这点。
  
      所以我并不意外花苒会直接陷入弱势之中。
  
      “那个男人,就是封印了我道统印记的人对么?”中年男子看向了我,却没有认出我来。
  
  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手机版阅读址: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