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八百二十三章:不臣
    “老祖和帝道友都客气了,我这一路上还在想,帝家和九方麟之间有着姻亲这一层关系,可能会把我拒之门外呢,想不到居然顺利到来。”我笑道,其实这也是大实话了,现在这里等同是敌后,如果换了其他使臣过来当说客,怕是杀了就杀了,哪会还派了帝家的三儿子过来?
  
      这帝家的三儿子帝文贵,也是跟九方锦一个辈份的老人家了,如此的客气,可见帝家果然和九方锦说的一样,对于剑者都有着亲近,要是换了九方锦过来,怕要吃闭门羹不可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不瞒夏首领,老祖说了,要来论剑可以,但要当说客,恐怕还是请夏首领不要跟他说,跟我们说就好。”帝文贵笑呵呵的,但语气却还是带着一些提醒。
  
  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这倒是说的很清楚,也是很客气了,就说道:“传闻老祖剑法通神,九天剑碑上不曾留名,但年轻时,就是名动天下的剑仙了,可惜数次无缘寒仙山罢了,不知道此事当真?”
  
      “老祖剑法厉害,我们却没有见过,不过我们父亲的剑法倒是几号的,当然,要上榜,恐怕还差了一些门道吧,而我们三兄弟虽然也略懂剑法,但也不敢去寒仙山问剑……呵呵,倒是夏首领剑法拔群,登剑榜之巅,让我们很是羡慕。”帝文贵笑着敷衍过去。
  
      帝家老祖,是比九方锦还要老两辈的人物,也要比冯无情老辈一,而老祖之下还有个儿子,是帝家目前的当家,而帝文贵是三子,这样的关系,也足见这帝家根源有多深了,也是一个超级家族该有的关系谱,所以我半点不敢小看这样的家族。
  
      而且,论规模,帝家虽然不是九方家的第一家族,但论起精兵,绝对是可以称道的,他们的老祖轻年的时候,就已经是顶级的剑仙,如今也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,因为隐世,实力早不为人所知,所以这一次九方锦也有让我探底的想法在里面。
  
      毕竟天道境的老怪,也有不愿意闻名天下的人。
  
      这帝家老祖当年一把好剑打天下,也不曾愿意在九天剑碑上留名,这么能隐忍的性子,现在成了天道境,总不会到处宣扬。
  
      “也不过是运气好罢了。”我笑道。
  
      帝文贵也继续客气几句,就命令玉船载着我们一起飞入仙域的中枢仙城。
  
      这帝家的仙城可谓古朴,门派的气味很足,当然,仙家络绎不绝也和其他的仙城差不了多少,不过文化底蕴应该是九方家范围内最深厚的。
  
      但综合程度上,繁荣当然比不上九方家。
  
      进入了殿内,除了家主帝孙图的大儿子帝文和身处九方麟那边公办没来之外,一群帝家重要人物都已经在这里了,包括二儿子帝文堂,还有一群四代、五代的子嗣。
  
      我心下暗暗感到好笑,这就有种闯入了别人家族聚会的感觉了,不过传说帝家子嗣无不善剑,来围观我这九天剑碑上巅峰的人物,也是正常。
  
      “夏首领,老夫这一家人数颇多了点,这一趟可就有失远迎了。”帝孙图客气的笑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帝当家不用如此,你能够开殿门迎我,已是最大的客气,这个时候还来叨扰,我才应该觉得不好意思。”我苦笑道,看着帝孙图帝一身的皮包骨,一脸皱纹和稀疏的白发,暗道这个年纪都还没有退位给这三个儿子治理帝家,也是够拼的了。
  
      “夏首领此番来意,老夫已经知道了,这事我们稍后人少的时候再说吧,眼下这么多孩子在这里,都想要看看夏首领,毕竟也是剑榜登顶的剑神,大家都没有见过,夏首领此来,真是让孩子们兴奋得来问了老夫好几次呢。”帝孙图非常客气的说道,随后伸手示意自己下面一群儿子、孙子,甚至一些七八岁的曾孙辈,或者辈份更靠后的孩子。
  
      我苦笑的看着左手边两三百的男孩子,这些最小孩子大多是怀着好奇,毕竟不懂什么是登顶剑神,而也有一些抱着希翼,毕竟懂的剑榜意味什么,同样也有一些心高气傲的孩子,看着我觉得自己能够有朝一日超越的,当然,上了年纪那些就温和了太多,带着羡慕和笑容,就如帝家的老二和老三。
  
      而左手边女子里面,也有许多讨论颇为热烈的,这些一代代下来,我都看了一眼,而其中一位,却一瞬间让我目光定格在了她身上。
  
      这不是当时在寒仙山有过几次见面的帝依琴么?但是还跟她在海选的时候斗过一次剑来的。
  
      帝依琴站在女子之中格外的耀眼,那双眸子也始终停留在我的身上,仿佛无惧我的审视,而她身边虽然也有一个辈份的存在,但有珠玉在前,仿佛隐隐都以她为主,这确实是天之骄子带来的气场。
  
      而帝依琴的身上,此时此刻有一丝丝联动天道的气息在里面,和许多先天、后天之子沟通过的我,能够很轻易的捕捉到,这帝依琴已经觉醒了后天九子的脉络。
  
      似乎我的目光停留在帝依琴的身上过久了,帝孙图在首位上轻咳了一声,笑道:“好了,孩子们既然都见过了如今名动天下的夏首领了,就忙自己的事情去吧,因为夏首领还有要是要于我们帝家商议呢。”
  
      一群孩子听罢,顿时都行了大礼,然后窸窸窣窣的一边讨论,一边往外走,包括帝依琴也没有留下来,不过走的时候,目光还忍不住回头看了我一眼。
  
      最后留下的,只有帝孙图和他家的老二、老三了。
  
      “夏首领是打算帮九方家当说客,说服我们不要参与到九方家如今两位家主之争去的对吧?”帝孙图的声音轻缓而带着一种萧瑟,毕竟年纪估计也得以千为单位计算了。
  
      我点头说道:“明人不说暗话,在下正是为此而来,不知道帝当家如何抉择的?能够告知在下?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……帝家如今好几位子嗣嫁于九方家,自然是站在九方家的大格局上,所以谁是家主,我们帝家自然就支持谁,如今九方烨兵败于胜屠家,已然被俘不知所踪,而九方麟却临危受命成为了九方家新一任的家主,而族中孩子帝依菲又幸得运势,成了他的妻子,我们帝家当然是要支持帝家的,至于帝家分成几派,我们帝家都不会在意,家主之命,才是我们帝家依仗之根本,夏首领以为呢?”帝孙图笑呵呵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我点点头,说道:“帝家之愿,也是所有九方家范围内家族之愿,毕竟只有跟随家主方才是正统,所以我倒是要问一句,如果这家主不是九方麟而是九方烨呢?帝家是否愿意为九方烨所效力?”
  
      “夏首领,如今九方家的家主是九方麟,却不是九方烨了,所以帝家也很抱歉,可能是帮不上忙了。”帝孙图虽然上了年纪,可认定一件事却不会轻易改变。
  
      “九方烨为父报仇,兵指胜屠家,那是血性,而一场兵败也掩饰不了他闯入胜屠家的百胜战局,如今他暂居归海家,也并不代表他不是家主了,至于九方麟,趁机篡位甘当不臣,却又怎么变成了帝当家口中的家主了?不知道是九方烨禅让的,还是九方宇大当家曾经的遗命让他成为家主?名不正言不顺,何以服天下仙修?”我反问道。
  
      帝孙图笑了笑,反驳道:“虽非禅让也非遗命,但临危受命,得天下所拥戴,九方麟确实是九方家的家主,毋庸置疑。”
  
      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