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八百二十五章:配合
        见她犹豫,我知道必然还有什么事物卡着老太决策,就说道:“帝老夫人是否有何事不可决而影响如今决定?若是有,还请直言便是,大家一起解决问题,共同度过这次九方家的难关,如何?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老太朝我拱手苦笑:“既然夏道友连冯无情都抓来作证了,我们帝家又有什么可说的,只不过老身决策却不足以断言整个帝家往后的道路,需得请示一番老祖才行,否则早做定论了,所以夏首领……先于此处稍歇如何?待得老身前去帝山剑门请示老祖宗,问问我帝家接下来的抉择,再行决断此事,不知夏首领可等得?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一两日间,倒是无妨,不过迟了战局又变,怕是不妥。”我客气的说道,这已经是我所能给与帝家的等待时限了,毕竟战争每时每刻都在死人,而且战局千变万化,不好停留这里太久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足够了,夏首领便在此地稍待,老身明日晚间前便会来回,而我帝家此处山门景色迷人,倒是一处游历的好地方,听闻孙女帝依琴与夏首领有过面缘和交锋,便由她带夏首领游此地山水打发时间,可否?”老太笑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我当然知道老太打的什么主意,毕竟家族去的多了,一般遇到事情需要杀时间的,家中的长辈都会趁机推出选个家族重要人物,或重点培养的子嗣出来接待贵宾,如奉茶,如闲聊,如游山观景,当然是为了强化他们的眼界,让他们能够从强者中获取更多的见识,这倒也不是为了别的什么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而帝依琴如今不但是天选者,还是觉醒了后天九子的存在,当然是不二人选,加上有过寒仙山见过面的一层关系,就算没说过什么话,可也算是有面缘,相对现在刚来帝家见到的所有人,都算是半个熟人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也好,就叨扰门下了。”以我现在的年龄和阅历,点化一下小辈倒也没什么问题,所以我并没有犹豫过多就点头了,而点头后我才想到了帝依琴的姐姐,嫁给了九方麟的帝依菲,这倒是一个可入手的方向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妨无,夏首领能来寒舍,我们帝家欢迎之至,我这孙女自小得老祖亲自督导,剑法或差了不少火候,但见识到的也算颇多了。”老太笑道,随后看了一眼自己丈夫帝孙图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帝孙图当然是乐意如此,当即示意让两个儿子去把孩子带过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帝依琴来到我面前的时候,脸上还颇有些诧异,估计也没想到自己前脚刚走没多久,后面就又见上了,而且还成了我的导游了,这让她脸上还多了一些犹豫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,你就带夏首领到处走走吧。”老太示意了下,得到了帝依琴的回应,她很快就和帝孙图离开了大殿,而帝文堂和帝文贵也客气两句后厉害,只留下了我和帝依琴两个人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帝依琴听说还有个大哥,只不过不怎么善剑,而帝家当然也是以资质来定论的家族,所以帝依琴在帝家备受关注,甚至身份地位比他大哥还要高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这位身材高挑显瘦的姑娘,倒也颇为赞赏,说道:“寒仙山一别到现在,也有一段时间了,帝姑娘果然又有进境,令人欣慰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能得夏首领的赏识,受宠若惊。”帝依琴表情平淡,仿佛这根本就没什么可喜的,看我点头,她勉强一笑,随后说道:“受长辈所托,带夏首领游帝家景色,便有在下带路,可否?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有劳帝姑娘了。”我笑着应对她的客气,也知道了她对我似乎不是很感冒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帝依琴轻轻点头,随后便伸手做了个请,带着我离开大殿,而接下来,她召唤来一片白云请我一起搭乘,在众目睽睽之下,飞上了数米高空,然后朝着前山而去,那儿是正儿八经的仙城所在,有集市,也有各种奇妙的建筑等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然而观景不过是托词,我游览天下,什么名胜古迹当然都见过,现在当然不会跟乡巴佬似的这个地方问问,哪个地方瞅瞅,而是抓紧这时间,先问问帝家的情况才是正事,毕竟帝依琴在帝家的地位,表明了她知道很多的事情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帝姑娘似乎不是很高兴?这游历的时间方才开始,之后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要拜托姑娘,所以有什么事,可当同龄友人,直接说了便是,大家坦然相对,余后时间才好度过不是么?”我微笑说道,尽量的摆低身段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帝依琴那双妙目回看了我一眼,似乎在查看我是否认真的,等她发现了我还真打算让她说实话,她犹豫了小半刻,才说道:“难道夏首领不知道,你此番来当帝家说客,让帝家支持九方烨,却是在置我姐姐帝依菲于危险之中?甚至随时都会有性命之忧?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我暗道怪不得这姑娘看我到来,双目就一瞬不瞬的看着我了,要不是她长得标致美丽而掩盖了脸上不少的锋芒,换了别人能看出杀气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道义在前,若是你姐姐能明辨是非,就该在九方麟弑父害兄之前制止,而不是事后等着别人谅解自己的丈夫,可怜之人也有其可恨之处,不知道这句话帝姑娘能接受么?”我反问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帝依琴双目微凝,有些咬牙的说道:“她毕竟是我姐姐!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既是你的姐姐,此事发生之前,她可曾和你有过沟通,有过联系?”我又问道,而这话,让帝依琴愣了下后,缓缓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她一定有难言之隐……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这样,更应和你这姐妹沟通,而不是处处隐瞒,到了现在已经没办法再兜住的时候,让帝家来收拾首尾,让你来替她这姐姐想尽办法去救她!”我毫不留情的说道,这个时候为帝依菲开脱显然不智,既然是九方麟的身边人,又是帝家在九方家的代表,就应该在事前先做好铺垫,而不是最后被动把帝家坑了,最后还让帝家来填坑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她帝依琴不懂,帝家的老一辈难道还看不出其中的孰轻孰重?帝依菲这是在坑爹呢!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帝依琴给我这话驳得说不出话来,不过半饷后,她说道:“帝家也没有答应一定会帮助九方烨!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我摇头一笑,和她说道:“弑父害兄,已是大逆不道,就怕还有你这样不明道理的小姑娘跟在后面纵容,好了,帝姑娘既然心情不畅,今天就不用领我去游历了,想必看到我,你也不会太高兴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我这逐人之语,顿时让一时郁闷的帝依琴醒了过来,连忙说道:“慢着!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”我问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既然接了命令……肯定要有始有终!”帝依琴有些尴尬的说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但我不需要你来领路了,道不同不相为谋这话,不知道姑娘理解不理解?”我反问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好吧,我错了,我……我只是难以接受这事实……我姐姐对我很好,但我从来没有想过,我们会走到这一步嘛……”帝依琴示弱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我看她双目躲闪中带着闪烁,知道她的难过和纠结,这个时候其实换成其他谁人,都会心乱如麻,所以我说道:“每个人做出一个决定的时候,就要为自己引发的后果负责,没什么后悔药可吃,当然,也不排除你姐姐对这件事并不知情,毕竟此事重大,九方麟隐藏极深,你姐姐不知道实属正常,但也要看她是否原意做出补偿了,我们也才能针对她的努力,做出相应的配合,不是么?”
  
      
  
      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