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八百二十六章:见面
        帝依琴听罢,连忙问道:“若是我姐姐是无辜的,夏首领能够助我姐姐一臂之力么?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若她是无辜的,而帝家又愿意为了救她而努力,我出力也是应该,不是么?”我笑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得到我的肯定回答,帝依琴终于松了口气的样子,随后打醒精神,说道:“好,夏首领能够有这保证,我可就信了,那……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接下来,我们就逛逛这里的集市好了,也看看你们帝家的经济基础什么的。”我笑道,帝依琴当即点头一笑,而我们落地的时候,她脸上多了一抹好奇,说道:“我之前上寒仙山,与一众家族的子嗣同行,一路虽然听闻了夏首领不少的消息,可谓闻名已久,但却多是一些不好的传言,所以一开始,印象就不是太好……所以我还以为夏首领你一点都不好说话,一定是个伪君子呢……夏首领会不会怪我?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我诧异的看着她,随后淡淡一笑:“为人好坏,也要看对谁而言呀,总不能人云亦云吧?总有一些世家之人对我不甚感冒,毕竟利益冲突下,谁都不会觉得对手可爱吧?好就比刚才你因你姐姐之事,不也迁怒与我?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帝依琴一愣,旋即莞尔:“说的也是,都是他们说你诡诈,为人阴险又狡猾,或许是你在天选者比赛中,屡次三番戏弄了他们吧?不过话说回来,那曾子仙还说过,你可是很擅长欺瞒女子,让她们失魂落魄什么的,就好比北狐家的家主,即墨家的即墨莹,嗯……还有好多呢,不知道……啊……对不起,我不真是故意全说出来的……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我愣愣的看着这帝依琴打开了话匣后,一路在那帮世家那群纨绔子弟曝光我的黑幕,心中却暗暗觉得她其实也有单纯的一面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倒也无妨,智者见智,仁者见仁吧。”我苦笑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不过帝依琴此刻知道自己收不住,已是脸上绯红了,呐呐道:“是呀,总有胡说八道的人在那嚼舌根,我反正……是不信的,希望夏首领你千万别往心里去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我暗道这小姑娘倒是可爱,所以开玩笑说道:“看来我在姑娘的心目中,已经是成了这样的歹人了,那不知道姑娘的心中,我可还有好,值得夸奖的一面?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给我一问,帝依琴犹豫了下,边走边说道:“夏首领气宇轩扬,有股义正凛然之气,反正总觉得很可靠,我看爷爷奶奶他们与你话说,都不敢和你打马虎眼,就知道夏首领你颇有气场,嗯……还有……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我不免笑了起来,问道:“还有什么?可别太绞尽脑汁了,这费神想出来的,可就太过勉强了,难免有面上贴金的嫌疑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才不会,我只是忽然又想起了寒仙山那时候。”帝依琴神往的说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哦……”我哑然失笑,帝依琴则说道:“那时候我们大家都觉得萧老前辈的忽然打断了战斗,颇有袒护弟子之嫌,却也都敢怒不敢言,而眼看那姓龙丘的仙剑就要横遭不测,却无人敢于上前,也唯有夏首领那时候敢挺身而出,那时候,或许应是我第一次对夏首领改观吧……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那时候呀……”我想了想,当时确实也是千钧一发,否则龙丘佑早就给萧剑岚杀死了,而我也会少了那么个弟子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是呀……那时候震撼着我的,还有夏首领的剑法,居然于萧老前辈打得难分难解,甚至还游刃有余,真是叹为观止……”帝依琴说着,似乎又陷入了沉默,我并没有打扰她,一边是陪着她走在集市的大道上,在她快要撞上人的时候,轻拉了她一把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而半饷,她回过神又道:“后来,与李左行那一战,也精彩绝伦,有些仙家,怕一辈子都不会再见这样的剑斗了,夏首领的剑法,是极好了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谬赞了,不过你们帝家能够出了你这样的子嗣,底蕴之身后,也够叹为观止了。”我笑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嗯,兴许了,回来后,我还努力的研学了夏首领和萧老前辈、李左行前辈的剑道,倒也颇多收益。”帝依琴说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闻帝家隐世不出的老祖,剑法出神入化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我当然也要问问帝家老祖的情况,毕竟问帝依琴应该算是帝家权威了,她也是帝家年轻一代的佼佼者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是,老祖宗剑法也很好,虽然老祖已经好多年不出帝山了,可在我心目中,他才是天下最厉害的剑仙。”帝依琴连忙说道,但很快就觉得自己在我面前把话说得太满了,就说道:“只是我觉得……夏首领与老祖的剑法,毕竟也不是我这层次所能领会完全的,当然不知谁更好一些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无妨,我并不是为了争这剑道胜负,若是说能够让整个世界都和平下来,剑不过是最差的解决办法。”我笑了笑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帝依琴怔了下,随后由衷点头:“虽然只是短暂的直面,但夏首领确实令人刮目相看,我还是第一次从老祖之外的人听到这样的话,这或许是真正强者该有的气魄吧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我听罢也愣了一下,如果她说的是真的,那这帝家老祖的剑法,想必已经登峰造极了,善剑到了一定的境界,剑也不过是心,由心而发的剑,才能够达到真正的极致巅峰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老祖的剑道,已经达到让人神往的境界了,真是期待能和帝家老祖坐而论剑呀。”我笑了笑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帝依琴点头,不过很快摇摇头,说道:“可惜,老祖已经面临登仙,是不能和夏首领比剑了,要不然应是旷古烁今的一战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,又不是为了比剑的,只是想让帝家能够在道义的路上,走得更远一些罢了。”我笑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对了,夏首领有好些剑歌剑法,我都熟记于心,每每练剑时,皆回想推敲,想要从中悟出一些什么,所以寒仙山之后,却也累积了好多的问题……不知道是不是能够从夏首领那取得答案?”帝依琴忽然的问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姑娘既然累积了问题,自然要及时解决,否则岂不是耽误了修剑?这集市也差不多逛到底了,倒是远处镜湖未去,我们一边走,一边论剑,相互探讨好了。”我笑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帝家的剑法还是有精妙之处,而帝依琴很显然深得其中的精妙,一路上把问题抛给我解释时,也会将帝家的剑法演示出来,让我也颇为受益,毕竟我一路过来,都是在取长补短中成长,这当然也是个好机会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而到了湖畔,于美丽的镜湖边,我们也很快陷入了对剑道的追索之中,在互相讨论,比划切磋下,也忘记了时间的概念,不知不觉,第二天就这么过来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也直到帝家的其中一个子嗣飘过来请我们返回大殿,这讨论剑法才结束,而帝依琴这一趟似乎获益最多,脸上全是喜不自禁。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返回了大殿,老太这一次并没有来,只有帝孙图和两个儿子站在了殿内,看到我来,帝孙图一脸的歉然,说道:“夏首领,实在是抱歉之至,我们夫妇已经是尽力的与老祖言对此次九方家之事的重要,只可惜老祖始终不肯松口改变帝家如今格局,不过听闻夏首领亲赴帝家,老祖却也网开一面,说要亲自见一见夏首领,方才决策帝家下一步的走向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我心中暗暗叹了口气,确实这些大家族行事也够严谨的,不过这也是预料之中,来都来了,这老祖又怎么能不见呢?反正老祖马上登仙了,想找我打也没这力气不是?
  
      
  
      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