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八百二十八章:山门
    青年的帝君承脱离了老迈道体的桎梏,以道极之鱼借身存在后,动作飘逸脱尘,在天空中踏云长歌,令人感到和他一起置身于海市蜃楼之中。
  
      地面的一群帝家的子嗣全都凝神观看,生怕错过自己老祖的剑舞,这帝家老祖的剑法,确实非常的精妙!
  
      帝孙图和帝老夫人都是一脸的感动,恐怕帝家老祖已经是多年不曾真正使剑歌了,也只有现在靠这太极图才能够借身斗剑,这是相当难得的机会。
  
      而让所有的子嗣和精英群集此处,老祖的意图已经很明显,就是要让大家都能够观看到最精妙绝伦的剑法对拼,有了这样的见识,多年后达到某个程度,可能会成为自身突破瓶颈的一个参照!
  
      越是资质强的子嗣,双目中的光芒越盛,好比站在我道体身后的帝依琴更是如此,此时的她的妙目一瞬不瞬,是另一种层次的入定了。帝君承的剑境在一阵风中的形成,晦暗色的天空中不断下起了白雪,帝山剑门的屋檐上,很快挂上了一片片的花白,这看起来安静而萧然的景色下,他的身影在剑境四面八方的飘舞,剑门舞剑,浩荡清平
  
      ,只有夜色上的寒月照影与其共舞,影子和身段,错落四处,随时都可能来到我身前。
  
      而帝君承这一剑仿佛没有杀气一般,仿佛和安静的寒月真正融为了一体,让人不觉像是剑歌,更像是他自己乐在其中一般。但大家的能量体系都来自于道极之鱼,所以无论是法力的高低,还是威力都应该一样的,我甚至这道极之鱼蕴藏强悍的法力和力量,攻防都需要达到一定程度才能对彼此造成伤害,因此也可见他这一剑绝
  
      非只是表演,如果我不认真对待,或许对方一招就能压轴,让我后续剑歌都念不出来。我不敢怠慢半分,扫了一眼周围剑境时,抬起了长剑,剑指在剑身处缓缓抹过,而口中已本能唱出了剑歌来:“沧海萍踪又多年,梦回故地已朦胧,好比秋河照长夜,明月天涯去千峰!天一道!明月照剑!
  
      ”
  
      我的脚步也跟着移动,一步步踏在了剑境的雪上,而剑影分错,如残影一般在我移动之时分化出去,而步步行踪不定,像浮萍般四处漂浮,但里面产生的剑意仍然浓如烈酒,为我多年来萍踪剑影所现!
  
      而每一步带来的幻影各有不同的剑中妙法,将从故乡旧地到如今的心境如秋河的斑斓一样施展而出。
  
      源源不断的剑境勾动了对方的雪夜,也感染了照人的明月一般,在千山万水,明月天涯中漫过千峰。走到我这一步,剑境早就捻指可成,而借对方剑境而咏长歌,更是我拿手的好戏,所以对方剑者出什么招,我便借来什么招,辅以自身体悟而出的剑歌,一举突破对方的包围,在寒月影杀中突出,照耀整
  
      个长夜!
  
      哧哧嗤!剑境在引动和胶着的攻击里,发出了强烈的风声剑声互相绞杀的声音,黑白两剑交错飞过各自的眼前,在护身罡罩上留下了许多的剑痕,法力也因此快速的消耗,而随着剑境渐渐的重合,产生的声音也更
  
      加的急骤和剧烈,不用太久,已有阵阵惊雷之声传来!
  
      轰隆隆!
  
      月落星沉,攻击在这一刻完全的发动,帝君承的身影接着月落自上而下,而我所酝酿出的秋河则剑影重重,照着这到处飞旋的剑光,直取天涯千峰!
  
      一阵阵的攻击在我的护身罡罩中撞击不断,而除我之外,帝君承何尝不是这样?剑风给他带来的伤害甚至更多,而这一剑歌交错完成时,双方的位置已经互换了。
  
      我回过头的时候,感应身体的法力残余,以及对方的情况,对比之下胜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明显,毕竟一个咏唱在前,而我这一剑也是以试探为主。“呵呵,好久没有见过有人能够在我身上划上那么多剑了,小友的剑歌,确实独步天下。”帝君承淡淡的说着,长剑很快扎入了残余的剑境之中,随后‘轰隆’一声巨响,以他为中心之处,如同瀑布冲天而起,
  
      接下来,又如天女散花一般缤纷而下:“云路仙山末水滨,清风何处更迷人,莫听相思萧瑟声,吹落心城一片深!帝山剑门!末水剑深!”
  
      这些纷纷而下的雨点,如同瓢泼的大雨,但很快又渐渐变小,但剑境之下,已经水漫而过,到处都是平坦的水路,而天空中的雨雾仍然持续不断,在一阵阵的的剑锋中,如云路飘渺,迷人万千。
  
      而帝君承已经闭上了双眼,此剑以我为中心漫步,移动间引动云烟剑气,而一声声脚步声,如踏在人心之中,既是萧瑟,又犹如情人思念时如影随形。我长剑一划,并没有继续停留原地,而是也以帝君承为中心,缓步踏起剑步,一步时而骤然,一步有时缓慢,但无一不是踏破对方的剑步之声,扰乱他应有的节奏,渐渐,云烟和地上河在我的引动下剧烈
  
      的沸腾起来,再也没有宁静的姿态,嚣张跋扈的剑气,不断的开始有节奏的飞旋!“飞来海云似水生,止气无声如至期,满天凉影秋去冷,只为夜遥钓云帘!天一道!秋去如期!”在引动剑气达到了极致之后,我慢慢的停了下来,而这时候,周围海云已经无需我引动就飞来,水气也无声
  
      无息一般在周围弥漫开来,这时候即便帝君承仍然剑影咄咄,我也仿佛无动于衷。
  
      蔓延而来的云河,如潮汐海水,藏入云雾其中,一退一涨之间都如期而至,最后弥漫于整个天地之间,而我独自站在茫茫的河海之上,如夜钓寒钩的垂钓者,静静看着夜幕潮海。
  
      微风无形,潜移默化,在对方的剑气逐渐想要浸入我的身体时,都给我引动的剑气带走,逐渐的,一**的浪潮席卷褪去,而相互之间不断重合的剑境,最后终于都给甩开,成为进攻对手的剑气。在这一剑之下,所有的进攻都会被我引动的剑气带走,所以很快,无功而返不但,还受到了很强干扰的帝君承一声苦笑,站在了我很远的前方,不过他的脸上的失望,更多的是因为没能将这一剑用尽,就
  
      给我打断了。这或许也不是打断,而是他没办法再继续下去,就如同太极的轮转,再过多的使用剑气攻击,最后都会给我荡开,而如果敢在这个时候妄想向前一步,那站在太极漩涡中央的我,将会成为真正的垂钓者,
  
      把胆敢往前靠近的大鱼钓上来。
  
      正是深知这一点,所以帝君承没有再往前一步,甚至把剑歌中途化去,因为这一招本身就已经不存在继续的价值了。“好剑法,不战而战,不战既让老夫退后,确实让老夫开了眼界,帝家的剑法,夏小友已经尽数破除了,老夫也甘拜下风……”帝君承无奈一笑,仿佛一下子老了下来,那原来年轻的容貌,渐渐竟变作中年,
  
      而他的衰老还在继续,仿佛下一刻就会老成七八十岁一般。
  
      “老祖承让了。”我拱手一笑,他既然知道打不过,那就意味着这场战斗应该结束了。“不急,老夫以帝家之剑法,纵横天下不知多少岁月,也正是因此才悟出了帝家之外的剑法,这数百年间,也不断的打磨,甚至为破旧迎新,而另立了山门……”帝君承似乎并没有停手的意思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