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八百三十章:坐化
    “哦?当真可以?”帝君承当然十分的高兴,毕竟能够击败他的人,居然愿意开诚布公的和他论剑,这样的局面对他而言简直是求之不得,要知道想找到能站在他面前的人都够呛,更别说还强上一筹的。
  
      “只要前辈乐意,在下也十分的乐意。”我笑道。“那可真是太好了,朝闻道夕可死,老夫求之不得,就是不知道我们俩论剑道之时,我那些徒子徒孙们,不知可否旁听?老夫怕是时间不够了,若是不让他们听,老夫听了也没什么用了,毕竟随时登仙坐化
  
      ,要跟他们解释不完,这才是可惜了夏小友一番指教……”帝君承一脸的希翼。
  
      一门剑法学到行将就木,最想要做的肯定是剑法传承下去,而现在坐论剑道,他也想要自己帝家的孩子们学习一番,这样可以整体提升帝家的实力,为以后打下坚实基础。“这倒是没什么问题,坐而论道,是互相取长补短,既然对我有利,当然也需要对前辈有利,而且人多而论,对错方才能显出来,这是好事。”我大方笑道,其实心中却知道,就算我把最高深的知识说出来
  
      ,孩子们也未必能懂一二,这是境界的问题,却不是聪慧和知识就可以轻易改变的,甚至里面还有许多生死之间才能领悟的东西,光是学了有什么用?
  
      没有经历过,就没办法在同样的情况里用上。“好,好,好,夏小友没有敝帚自珍,老夫佩服,只有小友这样的气魄,或才是兼并天下的心怀,我们帝家,此次便如老夫保证,会去助夏小友一臂之力,因为只有夏小友来指挥帝家,老夫才会真正的放心
  
      。”帝君承笑道。
  
      我愕然一瞬,却从帝君承的双目中看出了决意,也从他口中得到的消息里读出了他的忧虑。
  
      他不想让帝家听从九方家的指挥,或许是因为九方烨和九方鳞都不是他所看重的人选,而选择我来引领帝家,才是他觉得最妥善的,所以他绝口不提九方家,而是处处把我拉到了前面来。
  
      看来,这帝君承是个非常聪明的人,知道哪里该下重注。
  
      我当然也不会说破,笑着点了点头,随后跟着他回归到太极图上面。“接下来,老祖我会与小友论道三天,三天论道里,若有异议,除了‘文’字辈以上的祖宗成员可小声询问,一律噤声,可知晓了?”在论道之前,当然要把规矩定下,帝君承作为我见过年岁最大的剑仙,在帝
  
      家更是超越一切的存在,只见他扫了一眼,所有人连裙摆和袖子抖动的声音都消失了,甚至七八岁的孩子,都非常懂规矩,没有一人敢说个不字,更没有一个人敢这个时候离开。
  
      不过或许大家都知道这是老祖登仙坐化之前最后一次论道,而且还是九重天之下最为顶级的论道,所以谁走了,那绝对是一次巨大的损失。
  
      而文字辈,至少也得是帝文贵那个级别,这等同能说话的也就那几个了,还得想好了小声提问才行,可见他对我的重视了,当然,帝依琴这样的弟子,肯定是排除在限制外的。接下来的时间里,帝君承仿佛变得又年青了起来,不断的开始和我论及剑道的种种,从化仙者出现那时候开始,从数千年那个时代为开端,历数天下剑仙的优劣,也将自己一路走过的死战,一一说出来,
  
      从而也让我开始点评,甚至在互相不能读懂的情况下,太极图上的道极之鱼会衍化成他所想表现出的剑者,互相进行攻防,好让大家都能够看得清楚,让我解释得更加明白。
  
      对于我侃侃而谈,帝君承当然无比的高兴,不断提出问题来让我解答,我倒是没有隐瞒,设身处地还指引了道极之鱼去演示自己身处其中会如何对付,如何破招等。
  
      每每说到兴奋时候,帝君承也忍不住大笑出声,最常说的,恐怕就是诸如‘原来如此’之类的话了。帝家的子嗣们虽然大部分都听不懂,不过看到我们引道极之鱼剧斗,都非常感兴趣,大多在三天的时间里都是两眼放光,而能够坐在旁边的人,据我所知,三天时间里,连挪动一瞬都没有,一个个除了表
  
      情变化,就没别的了。
  
      至于帝依琴作为整个帝家这一代的翘楚,当然是坐在了我身边,这几天里虽然也老实,但还是提出了不少的问题,让我意外的是,帝君承却似乎对这孩子格外照顾,解释也非常的详细。
  
      在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中,时间流逝似乎变得很快,三天时间说长不长,一下子也就过去了,在停下来的一瞬,帝君承整个人就跟过了回光返照的时间,也变得奄奄一息起来。他看到自己的气息正在急剧的开始蒸发,不禁苦笑起来:“虽然刚刚于小友论道完,受益极多,而且还没有来得及要消化,老夫要坐化了……不过老夫没有一丝一毫的后悔,因为和道友所言所想,已经都散播于这数百的孩子心中了,他们会将老夫尚未完成的念想,在接下来的百年,千年里付诸于现实,这就足够了,虽然也再看不到他们长大了,是有那么点可惜……但老夫也尽力的活了那么久,还等来了夏小
  
      友这么强大的剑者。”
  
  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这个景象,其实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,毕竟是生死离别。
  
      一个人常常吊这一口气,只为要见一个想要见的人,而对于帝君承这样的剑者,想要见的当然也是我这样的强者。如今他完成了自己想要以另立山门后的剑法全力和强者一战的愿望,又完成了要将自己一生心得与比自己强的人论道的愿景,而这些都将会以传承的形式在自己的子孙身上延续,这足以让他放松最后的一
  
      口气了。
  
      所以这个时候坐化,我一点都不奇怪。
  
      “老祖!”帝依琴那双星月一般的眸子,此时两行泪水流淌下来,相对其他的孩子,她是最得老祖照顾的。
  
      帝君承伸手制止了她,笑道:“老祖要登仙啰……好孩子,不要伤心,以后好好的为我们帝家传承下去……你的道运自小非常仙,会有你更大的舞台,会一辈子都有靠山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老祖……你走了,我们帝家该何去何从?”帝孙图脸上惨白,双目中也闪烁不停,老泪几乎要落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孩子,帝家不是已经有靠山了么?没有了我,还有夏小友,他不正是我们帝家所向往的么……”帝君承带着微笑,而身体的能量倾泄越来越快,这是道统失去了生命力正在消散带来的道体兵解。
  
      我没有说一句话,默默的看着他坐化,这对他就是最大的尊重了,这个时候,没有谁能够帮他,不过似乎他却已经心满意足了,这样的登仙坐化,其实某种意义上说,是每个仙家所憧憬追求的。
  
      “老祖……你放心吧,我们一定会承继你的托付,好好经营帝家……”帝家老夫人毕竟是帝家的最强者,这个时候当然是稳住整个局面。
  
      但即便如此,帝家的子嗣全都哭成了一片,只不过都是默默垂泪,没有哭出声来。“好了,孩子们,都开心些,老祖我活得太久了,也需要登仙到下一个地方去享受了,你们还要活很久很久,还要把帝家支撑下去,所以……都高兴些吧。”帝君承带着笑容,如同一阵云烟,最后消失无踪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