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八百三十七章:类聚
    “这就看曾家接下来怎么做的了。”我淡淡的说道,随后立即联络即墨光如和鲲鹏返回来。
  
      即墨光如原路返回后,看到我们已经谈拢,脸上虽然还颇为不高兴,不过曾文崖倒是比他老奸巨猾许多,拱手低头就是一阵道歉和解释,虽然话语中漏洞颇多,老友重逢虚情假意不少,但两家的家主总算都展现出了自己独有的圆滑,之前好的事情当然反复提及,不好的绝口不提,两家立即又热络起来。
  
      即墨莹最看不得这一幕,当然是百般不愿意和子曾仙再说半句话,就算是气息奄奄,双目也恶狠狠的不带折扣的。
  
      我宽慰了她几句,就让曾子仙趁着觉醒状态,尝试把生机之力注入她身体,只不过因为后天连接点被窃取,石化连生机之力没办法制止,顶多只能延缓少许,事倍功半都不到,看着曾子仙吃力半天而所获不多,我禁不住损了他几句,所以最后只能是我来将虹气入注,暂时延缓了她立即被石化的时间。
  
      曾子仙也知道自己还真是不行,垂头丧气的看着我成功抑制住石化的蔓延。
  
      他知道这次即墨莹肯定因为他的无能,不再需要他的帮助了,这间接断了他们之间的联系。
  
      即墨莹感激的看着我,说道:“夏大哥,又是多亏了你,否则我恐怕已经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嗯,没事了就好,不必再去想剩下的事情,我会想尽办法助你们断绝石化根源,再后无顾之忧。”我笑道,即墨莹点头,面对曾子仙在场,她似乎鼓足了勇气,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,旁若无人似的,把脸颊贴到了我的身上,幽幽的说道:“夏大哥,对不起,都是我之前任性才会中了敌人的圈套,最后还是让你来救我……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,会好好听你的话……永远永远都不会对你说不……”
  
      曾子仙咬牙看着这一切,估计心中已经滴血了,不过他现在根本没办法去说什么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,曾子仙和即墨莹曾有娃娃亲,双方家长甚至在他们成年后都有谈婚论嫁的心思,可当年他被即墨莹所救,回头碰上了即墨家出事,他就退了婚,这一步走得太干脆,换成谁,心中都跟扎了刺似的难受。
  
      更何况即墨莹从来没有喜欢过他,只是把他当成了青梅竹马而已,这次当然选择了当场拒绝,让他彻底不再想念。
  
      我拍了拍即墨莹的后背,说道:“总不能一辈子不出门,如果我连你们都保护不了,让你们每每暴露于危险之下,那这首领就做得太不称职了,这事情的根源,与我一定会想方设法解决掉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夏大哥……你真好,这个时候还在为我着想,不怪我鲁莽……”即墨莹腻腻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我心中暗自摇头,这小姑娘性子都不是那么回事,非要装成那样,实在是受不了呀,不过算了,这个时候我又何必去拆穿揭破呢?
  
      “怪,当然要怪,就罚你以后乖乖呆在家,就别出门了。”我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哦……”即墨莹一脸的甜蜜,仿佛这才是她真正的样子似的。
  
      把即墨莹安慰好后,我看向了曾子仙,说道:“差不多我们也要走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去哪?”曾子仙疑惑的问道,心中估计还很是郁闷,不过我没管他的询问,让即墨莹打坐后,就示意曾子仙跟我出来。
  
      曾子仙耷拉着脑袋,已经是一副行尸走肉,生无可恋的表情了,彻底的输给我,他近乎绝望。
  
      “曾子仙,你也不用这样,你对她,还没有对自己一半的好,你仔细回想一下,当时你退婚之决绝,可是天下皆知,这点你可赖不掉,即墨莹一个小姑娘,和你有什么没什么大家不知道,但你叶家这么对她,公平么?到底都会觉得她是你们曾家的弃妇,承受压力之大,你想过么?谁还敢娶她?而你们曾家,不,你当时要是真有那么点在乎她,估计死谏都会去做了吧?你父亲那么疼你,会不考虑得失么?但可惜你没有,这说明什么?呵呵,你现在还有脸想要去娶她,真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!你不过是看不得她好,看不得你抛弃了她,却让她找到了我!而我不但凌驾于你,令你愤恨,却处处还在你之上!”我冷冷的斥责道。
  
      听完我的话,曾子仙脸上红绿交集,可见是想要反驳,却又无从反驳得了。
  
      “说不出话来了?人家当年都没有嫌弃过你,你倒是哪来的本事嫌弃人家,还觉得人家就任你宰割了?曾子仙,你就是一纨绔,以为所有人都要围着你打转!不过很遗憾,人在做,天在看,你做出什么因,就会有什么果!”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摇头离开。
  
      曾子仙只能是跟上来,却眼中却是眼泪打转,这时候的他,无论想通与否,内心显然都是极度荒凉的,不过,这都是他自己造成的,与人无尤。
  
      和即墨光如见面后,我跟他说起了近来的一些现状,随后交代了他接下来的一些战略安排,以及监督曾家之事,这才带上了曾子仙,驾着鲲鹏赶回九方家那边。
  
      没有返回北狐家的前线督战也是有原因的,现在古龙俊刚刚从曾家这头返回,想必前线战事还不会到决战这个层面上,但九方家却不一样,那里内战爆发,随时都是决战的格局,我必须得先去解决那边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况且九方恭体内的天道石我很在意,既然这曾子仙没办法杀,那我研究的目标只能放在九方恭身上了,想来他连觉醒都不算,我带上曾子仙这医疗包要干掉他并不难,难点只在于怎么找到九方恭罢了。
  
      而一路疾驰,曾子仙由本来的沉默,也终于打开了话匣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知道我有负与她,但当时我就不知道是怎么想的!”曾子仙抓着自己的头发,这一路上,估计也正在纠结呢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这根本不是爱她,你这是占有欲,平时不珍惜,早干什么去了?近在咫尺的不想要,失去了才知道珍惜,这世间岂有后悔药这东西?”我平静说道。
  
      曾子仙哇哇叫了两声,随后喘了口气,说道:“这一切都是我的错!”
  
      “那是,难不成你还觉得是我错了?这都是你的选择,爱情,就如潮水一般,流逝后不可再来,就算后面流水不断,但已经不是那一方你所熟悉的波浪了。”我摇摇头。
  
      曾子仙叹了口气,说道:“你这么一说,好像也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那是当然,而且,以你的性子,也不适合跟莹儿在一起,她心思笃定,一向想什么就是什么,绝不是你这患得患失的性子可控制,所以,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你们根本上就不合适。”我笑道。
  
      曾子仙支着下巴,郁闷的看着前方,不知道想着什么了,但这下是给我打击不小。
  
      我也没理会他,继续打坐祭炼昏晓错星辰。
  
      而在完成了白天的祭炼解锁后,我也开始研究起了纳灵法和归元法,这两种法术都不是速成法术,这些年来无论怎么努力,也就是老样子罢了,纳灵法堪堪到了五层,归元法却只有一层,这让我很是无语,要知道我现在就缺能速成的攻击法术和宝物,也怪不得归元法等一开始很厉害的法术,但后面因为需要时间沉淀,就给丢到爪哇国去了,而且在某些新法术兵器面前,它们暂时卡住了局面后,很难和新东西相提并论了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