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八百四十九章:掌嘴
“皇后如今的情况如何?大公子能够详细说说?”我好奇问道,毕竟帝依琴那边得不到第一手资料,皇后身边的人也给自己赶走了,加上九方家禁卫和其他家族的联合封锁,帝家在这里的势力,几乎可以算做随时可牺牲的棋子了。
  
  “皇后把我们安插在她身边的女官和侍卫早都撤走了,我们没有办法按照以前的办法去络联她,每次都是以正规的手段去觐见,这给我们制造了许多的麻烦,同样,她自己在里面的状况也不是很好,敌对的家族趁机掺了势力到她身边,甚至还有想要觊觎皇后之位的,简直是不可理喻,可我们真不知道皇后为何会在这段时间里性情大变……唉,难道正是因为……”帝文和有些欲言又止。
  
  我听罢,想了想说道:“是破看了一切争锋,要顺其自然了么?”
  
  帝文和摇摇头,道:“或许已经失去了对这世间的念想了。”
  
  这话从帝文和口中说出,确实是最具备权威的,毕竟只有父亲最了解自己的女儿,眼下帝依菲连自己父亲的联络都打算断掉,或许也是不想连累了帝家。
  
  当然,帝依琴也说过类似的话,我对这个答案倒也不意外。
  
  “正是哀莫大于心死吧,皇后经历了那么多事情,难免心乱如麻而自暴自弃,不过这想必只是一时的,在下来此,是也受帝姑娘所托,要全力说服皇后,所以还请大公子放心好了,不过,眼下却断了入皇宫的路,还要大公子再连接宫中渠道了。”我苦笑道。
  
  “把夏侍卫长送入皇宫,原本倒也不难……但眼下这个情况,怕还得等一等了,毕竟之前送入一个侍卫长,里面的女官以及她们背后的家族,都觉得不过是寻常的保护之举而已,可夏侍卫长刚才将许多供奉轻松击退,以如此的实力入宫,其他势力或许会心生警惕,倒变得有些困难了,待我去疏通下关系试试,再看看如何?”帝文和也有些为难了。
  
  “是在下没有考虑周全就出手,让大公子烦忧了。”我心道没曾想帝家为十二大家族之一,这么大的势力,眼下居然都给逼成这样,确实是难为了帝文和了。
  
  “不敢,夏侍卫长是高人,还是为了帝家而来,我们岂能不全力以赴?”帝文和似乎已经知道了我的情况了,毕竟我去帝家这么大的事情,他多少还是知道的,要不然会不会在皇城夹着尾巴做人。
  
  而帝依琴除了我这边的势力之外,去哪来的帮手?当然,我这女装大佬的身份,他就算是想破脑袋,都不会想到我本尊身上就是了,应该当成是天一界的强援罢了。
  
  但就在我在客房打坐等待的功夫,帝家在皇城据点附近,许多强烈的气息开始快速的靠近了,数量至少有几百之众,其中除了那熟悉的禁卫头子气息,还包括之前的女官,以及她手下的一群供奉,不仅如此,整个城中的无极境,怕是来了大半不止!
  
  我冷笑一声,这显然是兴师问罪呢。
  
  家族之所以能在化仙者之地横行,正因为他们就像是一窝窝的蜂巢,一旦用棍子把它们捅了,就会源源不断的飞出一堆堆的狂峰,非要把人蜇死了才干休,所以一般的小势力或者个人,就算是给家族欺负了,最后也不能怎样,要么就咽下这口气,要么就是死路一条。
  
  当然,强者不在此例。
  
  我站了起来,随后飘向了大殿那边,而看向天空,已经一撮撮的人密密麻麻的聚集在前殿,包括帝文和,此刻也已经带着帝家的子嗣,站在了家族势力面前。
  
  家族领头的仙家里,有中年模样存在的,也有一脸老迈的,但此时无不是一脸的愤慨,其中带领无极境最多的陈家人,更是脸色晦暗,仿佛随时都会渗出黑水来。
  
  不过,这陈家人还不是最厉害的,他们身边还站着一位同样黑着脸的女子,这女子长相颇有九方家的几分特点,而身上穿着的霓裳也有着皇家独有的装饰,而看她神情的倨傲,和腰牌上‘九方’‘云岐’几个字,看来正是九方麟的亲姐姐,九方烨的亲妹妹云岐公主了。
  
  连公主的惊动了,看来陈家的真正背景,就是这位云岐公主了。
  
  “区区一个侍卫长,居然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来,帝家好大的威风!继续抖来给本宫看看!”云岐公主一脸的煞气,对帝家可谓是明目张胆的厌恶了,这跟其他家族的隐晦完全不同。
  
  帝文和连忙拱手,说道:“公主息怒,这侍卫长是帝家刚从散仙中招来的新任侍卫官,平素只知道护卫,规矩上是多有生疏,此番也是有人率先对她不敬,这才引来了这场冲突,还请公主明鉴。”
  
  帝文和这句话,本来也是陈述事实,但放在对方气头上的时候来说,难免再度激怒了对方,当然,他估计也是在测试这云岐公主到底保护陈家到什么程度。
  
  “无论如何,陈女官不但是陈家的千金,也还是宫中任职的女官,对于宫中女侍卫均有监督之责,帝家的女侍卫长此举可谓以下犯上,其罪必不可恕!还请帝家立即将她交出来受罪!”云岐公主怒道。
  
  在她说完这话的时候,我其实就已经到达了现场,脸上却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,在我眼中,前方一群家族的精锐,皆不过土鸡瓦狗,不堪一击,面对这些喜欢人多欺负人少的,我向来就是一块超级铁板,还是镶了钉子的。
  
  “不知道公主打算让我受什么罪?我又何罪之有?以下犯上?也不知道这什么陈家千金的女官是几品的官员?一品还是二品?呵呵,我怕应该不会超过九品吧?能比我这五品的帝家侍卫长品级要高么?这么一算,在下倒是好奇了,到底谁以下犯上?”我冷笑一声。
  
  既然是皇城,这品级当然也有说道,而女官有大有小,不过,内宫的女官其实普遍品序都不高就是了,但因为上达天听的特殊条件,她们日常却可以狐假虎威以小欺大,甚至常年下来,慢慢的女官甚至连高品序的官员都不会看在眼里了,而鉴于不可得罪小人的心态,现在的官员都不敢去招惹这些女官,以免自己什么时候给打了小报告,因此直接导致官位本末倒置了。
  
  可实际上,我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帝家侍卫长,品序再低却也要比女官高出许多,所以云岐公主这句话,正是给她自己打脸呢。
  
  原来习惯了自说自话的云岐公主给我的反驳驳斥得彻底愣了,毕竟皇家子嗣说话,哪能容得了他人异议?
  
  “好一张伶牙俐齿!禁卫何在?”云岐公主大怒,顿时把自己的骄横脾气拿了出来,这是典型的上位者病态,讲理讲不过,就要用权力来补。
  
  但这一下,禁卫头子和一群禁卫都尴尬了,我之前的实力如何,这禁卫头子很清楚,这要真打起来,几个无极境冲上去都未必能安然回家,但忤逆公主,也是大罪,这就让他们为难了。
  
  “公主。”禁卫头子连忙行礼应答,而云岐公主看他没有眼力价,怒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如此口舌如簧,先掌烂她的嘴再说其他!”
  
  “呃……”禁卫头子一听,整个人都噎住了,看向了我,吞了口唾沫,他绝对不会相信我会老老实实给他把嘴巴打烂呢!
  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  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