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八百五十三章:心机
我当即把帝依琴的那片信件玉牌拿了出来,交到了她手中,说道:“令妹所托,不敢有辞,请帝姑娘过目,我也并非真正的帝家侍卫长,想必帝姑娘也应该猜出来了,不过,我既然来到了这里,你可以把我当成侍卫就好,因为我会保护你的安全,直到你离开这里。”
  
  “呵呵,又是劝我离开的么?我已经和帝家说过了,既然我决心留在了这里,此事绝无回旋的余地,想必夏姑娘你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吧?何必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?”帝依菲毫不犹豫的拒绝了。
  
  不过这也是在意料之中,要是因为我来她就答应跟我走,那才值得去想为什么呢。
  
  虽然原仙者之地战乱连成一片,到处都于处战争的状态,我的弟子甚至都深入了化仙者的腹地,而媳妇姐姐、雪倾城、李古仙她们也个子站在自己的战场上,然而现在我站在这里,其实也并非是在浪费时间,因为战争的格局就摆在那儿,定下了策略后,不是一朝一日就能够起到决定性作用的,这需要时间来让它们酵,而我在这个时候,已经不再是最重要的环一了,留在那边反倒不能挥出最大的作用。
  
  反倒是化仙者之地因为我经营时间最短,棋子也少得可怜,如今这地方乱成麻花一般,而天一界和北狐家、九方家这样的大后方都承受着前所未有的考验,所以更需要我现在来拨乱反正,而解决这其中每一个至关重要的一环,才是我最应该做的。
  
  而帝家对我的承诺,足够当得起我把帝依菲带回去的回报,所以这并非毫无道理的行动。
  
  加上除了帝依菲,我想要到看的事情,如果没有出乎我的意料,可能即将都会集中在这地方生,我留在这里自然是有必要的。
  
  “帝姑娘还请先看过信件,在说不迟。”我笑道。
  
  帝依菲倒也没有拒绝读取自己妹妹给的信件,不过却已经摇头起来,显然是自己给自己强加想法呢。
  
  纵然如此,我还是跟着她一边走入内殿,一边静静的等着她读取里面的信息。
  
  而读完了这信件,帝依菲却没有如我意料的那样,至少会犹豫要不要听取自己妹妹的意见,反而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舍妹倒是要让夏姑娘失望了,我所想所念,并非她说的那样,有些事情,也不是靠道理能说通就要去执行的,相反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和道路,我帝依菲走到了今天,已经不打算回头了,纵然前方是万丈深渊,无尽的炼狱,我也会一路走下去,至于帝家会如何选择,我并不感兴趣。”
  
  “或许吧,不过帝姑娘难道没想过自己的未来么?”我苦笑道。
  
  “我的未来?我没有什么未来,现在我的路就摆在眼前,我是九方麟的妻子,我既然选择了他,无论如何就不会抛弃他,你能明白从一而终么?”帝依菲苦笑。
  
  “九方麟杀父害兄,酿成如此人伦惨事,帝姑娘这从一而终,难道还要为他殉情?”我反问道。
  
  “呵呵,用殉情这两字不用,由着你们就是了,我又能说什么呢?我有选择的余地么?”帝依菲反问道,见我不说话,她淡淡一笑:“没有选择的余地,我嫁给九方麟那一刻,我的命运就注定了,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,但当然,我也知道我是什么人,有了这样的认知,抉择起来就不出预料了,难道夏姑娘觉得还有更好的选择么?”
  
  我深吸一口气,这帝依菲可不是帝依琴这样的江湖儿女,一把剑就能解决天下间所有问题,她的心思更加的细腻和深沉,也知道自己最后结果会如何。
  
  “既然帝姑娘不喜欢九方麟,也不在乎别人对你的看法,那为何又不愿意一走了之?”我苦笑道。
  
  “我走了,帝家怎么办?我死了姑且留下个殉情之名,受骂的不过是我自己有眼无珠罢了,但我一走,苟活于世间,帝家千年之名却摇摇欲坠,而我一辈子也都活着承受这样的罪,我又何必呢?”帝依菲反问道。
  
  “我知道,帝姑娘经历了太多对自己的不公,不过这些不过都是路过你人生的一道道风景,填充的也只是你心中很小一部分空白罢了,往后路还很长呢,何必吊死在九方麟这棵歪脖树上?”我叹息道。
  
  “呵呵,我一世皆毁之于他,不想一辈子再让人背后指指点点,九方麟此战败相早有,失去了帝家的庇护,更是必败无疑,而死,其实对我是最好的结果,帝家难道不知道?只有舍妹还天真的觉得自己是在救我罢了……”帝依菲苦笑道起来,随后看着我说道:“夏姑娘,你和舍妹能够成为好友,可见你心思也同样玲珑剔透,就不必为我的事情太过操心了,这件事已经无法再改变了。”
  
  “天下之大,还没有一处容身之地?走出了九方家,天下谁人认得帝姑娘?抛开了生死,脸面却抛不开?还是帝姑娘的心理,其实并非只是这件事,而是觉得自己一步步都因为命运的行差踏错,而因此让自己抱憾终身了,才自暴自弃?”我反问道,这话里面的意思是她仍然忘不了九方烨的事情。
  
  帝依菲怔怔的看着我,随后苦笑道:“看来,舍妹是什么都敢和你说呢,这件事,已经好多年没人和我提起了,或许是不敢,也或许觉得是禁忌,碍于我的地位吧?不过,既然夏姑娘都说到了这点,我又有何惧与你说真心话?”
  
  “我说的难道不对么?”我平静的说道。
  
  帝依菲摇摇头,说道:“对,也或许不对,我是喜欢过九方烨,不过,那也是年轻时候的事情了,多年过去,我早就看透了许多的事情,九方烨又如何?九方麟又如何?在这里站得久了,九方家有哪一位,心中就真正纤尘不染的?是年轻的时候,我还太天真,觉得自己喜欢的人就什么都是好的,但见得多了,其实却未必如此,有些事,看透了就无所谓了。”
  
  我听得她说的满是掩盖真相的雾水,但实际上我却读懂了她话里的意思,这是暗指自己在后宫久了,什么都清清楚楚,九方麟是不干净,但九方烨就干净了?未必如此,她是看透了一切后,才会对自己的初恋情人,以及现在的夫君失望透顶。
  
  有了这样那样的想法,自然而然也就对感情失望了,就谈不上等死是等死,反倒是自我放弃的一种而已。
  
  而我准备再反驳她,进而说服她的时候,一个女侍很快就到了殿门口求见。
  
  “进来吧,什么事?”帝依菲问道,脸上显然有些沉凝,似乎这女侍是她的心腹,毕竟这表情就是出事了。
  
  “主人,九方麟和九方恭会师皇城外了,马上就要返回皇城。”女侍连忙说道。
  
  帝依菲愣了下,包括我也怔了下,这九方恭之前我刚刚在兵仙仙域见过他,这么快就跑到这里来了?看来九方麟败给了九方烨,逃回皇城的时候,九方恭也坐不住了,这次不会师,当然等于把整个皇位拱手相让。
  
  “好,你出去吧,有什么消息,再报于我知道。”帝依菲淡淡的说道。
  
  女侍很快就出去了,不过这一次回报情况,却让我对帝依菲刮目相看起来,毕竟这表示她不是什么深闺怨妇,而是有决断,有心机的女子!
  
  //
  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