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八百五十八章:真话
    “呵呵,我们和胜屠家既然有约定,这么大的事情,又怎么能把他们晾在一边?自然是引他们长驱直入,攻打九方锦,使得九方锦无法驰援九方烨,你才能够有机会收拢九方恭的大军,进而攻击前往救援的九方烨呀。”帝依菲冷笑道。
  
      九方麟恍然大悟,脸上多了一丝的阴霾:“确实如此,胜屠家贪得无厌,听说我们要攻打九方锦,必然趁机想要下吞一部分地盘,而我们佯攻九方锦,实际上却是攻打前去驰援的九方烨,使得胜屠家两面受击,我们再击溃九方烨以迷惑胜屠家!”
  
      “不错,届时,胜屠家必然无法责怪我们,甚至还要感谢我们为他们分担这么大的压力。”帝依菲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菲姐此计甚妙,果然让我叹服!”九方麟称赞起来。
  
      我心中暗暗对这帝依菲用计狠毒深感震惊,虽然九方锦那边的压力剧增,但这计策一面能让九方麟相信她,一面也趁机把胜屠家搅了进来,也知不道胜屠家和她或者九方麟签订了什么计划了。
  
      但九方麟恐怕不知道,他称之为‘菲姐’的女子,此时正一步步的把他推向深渊,而真正收益者却不是他。
  
      毕竟按照刚才帝依菲的计划,是要让他和九方烨打得你死我活,最后给九方锦和九方桃一举吞掉,彻底结束九方家的纷乱呢!
  
      而凭什么她会如此镇定?甚至确定九方烨、九方麟必败无疑?
  
      是因为她之前就定计让帝家排除在外了,恐怕最后时刻,帝家将会是九方锦最后一枚决胜棋子,一把嗜血的快刀!因为帝家已经被我所说服,上加她的有意隔离,整个计划的脉络也就展现在了我面前!
  
      帝依菲心思深沉如此,简直世所罕见,这九方桃是兵仙,而她却是真正能管理整个九方家的内治之神。
  
      因为拨乱反正,也是治理家族的一个办法。
  
      或许,我只是帝家一个台阶,实际上帝家早就知道帝依菲的一些计划,从而蛰伏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菲姐,帝家真的会在关键的时刻,助我们铲除九方烨么?”九方麟虽然兴奋,但仍然还是多问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你一直以来,不都是按照我的计划,爬到了如今这位置么?你想想,如果没有我,你现在仍不过是一个默默无闻,甚至是牺牲品的王爷!而你付出了这么多,我又几时放弃过你?”帝依菲微抬起双眸,那种睥睨的气势,仿佛看的不是一个天道境的存在,而是她手下的一枚无法反抗的棋子!
  
      “菲姐莫要生气,我只是确认一下而已,毕竟最关键的一环,绝对不能出错不是?好了,我这就去按照你说的去做……”九方麟连忙说道。
  
      帝依琴说过,九方麟在外人那称娶了帝依菲跟取了娘似的,现在我觉得恐还不仅仅是气话,或许这也有些事实依据在里面!
  
      “去吧。”帝依菲并没有挽留,一副冷冰冰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但九方麟走之前,却说道:“菲姐,我回来之前,宫里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,已经将她们罚去供佛燃香一个月,这段时间,绝对不会来打扰你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‘她们’指的应该是今天逼宫的四个妃子了,看来九方麟也在有意示好。
  
      帝依菲却没有说话,一副你随意的表情,而九方麟似乎早就习惯了这待遇,很快就朝着外面飞去,估计也要出发布置自己计划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已经把计划定制得如此完美,讨伐九方烨那一败,也是这连环计的一环吧?”我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这样,又怎么取信九方烨,引他领归海家之兵攻打我们?这九方烨虽然有点韬略,但却不善藏拙,一旦觉得有机可乘,必难收手,归海家多年来给九方宇豢养得肥头大额,也早就忘了自己是谁了,他们何尝不想着发战争财?只可惜,有时候过度的付出,就怕到时候想抽身回来却难了。”帝依菲评价道。
  
      我暗暗咂舌,这帝依菲真是机关算尽了,现在我倒是觉得她确实当得起‘可怕’两字。
  
      而这九方麟能藏拙如今,最后翻盘九方烨是她的功劳,但她连归海家也一并算计进来了,那就真是太厉害了。
  
      我心中很难不生出爱才之心,就说道:“姑娘善谋如此,将一切都计划进去了,为何不设身处地的为自己想一想,想必你要抽身,应该不难吧?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连你也问这样的话?”帝依菲反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世间纷乱,你有平定天下的内治才能,正是应当将自己放置于关键之位上,为天下和平贡献其力,何必向命运覆灭妥协?”我问道。
  
      帝依菲回头看向了我,说道:“我一辈子的名声早已经毁去了,如此身份,如此位置,如此阅历,对这世间早已失去留恋了,活着又能怎样呢?况且,不能容我的人很多,却也不是你所能想象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何不投夏老魔而去?”我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以九方麟妻子的身份么?”帝依菲反问。
  
      “帝家之女的身份,我相信足够了。”我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何必害了帝家?如今九方麟尚在,还有人背负恶名,九方麟若是死了,帝家留下我,岂不是成笑柄?”帝依菲自然是摇头的。
  
      “帝姑娘怕是顾虑太多了。”我劝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并非顾虑,九方麟杀父之事,是我一手造就,而害兄之事,同样出自我手,我以什么面目去见我父母?更无法在帝家生存,而若是计划成功,我还多了个怂恿九方麟杀兄之罪名,林林总总,我就是个恶毒的女子罢了!”帝依菲苦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在敌营中混迹,需左右逢源,而九方宇、九方烨、九方麟父子的下场,也是他们不择手段后的结果,败亡的根本不在于你,想必夏老魔根本不会在意这些。”我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知道我的所作所为,还有哪个男子敢用我?难道不怕我如对九方父子那样对他么?”帝依菲摇头笑道。
  
      我笑了笑,知道她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,所以才会选择功成身死的结果,所以说道:“确实,姑娘这些事情每一环都设计精妙,甚至堪称无情,不过总得分清楚好歹,若是心怀歹念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知道他们父子是这样的人,我确实已经心存了歹念。”帝依菲毫不犹豫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可你不是对每个人都一样呀,好比对令妹,对家人,你却不会这样,不是么?”我循序诱导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夏老魔派来的人吧?”帝依菲看着我问道,见我不说话,她笑道:“帝家没有那么厉害的侍卫长,而你面对已经天道境的九方麟,甚至连呼吸都稳健如常,可见你的特别,如果你不是女子之身,我甚至还以为你是夏老魔本人了。”
  
      我暗道这帝依菲精明,也得亏我的面具确实出彩。
  
      “算了,你也不用替他说服我,天下能人异士众多,比我厉害的内治谋臣,多得数不过来,何必为我这声名尽败的女子多费心神?”帝依菲笑道。
  
      我知道,现在要说服她显然很难,毕竟有她这样的心思不是一天两天能形成的,必然是经历过了很多事情,累积了许久才造成的。
  
      所以我没有再力劝下去,加上现在整件事还没有完全展开,只有彻底按照剧本走,我才敢完全相信她。
  
      因为她正是那种让人难以相信的女人,她的心机过深,谁都不敢肯定她现在说的话是就是真的。
  
  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  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