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八百六十一章:龙行
    把臣子遣散,禁卫撤出了后宫,九方烨当然要去重临自己的宝座。
  
      而此时重新宣布自己皇者归来,也是为了重新聚集各大家族,收拢一遍人心,因为之前叛于九方麟的家族,总不能一股脑全杀了,能利用的,九方烨岂会放过?
  
      至于帝依菲和我,当然都留在了后宫。
  
      皇太后等到九方烨走远后,看着帝依菲时,浑身气得都哆嗦起来,刚才她没有发作,但现在哪还可能忍得住,双目死死的瞪着帝依菲,怒道:“不要脸的东西!麟儿前脚刚走,你这贱女人就跟了我大儿?天下之大,去何处找来你这么贱的东西!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母后误会了,我只不过是为了自保而已,你二儿不简单,连自己爹都能杀,大儿又能好到哪里去?他进来时候,我可早就有密报了,说别是我,就连你,恐怕要不是我刚才这么说的话,都会死在他的剑下,现在母后说我不要脸,不知道刚才你的脸都带在哪儿了?”帝依菲冷笑出声,仿佛无视了周围的女侍,那双大眼睛,幽幽的看着皇太后。
  
      眼前的皇太后听罢,顿时踉跄退后了一步,给两个惊恐的女侍扶住,哆哆嗦嗦的指着帝依菲,不相信的说道: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的,我大儿怎么可能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后母,皇权争锋,向来只剩残局,却重来没见过兵不血刃的,我不过是帝家的一个女儿,帝家本家、旁系子嗣足有数百,到杀我一个,帝家的选择仍然不会改变,我都知道这点而自保,母后何以天真到相信自己做了那么多事情后,还能和自己大儿子相安无事的想法?呵呵,你家的大儿子,早就不是原来那个只懂凡事和你应‘是’的那个了,经历无数的残酷,难道你没有发现他已经变了么?”帝依菲冷笑的看着皇太后,佛仿就跟看着一个木偶。
  
      “你!你敢这么和我说话!你敢这么说我的儿子!?枉麟儿如此相信你!”皇太后怒吼着。
  
      “怪就怪你已经失去了站位的机会了,如今九方烨岂会再信你半分?因为你过分的偏袒九方麟,接下来的日子,恐怕不用我来说,你应该也知道你会承担什么样的结局吧?对他而言,九方麟对他还是自己的弟弟么?那可是杀父之仇!”帝依菲阴森森的笑了起来,随后带着我和几位心腹,朝着后宫走去。
  
      皇太后跌坐地上,面无血色,这个时候,连我都知道以后这皇太后面临的日子会生不如死,更遑论当事人想到?
  
      回到了后宫大殿,帝依菲挥挥手,把所有的女侍全部遣散,当然,我不在此例,就安静的站在了她身后,看着她双目怔怔望着殿门发呆,也没有说半句话。
  
      好一会,帝依菲才喃喃说道:“夏姑娘,你是怎么看待我今天所作所为?”
  
      “姑娘聪慧如此,我又能够怎么去看?”我当然不会直言,有的时候把话藏在心中,只要事情按照自己的剧本走下去就够了。
  
      “是不是觉得我反复无常……是不是觉得我心思歹毒,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?”帝依菲问道,在清静无人的时候,恐怕她都免不了这么问自己,毕竟她应该知道自己在做不喜欢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谁又喜欢把名声这么利用?改侍丈夫之兄,这可不是片叶不沾身的事,等同伦常崩坏。
  
      “是。”我简单的说了这个字,毕竟事实如此,否定没有丝毫意义。
  
      “幸好,我最后的结果是毁灭,否则,一生的颜面何存?”帝依菲苦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帝姑娘大智大勇,大奸大恶,天下谁人可敌?更遑论天下最不重要的东西了,丢了又如何?”我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倒是第一次听过这个说法,虽然在你看来是这样,但每个人担负的可都不同,帝家怕是因我此举要受风闻了。”帝依菲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活着,一切都不重要,帝姑娘,这件事后,也不必一死了之。”我说道。
  
      帝依菲没有说话,继续陷入了安静之中,而接下来,那位心腹女仙又到了殿内:“主人,这件事,已经通报了九方麟那边,而归海家那边,也同样沟通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做得好,先下去吧。”帝依菲缓缓说道。
  
      我听罢这话,心中也不禁一跳,归海家已经到了皇城门口,包括帝家的百万大军,此刻也日夜兼程而来,这帝依菲,不动声色的却搅动着这漩涡,而我,已经隐隐约约的抓住了一些苗头。
  
      女仙走后,帝依菲仍然沉默着,我却说道:“帝姑娘是要激怒九方麟?”
  
      帝依菲点了点头,随后说道:“总不能等事情到不可收拾的时候,才收拾残局,九方家不能过分的内耗,否则终究要给胜屠家吃掉,对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姑娘大才,纵横天下足以。”我当即称赞道。
  
      “纵横天下?那是不可能的,我不过是个阴险的女人,并不足以定鼎天下,帝家仰赖九方家,而想要获取更多的利益,九方家就是它最大的基柱,若是大厦倾倒,帝家同样不会安稳,倒也不是我所愿,所以我也同样有私心。”帝依菲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要让他们兄弟关起门来相杀,那归海家到底担当的是什么样的角色?”我心中也很好奇。
  
      有些暗流之中的事,如果不亲力亲为,是不会知道的,这归海家到底扮演什么角色,很重要。
  
      “当然是另一位举旗者的身份。”帝依菲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连归海家都已经说叛了?”我连忙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夏姑娘觉得,归海家数百年来厉兵秣马想要干什么?需要我专门去说服他们么?只要告诉他们会发生什么事,就足够了。”帝依菲冷笑说道,对于归海家,她的表情中带着讥讽。
  
      “所以,剧本已经很明白了,九方麟会因为愤怒,放弃说服九方恭的大军,半中途就因为你此举折返回来,和九方烨在此决战,而九方烨调动不了归海家,只能引这里的禁卫和愤怒的九方麟死战,最后无论剩下谁人,归海家都会强势将这片地方清理一遍?到时候另立子嗣,狭天子以令诸侯,都进退自如……”我倒吸一口冷气,这最后的一块乱板也算合拢了,整个计划也全部展现在我面前,九方家可不是只有两个孩子的,只不过这两个血统正宗罢了,庶出的可不止他们,而只要是九方家的孩子就足够让归海家做文章了。
  
      帝依菲听罢我的猜想,嘴角始终带笑,似乎已经从我描述的剧本中身临其境了!
  
      而就在这时候,九方烨的气息很快朝着这里飞来,按照这时间节点,应该是刚开完朝会的样子吧?竟为了帝依菲而如此操之过急了?
  
      黄昏的日光从殿外照进来,把整个金色为色调的宫殿照耀得闪闪发光,但这样极致的奢华,暗藏了许许多多常人难以想象的污浊!
  
      九方烨一身华服,俊美的样貌在昏黄的光芒下无瑕完美,他龙行虎步而来时,那气度让人忍不住窒息。
  
      如果没有经历过那场灾变的话,真不愧是能够继承九方皇之位的继承者,当然,如今的我看到他,已经是陌生之极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不知帝姑娘住在这座后殿那么久,习惯了么?”九方烨淡淡的笑道,那笑容,足以让天下女子都侧目。
  
      可惜,帝依菲当然除外,因为她的心肠早就修炼如铁石,眼前人现在只不过是她的一枚棋子!
  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