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八百七十六章:急救

      “历儿自小锦衣玉食,从无烦恼,父皇待我已很好,呜呜……可见视我我如己出,我虽不能再喊他父皇,但他永远是我父皇……叔叔,他让历儿跟着叔叔……历儿又怎么不愿意……”孩子跪在玄天葫上面,连忙磕了三个响头。
  
      我站在他面前,摸了摸他的头,说道:“从今以后,你也不再是九方家的人了,望你安心的在一天界修炼,他日能成为天一界的栋梁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,历儿知道了。”九方历再次拜谢,我伸手把他扶起来,带着他飞回了戾血莲的莲台上,而玄天葫也给我收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站在帝依菲的面前,我心中不免轻叹,说道:“事情解决了,九方家的九方宇一脉,也完美落幕了,这孩子也再不是九方家的人了。”
  
      帝依菲知道我的意思,不免神情积郁,说道:“我不会对他怎样的,我也知道他是无辜的。”
  
      孩子不明所以,毕竟帝依菲的事情,他虽然知道一些,不但可能知道全部,我看向了莲台一角,示意他到那边去坐下。
  
      而我着将隔音罩展开,随后才对帝依菲说道:“我没有要提醒你的意思,只不过有些事,已经彻底的过去了,人死债消,希望你能重头再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,什么人该杀,什么人不该杀,都有迹可循,却不是夏道友以为的滥杀。”帝依菲自然也把我和九方烨的沟通、交流看在眼中,知道我回来后,可能会对她有所成见,所以倒是很光棍的跟我对峙起来。
  
      我知道她对己自决定一向坚持,做事也同样有分寸,就说道:“帝姑娘,我并没有怪你这个,你应该是知道的,毕竟在不同的人心中,对待别人都有不同的看法,好比在你觉得对方该死,在我看来,对方却还有施救的意义,这点你应该可以理解,所以这件事,到此为止了,可以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你是怪我用计过毒,当时就不该拉着你去救他,对么?”帝依菲幽幽叹道,看我不说话,她苦笑继续说:“是,当时我的私心就是不让你救他,因为那不值得……他不死,终究也不再是你心中所想的那个他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件事,到此为止了,无论孰对孰错,都不必再提。”
  
      帝依菲默默点头,随后一挥手,就撤掉了我的隔音罩,算是将这件事藏入心中。
  
      但在我觉得她的事完全解决,转身要去开导下孩子的时候,忽然帝依菲从袖中拔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短剑,一下子就刺入自己的胸膛!
  
      我纵然速度再快,要一个转身打飞一个无极境的短剑,显然也还是慢了半拍,帝依菲胸口已经狂涌出鲜血,等同脉络核心里的能量正不断涌出来!
  
      我心中顿时凉了半截,也顾不得男女之防,伸手就压在了她不断冒出鲜血的胸口,并且五指剑丝果断的朝着对方的脉络核心探去!
  
      但没有谁能阻止一个想死之人自杀,在我着急救她的时候,她同样激化着脉络核心爆发,燃尽自己的所有生命精华!
  
      我知道不将她说服,她必死无疑,所以立即说道:“帝姑娘,你怎能如此固执?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……你跟了我这么多天……还不知道我什么性子么?既然我说过事情结束,我也不再活着,便不会犹豫……”帝依菲一边说着,血一边从嘴里狂涌,生机也渐渐的在消失。
  
      “我并没有怪你什么,若是怪你,不会这么和你说话了!况且你好歹也该见一见你妹妹再说呀!”我连忙分散她的精神,而我这时候再也没有保留,八条脉络全部侵入了她的身体中,开始强制的填补她核心的伤口!
  
      也亏得有无限魂披这等神物,我的力量正在超过她自爆核心时候的激发能量速度,这也让帝依菲不免感叹道:“何必救我……夏道友其实也很看不起我吧?我搅动了这场风云,让整个九方家变成这般……自己也已经身败名裂,九方烨这样的人,尚且无颜面对天下众口……你觉得我一个女子,难道脸皮能比他还厚么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而就在我觉得封住她的脉络不再崩裂的时候,瞬间一道寒气又才从里面冲出,我看了一眼被我打飞的小剑,这东西果然不是一般的宝剑,恐怕就是专门为了断掉脉络,让虚体中道统灭绝的宝物。
  
      这类宝物当然不少,不过不刺入核心位置,想要杀人并不容易,而且材料也不好找,因此罕有却不是十分的普及。
  
      但现在用来自杀,绝对是一件顶级宝物了。
  
      我只能快速的以纳灵法强吸那破坏脉络的寒气,好一会才将它吸到身后,但这时候的帝依菲已经非常虚弱了,不但道体虚化,连虚体脉络都气若游丝,这种生命能量可不是光靠法力就能够拯救的!
  
      “就让我这么死吧,这也是我的心愿之一了……夏道友……”帝依菲叹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的人生从现在才刚刚开始,不要就这么放弃,好么?为了你妹妹也好呀……”我心情复杂,暗道我刚才就不该表现出对她丝毫不满,这女子对于自己的颜面,非常看重,所以每当豁出去的时候,必然已经是死局。
  
      而看到我的不理解才稍露端倪,她就选择了自寻短见,确实让我也手足无措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见了舍妹,一样还是寻死,又能如何?”帝依菲苦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倒时候再说,能活一刻,便是一刻……”我连忙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世间,恐无人觉得我该活下去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那是你觉得!你妹妹需要你活下去,我也需要你活下去,你的那群心腹,离开你了,她们怎么办?”我苦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完成任务的时候,他们都会选择死去的……我们既然定了这条死计……就不会苟活了……手好脏,不是么?”帝依菲望着上方的黑云,兀自一笑。
  
      “那还不让他们活下去,我天一界照单全收!”我当即说道。
  
      帝依菲笑着看向了我,说道:“你只是没有看到我们的全部……何以如此笃定?”
  
      “身在黑暗中,自然融入黑暗之中,身处光明下,又怎么会见不得人?到我麾下,必有重见天日的一天,不要再顾虑太多了,没有试过,怎么知道会如何?”我再度劝诫。
  
      帝依菲想了想,幽幽说道:“那好吧……你说的是对的,不过……却也得看看是否真能有重见天日的一天,没准,我们习惯了黑暗,就回不到白天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到时候再说了!”我当即说道,也很快把她的核心修补得七七八八。
  
      帝依菲笑了笑:“真的那么需要我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对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有多需要?”帝依菲似乎饶有兴趣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很需要,所以你不能死。”我点头,生怕她又趁我不注意自杀。
  
      “好吧……那我就再看看好了……真是好郁闷,死了都能给你救回来……”帝依菲苦笑道,随后脸上很快恢复了红晕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看她面色充血,当然要问问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还按着我的……那儿呢……”帝依菲把头撇过了一边,我看了一眼自己的龙爪手还压在对方的胸前,连忙抽了回来,双手立即合十道歉:“一时情急,十分抱歉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……没事。”帝依菲捂着胸口坐了起来,看向了远方,随后拿出了一个圆筒递给我,说道:“我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了,你把他们召到这里来吧。”
  
      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