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八百八十一章:剑虫
“也好,不过无论如何,我还是要把九方素接回去,即便不免一战,而为了故人之女,还是值得的。”我哑然失笑,看来这青年虽然行事作风果敢,但终究还是隐世太久,和一般的仙家修士不同,换成别的仙家,恐怕不会这么处理。
  
  “那就一战吧,那从老夫开始如何?”青年笑了笑,随后站了起来。
  
  看他居然这么爽快决定,我笑道:“要不再商量一下?”
  
  “也行。”青年又复下坐,我摇头苦笑,这家伙倒也不算是太坏的人,就道:“算了,打赢了前辈,是否可跟宗主说话了?”
  
  “呵呵,打赢我?若是只斗剑,老夫只输过师兄和师姐,却不曾输给他人。”青年淡淡一笑。
  
  “斗剑可以,加个条件吧,毕竟要不是斗剑,我掀翻这里轻而易举,这束手束脚的,总得有点彩头。”我笑道。
  
  青年呵呵一笑,说道:“倒是自信,不过你若是输了当如何?”
  
  “了输就输了,说明白云剑宗确实有实力照顾故人之女,我还有什么好担忧的?拍拍屁股就走,闯山带来的损失,我承担就是。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却在打他们藏书阁的主意,要知道少施慧曾经说过,他们宗门里面到处上古秘籍,还有无数孤本,这次既然来了,又可以讲条件,我何不开点价码再说?
  
  “小友实在狂妄,也好,老夫倒也不能没些表示,不过细细想来,我白云剑宗了除弟子是门中瑰宝,珍贵非常,倒好似没什么值钱的家当。”青年一副沉凝的样子。
  
  我暗道他怕是住在山门里久了,所以产生了觉得什么都不重要,什么都可以不要的错觉,而唯独弟子,当然是以亲人来定论,这倒没什么错。
  
  “既然不值钱,便下点大的注码,输了我把孩子带走,而你们白云剑冢的藏书阁,给我参阅一个月如何呀?”我笑道。
  
  青年微微皱眉,连忙一挥手,道:“不可,典籍我可决定不了,还需要宗主师兄才可决定。”
  
  “那你去问问你师兄,否则我可暗下规则,封印了我的神剑,我岂非等同赤手空拳?”我有些不满的说道。
  
  “也好,那就问问。”说罢,青年闭目传音,好一会点头说道:“参阅一个月是不可能的,不过看个三天三夜倒是不妨事,毕竟藏书阁的藏书再宝贵,也不过是世间绝学。”
  
  “哦?这么说,还有比世间绝学和孤本更重要的东西?”我看了他一眼,当然是打算套话。
  
  青年不以为意,冷笑道:“那还用说?世间绝学不过是世间之物,我们白云剑宗屹立这九重天多年,也收集了几本神书,只不过断然不会放在藏书阁中。”
  
  “原来如此,那这藏书阁我不看了,神书给我如何?”我笑道。
  
  “想得美,老夫都没看过,你这小家伙,想都别想了。”青年摆摆手,一副厌恶我需索无度的表情。
  
  “好,那就看看你的藏书阁,我们现在就斗剑去。”我笑道,能争取到这程度也算是不错了,毕竟天一道很缺底蕴,这白云剑宗不显山不露水,光门牌上面飘点白云就自称白云剑宗,真不知道该说洒脱还是随便,不过,实际上这地方却拥有上古底蕴,我从它这里偷一些,对天一界和天之境将有着巨大的好处。
  
  “随老夫来。”青年站起来,随后带着我出了殿门,看向了山峦迭起的群山,指向了群山环绕的一片白云间,说道:“那处云山雾绕的深渊,我们白云剑宗的弟子将其唤作白云潭,我们就去那斗剑,小友觉得如何?”
  
  “可以。”我看了一眼场地,这片群山围绕而空出如同深潭一样的地方十分宽广,而上面白云很浓,使得它有别于门中各个景胜,让人看了一眼就能够说出‘白云潭’这几个字来,因为没有什么字眼比它更加的恰当了。
  
  而随着我和青年朝着白云潭的上放飞去,陆续的,居然有两三位弟子跟着飘到了白云潭的边上,估计已经知道自己的师父或者师叔要比剑了。
  
  只要是高水平的斗剑,对观战者而言就是一种享受,更是提升自己的一种手段,而这些弟子都十分的年轻,资质绝对不比青年相差太多,毕竟能够入得门中,显然就不是一般人。
  
  漂浮在白云潭中,青年将剑出鞘,随后在手中一抹,激发了很强的剑威,随后他说道:“既然是斗剑,我们就要定下规矩,我们白云剑宗倒也不会欺负你一人闯山,又要连斗我们三师兄姐弟,所以我师兄说了,规矩便以剑歌来定胜负好了。”
  
  “剑歌?我一人如何用出这么多剑歌打赢你们?”我苦笑道。
  
  “愚钝,这事我师兄岂会不考虑?自然早有准备,便是以剑歌为限,谁家的剑歌高明,谁就能够获胜。”青年说道。
  
  “哦,以消耗法力多寡为限制?”我问道。
  
  “呵呵,小看了我们白云剑宗了。”青年说罢,信手一引,白云潭的下方,顿时飞来了两只透明的虫子,这两只虫子很快在青年手中爬来爬起,一副蠢萌可爱的样子。
  
  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我并没有感觉到这两只虫子有什么特别。
  
  “这虫子为我白云剑宗所独有,名叫剑歌虫,因为感应到剑歌的强度就会发出尖厉的叫声,故而叫声越大,自然也就代表剑歌越强,常常给我们白云剑宗用来做斗剑测法之用,而它因为伏于剑上,更可最切身体悟剑意的变化,所以以声化形,高下立见,却不会伤及我们自身。”青年笑道。
  
  “原来如此,不过法力消耗和胜负定论怎么算?总不会谁的虫子声音大些,谁就赢了吧?”我笑道。
  
  “嘿嘿,在我看来,外间世界的人呀,确实是少见多怪得很,这么告诉你吧,谁剑上附着的虫子先给对方的声音跑了,就算谁输,毕竟这两只虫子都是雄性,借由我们发出的剑歌,转以声相斗,等同在彼此互相角力,谁的声音小了,自然败退了,所以驱走对方的虫子,就是我们要做的。”青年说着,把一只虫子丢到了我这边,而自己把虫子放到了剑把上。
  
  我接过了虫子,其实对他的解释当然不满意,毕竟我来到这还真是土包子一枚,他懂的东西,我肯定不懂。
  
  “可否让我先试试?”我笑道。
  
  “可以,不过切莫用上威力强大的剑歌,否则一方有所仰仗而鸣,另一方却无支援,有时候也会给吓跑。”青年说道。
  
  “嗯,就是狐假虎威的虫子吧。”我点点头,把剑歌虫也放到了剑把上,这虫子本来在上面随意的趴着,但我一旦引动剑气,让剑身出现黑色的气息,这虫子顿时死死的抓住了剑把的安全位置,并发出了和剑鸣一样的轻微鸣声。
  
  我暗暗好奇,当然也没有闲着,立即引动五字剑歌:“长林青衣仙,云岫蓄剑池,天一道!青衣剑池!”
  
  嗡嗡嗡!
  
  但就在我想要引动法力的时候,力量却如同梗在了剑把那儿,法力半点都没有冲出去,反倒是把自己的虫子一震,将正在叫得欢实的虫子震飞了,这才让能量彻底没有障碍的释放而出。
  
  “呵呵,愚钝,这是何等的蛮力?这剑歌虫怎能靠法力来驱动它?若是剑歌,引动周围剑境,发动自身的剑意,便可让其以声引导,而不但不消耗法力,尚且不会受伤,鉴定胜负就简单了,谁家虫子先给吓跑,谁就输。”青年摆手说道。
  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