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八百八十八章:俗事

  
      “三十年只身白云留,望不尽青山到白头……”我缓缓的将剑歌咏唱而出,速度不快不慢,和整个剑境的力量,彻底的融为了一体,而周围剑境,已经开始不断的朝着我汇合,我手中的剑,似乎饱吸力量,
  
      开始不断的膨胀,将剑境全部吸入剑身!
  
      这样饱吸力量,一般的神剑早就给崩断了,当然,这把劫天神剑并不一般,那就是我的所有脉络集合,它能存储的力量,也远非一般神剑可比!
  
      而一收一放之间,力量也从重压,很快变得轻松了起来,似乎获得了自由一般,白云剑宗的宗主再不敢无动于衷,当即凝眉也跟着念出剑歌!
  
      一瞬间,给我的天剑决歌影响吸收下,从出现到消失的剑境再次涌现,这一次,山海云影,长空烈日如顷刻同出,这浩瀚之气,确实如小少年的心境,带着无限的洒脱和恣意。
  
      可惜,接下来他的洒脱和恣意,很快就消失不见了,因为他发现,我的劫天神剑把自己释放出的力量,还有周围的剑境全然接受之后,甚至开始疯狂吸收他的剑境力量!
  
      这一诡异的景象,让他也有些惊愕了!
  
      呜呜!呜呜呜!
  
      此强彼弱,一高一低,剑歌虫对于气势的敏感最是要命,我剑上的虫子,已经不停歇咆哮多时,而小少年手中的虫子,却刚刚开始咆哮,气势又给矮了下去,孰强孰弱已经无须赘述!
  
      而为了对抗我的天剑决歌,小少年不得不又强行催发自己的剑气力量,甚至这个时候,嗡的一声,原来潜入了白云潭的蓝剑也飞了上来,而小少年的身后,渐渐浮现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小少年!
  
      这同样的小少年把蓝剑接过来,在须臾之后,同样爆发出不亚于自己背后之人的剑意!
  
      果然是分体!“一曲剑歌一方天地,万道剑气万里云歌。”小少年缓缓的说罢,嘴里却苦涩一笑,而两种剑境这个时候,忽然左右形成不同的世界,下一刻,山海冰封,暴雨倾盆,这景象,居然和原来的烈日当空,瀚海
  
      云影形成了反面,显然一红一蓝的剑本身,也有不同擅长之处!
  
      我的八道脉络齐出,他以分体两人战我,大家都算是各显其能,倒也不能说作弊,只不过我在暗,他在明,而我以一道剑歌攻击,他却以两道不同剑歌,打算撼动我吞噬剑境的手段!
  
      一对一变成了一对二,胜负的判定其实还是一样的,一方都只有一只剑歌虫,给吓跑了就算输了。
  
      我啧啧称奇的同时,也开始将剩下的剑境疯狂吸收入剑中,包括对方的冰火两个世界,全都纳入了自己的剑中!
  
      这也是劫天神剑自己独有的优势,若是没有这把剑,这道天剑决歌是不可能施展而出的,因为不是所有剑都能包容万象,和所有的能量、属性契合,甚至产生共鸣!
  
      “战千仙万道唯独我,三尺剑沾尘常笑君!!天一道!天!剑!决!歌!”我没有理会前方到底有多少人,吞噬了足够多的剑境和剑意后,瞬间踏出了一步!
  
      骤然!周围云层飞旋,剑境乱转,全都以我的劫天神剑剑尖为一点,顿时朝着对方轰去!
  
      呜呜呜!呼呜呜呜!
  
      暴风骤雨一样的能量剑海在我爆发而出后,终于达到了巅峰!剑歌虫的咆哮,忽然一个高音,顿时如震动天地的剑吼,下一刻,直接把小少年红剑上的剑歌虫当场吓得乱窜,立即逃出了对方的长剑!
  
      轰隆隆!
  
      雷爆之声经久不息,但这会后,小少年的分体之法已经消失不见了,他现在站在我面前,脸上透着一丝的无奈。从头到尾都给我的天剑决歌所压制,无论是什么剑境,都免不了给抢劫一空的下场,此消彼长,谁能够应对我的天剑决歌?除非是浩瀚到远超劫天神剑所能承受力量的剑境,否则,我的天剑决歌就是不可
  
      阻挡的剑歌!
  
      就连李左行当时想凭借昏晓错星辰力量强行上身,以死对剑的一剑生灭,都败于它之下,能够登顶九天剑碑可不是样子货。“老夫的剑歌比之小友,果然还是差了许多,竟逼得双体尽出,都不是对手,怪不得,怪不得了。”小少年叹息一声,随后又笑了起来:“老夫多少年来,只输给了自己,今日想不到,竟还输给了别人,真是
  
      山外青山如云海,一山尤胜一山高,我们白云剑宗闭门谢客多年,再启门扉时,竟是迎来了一败,实在是有趣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自家师兄的感慨,执剑君和女道全都惋惜的同时,也终于不再带着有色眼镜,觉得自己白云剑宗真的天下无敌了。
  
      “宗主承让了,其实晚辈也不过是仗了剑歌虫的便利,不依靠自身力量与前辈对决而改由剑歌虫引动丛云而战,否则必然是输得体无完肤。”我淡淡一笑。“呵呵,小友不必过谦,你年纪轻轻,已经能够将剑歌领悟到如此的程度,前途必不可限量,老夫活了一大把年岁,向来只有别人佩服的份,今日怕也要反过来请教小友了。”小少年笑了起来,随后手一挥
  
      ,将红剑也抛入了云海,又看向了后山,道:“来来来,我们入后山论道,讲法说道几年,方可解老夫多年来自己和自己说话之愁。”
  
      我知道他这是把我当成了知己了,毕竟山门贵客,怎么都不会让你入禁地,现在这是要跟我论道呢。
  
      “前辈,我有个好友,如今受伤在外,就算前辈邀我前去藏经阁,我也没有太多时间看呢,更别提跟你论道几年了。”我苦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便请其入山治疗如何?我家弟子对伤病治愈颇有新的,可负责接待治疗便是。”小少年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俗务缠身,不如宗主恣意脱尘,实在不便久留,就算宗主这么说了,可只得三日时间,待我处理完世间俗务,再来叨扰吧。”我委婉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小少年顿时一脸可惜,说道:“三日太短,七日可否?老夫亲自带你游历我白云剑宗,铸剑堂,镇宝斋,藏书阁三大机密之地,更不在话下!”
  
      “师兄!这……”执剑君这下子愣住了,原来自己请示来去,也就得了个打赢了给三天观望藏书阁的结果,却没想到这才多久,师兄就变卦了。“不用说了,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不过师弟你也看到了,如今白云剑宗不如小友多以,以下请上,自当全礼,这有何不妥的么?”小少年反驳起来,这顿时让执剑君哑口无言了,包括女道还打算说点什么,
  
      最后也咽到了心底。
  
      “七日……好吧,那我把受伤的朋友请进来再说。”我连忙传音,而小少年也看向了执剑君:“师弟,怎么能让贵客自己来?还不快让怒仙这孩子把人请进门中?”
  
      “是,师兄。”执剑君吓了一跳,连忙亲自跑去操办此事了。而站在一边的九方素仍然愣在白云潭的岸边,怕是还没从我胜了宗主的事实中清醒过来,我当即笑道:“我和你父亲同辈,且暂叫你素儿好了,你也听到了,我还要和宗主论道七日,这七日的时间,你就和
  
      你师父、师姐、师兄们道别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,叔……叔叔。”九方素连忙答应,之前对我的怀疑已经一扫而空了,无论是谁,面对更强者时,眼里的对方总是自带可信光环。“小友却是俗事过多,小辈的事情,由着小辈去好了,来来来,我们还是去忙自己的才是正经。”那小少年瞬间到了我身边,一抓我的手,就拖着我往后山而去!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