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九百零六章:低头

  
      “你也别再说此事了,该想想如何平定大局,为自己造势吧,现在不是我来夺这个皇位,而是你要靠自己的力量去夺取,而我只不过是给你劈开荆棘的剑,扫荡一切不公罢
  
      了。”我看这古龙俊喋喋不休,直接一句话让他陷入了沉默。
  
      古龙秀松了口气的表情,偶尔还偷偷的瞄我一眼,我只能权当没看见而已,这一路上我也不过把她当成个小姑娘,一路照顾而已,走到这一步压根没想过。
  
      而为了准备即将赢来的血战和肃清,我把无限魂披都带上了,并且开始往地火焚天炉里注入能量,把整个熔炉烧得是直冒烟,所以不得已就换成了天痕钟来当移动工具。
  
      用不了多久,皇城中的仙家们也征查到了我们赶回来,无数的仙家气息顿时云集皇城的宫殿!
  
      经过一个月的修缮,这原本应该给古龙俊的父亲自爆砸烂的皇宫,此刻已经修得七七八八了,当然,还残留了一些难以修复的古老建筑正在昭示它曾经遭遇的风波。
  
      我带着古龙俊,很干脆的落在了皇宫的广场上,一脸寒霜的看着围过来的所有仙家。这时候的古龙俊已经一身的英气逼人的太子袍,雕龙金漆耀眼发光,看得所有仙家都暂时不敢轻举妄动,而古龙家的王爷和子弟们,也正快速的朝着这里飞来,当然要看
  
      看这古龙俊想要闹什么,这其中,古龙驰的气息也在其中。
  
      “除了古龙家的子嗣!余仙全部离场十里,不准靠近!”古龙俊大声一吼,声浪一下子传播了出去,但一群群的仙家都是面面相觑,有的则面带嘲讽。“呵呵,古龙俊,不知道你是要以何种身份来命令我们?是以自己还是皇储的身份,还是以一介弑父者的身份来下这命令呢?”一个看似同样青年的男子站了出来,这家伙
  
      长相依稀有古龙家独有的气质。
  
      “古龙安,你不叫我一声皇兄,却敢直呼我的名字,家学之礼,都给你丢光了么?”古龙俊呵斥道,
  
      那叫古龙安的青年上下打量我们,随后‘嗤’一声笑起来,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也配当我皇兄?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唪!我瞬间起手一剑,昏晓错星辰就把他脑袋当场斩飞!
  
      “不听皇储号令,杀!”我脸上全是冰冷,话语也掷地有声。这一剑,连古龙俊都不禁咂舌了,更别说一群围着我们的禁卫和仙家了,全都飞快的升空,亦或者往后方急退,而几个古龙安的侍卫模样的仙家,发狂怒吼的朝我冲过来
  
      !
  
      但我根本懒得亲自对他们动手,手一挥,昏晓错星辰砍瓜切菜似的把几个无极境仙家斩成了十几块,广场上除了肉块鲜血,就是到处乱飞的虚体了!
  
      “还有不听我命令之人么?!”古龙俊倒抽冷气的同时,胆气也瞬间抬到了另一个层次,就连脑袋都微微昂起,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表情。这下子,数不清的仙家都退后了,只不过并没有退后十里,因为俩位身穿古龙家独有古龙藏云袍的男子,带着一群人从人群中走出来,他们俩的身后,还站着一批古龙家
  
      的子嗣,这些贵公子和小姐们一个比一个帅气艳丽,典型的皇亲贵胄,看得出应该都是古龙俊的弟弟妹妹们了。
  
      前面两位五十来岁的老者,毫无疑问正是古龙俊的三叔和四叔了,后面站着的三姑六婶当然也不少!
  
      古龙俊深吸一口气,说道:“我再说一句,我有重要事情宣布!无关人等退散!”“俊儿,古龙家已经没有你的容身之所了,你如今声名狼藉,也不可能再继承我们古龙家的皇位,如今你尽管带来了个厉害的帮手,不过你知道我们古龙家底蕴深邃,同样也有可制得住你身后帮手的人,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,往后虽然不能让你坐上古龙皇的位置,但一口饭还是可以让你吃得饱的。”领衔的三叔一脸同情的说道,眼中也不
  
      无一些得瑟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荀皇叔说的是楚舜臣吧?”古龙俊冷冷说道,,随后看向了我。
  
      我倒也很给面子,毕竟要给他造势,该做的事情可不能少,所以一挥腰间的披风,就把楚舜臣和古龙植放了出来。这一下,所有仙家无不是退了一步,脸上全是惊讶和错愕的表情,可见楚舜臣一个天道境给我拘了魂,咄咄怪事让他们彻底噎住了,更别说还连带古龙植的魂都在,他们
  
      更是连回应都显得苍白无力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你抓了楚道尊和你植皇叔?”眼前的古龙荀手都颤抖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投靠胜屠家来陷害我,真觉得我古龙俊没有帮手了?胜屠家算得什么?今日我就让胜屠家的印记从我古龙家抹去!”古龙俊叉腰大声说道。
  
      而这时候,似乎知道形势有变,好几个挂着胜屠家腰牌的使臣顿时趁着人群不注意,忽然朝着外围逃出,准备一走了之。
  
      我自然不能让他们得逞,昏晓错星辰快速把他们脑袋斩飞,而无限魂披也把他们全都收入囊中!
  
      这一次强势反叛,顿时让所有仙家都震骇得大气不敢喘了。
  
      古龙荀慌了,怒道:“你这小畜生,杀了胜屠家的使臣,是打算陷我们古龙家于万劫不复么!?你知不知道,胜屠家的怒火降下,我们古龙家没有一个能活下来!”
  
      古龙俊听罢,当然也是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毕竟胜屠家常年的压制,早就深入骨髓了,现在斩杀使臣,和宣战无异!
  
      当然,那也是他坐上皇位才作数,但如果他翻盘失败了,那他的几个皇叔,肯定把祸事都栽在他头上的。对于皇位的执着,让古龙俊做出此举后,再度眯起了眼睛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胜屠家又如何?我古龙家比胜屠家要早于奉伺天城!我们古龙家怎样,还用得着他胜屠家指指点点?正是因为有你们这群无能只会听命于胜屠家的人,才让我古龙家的利益不断的送到胜屠家的手中,呵呵,年年岁贡,养肥了胜屠家,对我们古龙家的欺压,也越
  
      来越烈!到了如今,他们甚至连皇储之位都敢于染指!我岂能容忍古龙家的子子孙孙从今开始,皇位都是胜屠家来定?”
  
      这慷慨激昂的陈词,一瞬间就得到了一些人的认同,毕竟他们中也有不少人对胜屠家的贪得无厌感到厌恶的,眼下有这么个皇者来指引他们,他们并不讨厌。
  
      有些人给人奴役,一辈子都忘记了翻身,但有的人哪怕只要有翻盘的可能,就绝不低头!“古龙俊!你莫要以为口舌如簧就能够掩盖你那一身肮脏!你不可能再继承皇位了!就算没有胜屠家,我们所有古龙家的一份子,都不会选你当皇!众叛亲离着,又如何能
  
      够服众?”古龙荀身边的另一个老者站出来,他也是一脸肥胖,甚至比古龙俊的身躯还要庞然许多。“豪皇叔,不知道我身上哪里肮脏了?这肮脏有你们听命胜屠家,用天道石害死我父皇肮脏么?!你们和胜屠家设计杀我父皇,天下岂有你们这种叔叔!?也好,大家免不了怀疑我,都想要看看证据吧?今天我就用摄魂术,让古龙植亲自告诉你们,是谁害死了我父亲,到底是我,还是这几位皇叔!”古龙俊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立即示意
  
      了我一眼。
  
      我当即把古龙植的脑袋按住,随后准备把摄魂术使用出来。“慢着!”结果一声厉喝,让我和古龙俊的目光都转移了过去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