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章:青梅

      李白云脸上写满了感动,说道:“师妹,师弟,你们可知道,这次来助我们,却未必能够回去了……我本已经不想活着回去了,所以才不打算跟你们解释,可没想到却因此
  
      让你们返回……”
  
      浅色元君叹道:“师兄,如今此地空间爆炸,就算是我们,也很清楚会发生什么,所以你也不要再劝我们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师妹,一直以来,我因师兄的事,对你都有着愧疚,但你可知道,我当年和师兄一样情同手足……”李白云摇头,仿佛不愿意回忆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“到底师兄是怎么死的……”浅色元君问道。
  
      这个时候,因为斩杀了九子复制体,所以在他们重生的间隙,我们能够空出时间一边移动,一边往核心飞去。一路上,这里如同末日一般,到处都在剧烈的爆炸,空间爆裂也是没有征兆的,越是往里面,这样的情况就越严重,甚至连李白云,好几次都因为计算不出空间通道出现
  
      的瞬间,而在飞行的途中给出现的裂点直接破腹而出的!
  
      大家身上到处都是伤口,甚至高速移动越是进入其中,越是不可能实现!“当年师兄修炼的功法,本来就凶险无比,而且带着一些潜在的危险在里面,加上随着修为精进,这样的状态也越发的严重,他平素里看着正义凛然,说话总是言之凿凿,其实这时候的状态,却是在梦境之中,而真正的他心思活跃,灵巧而颇有幽默,这你应该是知道的……随后,师父便着我们两师兄弟,一同前往北地,想要请一位擅长理脉的师叔,帮忙参悟这功法该如何引导到正途,可没想到,本来还好好的师兄,在经过我们共同禅悟,决心让他这套功法互相融合,达到无梦的过程中,却发生了一件事情…
  
      …”李白云一边带头飞行,一边描述着。
  
  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……”浅色元君连忙问道,可见对这件事的关切。“那一日,我按照约定的时间,出山去给师父回传讯息,这一走便是三四日,而回来的半路上,师兄却截住了我,说自己修炼的神功已经大成了,可以返回白云仙山了,并且一路将神功展示与我,我看到融合一起的时候,这套神功发挥出了极致的威力,但却因此而性情颇为狂妄,因此便留了个心眼……”李白云叹了口气,随后也不等大家催
  
      促,继续说道:“随后,我谎传师父的命令,让师兄去往一处道友那给师父传消息,自己却返回了之前我们驻扎过的洞府……”
  
      浅色元君和执剑道君听到这,都微微的喘气起来,可见也猜出了会发生什么事。“我发现这里发生过剧烈的打斗,便捏碎玉诀,用能量将乱流重组,衍出当时发生的事情,想要查明真相……”李白云摇了摇头,随后又道:“却没想到,师兄根本没有受我
  
      诓骗,而是尾随我返回了洞府之中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……师兄……”浅色元君脸色微变。“他劝我不要再查下去,并跟我道歉,说一切都是他当时神功大成前的一次天坎,必须要跨过去,而且当时他是在梦境之中,故而不是真正的自己,并且事已至此,再挽回
  
      都没有用了,让我当成是一件意外处理便是……”李白云叹息道。
  
  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师兄,是不是大师兄杀了那位师叔……”师弟说道,就连浅色元君,此刻也一脸的怅然,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问下去。李白云看了一眼浅色元君,叹道:“当时我没有听他的话,而是继续用玉诀衍化曾经发生过的一切,看到自己所作所为即将暴露,师兄便恼羞成怒,要将我杀死,你们知道
  
      ,那时候我和师兄的实力,应在伯仲之间……师兄神功大成后,自然觉得能够远胜于我……只不过,师兄却不知道,我其实主修的神功,并非是宙元剑道,而是分形术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那玉诀演算出的是什么?”浅色元君叹息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录入玉诀一段……剩下的,却因师兄破坏了洞府,再无痕迹了。”李白云拿出了一枚玉诀,随后递送到了浅色元君那边。
  
      浅色元君看着这枚玉诀,想要立即启动它,但李白云却摇头说道:“师妹,你还是不要开启它的好,这对你并不是件好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与我有关?”浅色元君诧异道。“对,当时师父已经许你们你们婚事,说是你们大婚后,就让师兄登上掌门之位的……可……变成这样,难道你不觉得里面也同样有师父的首肯么?”李白云叹了一声,随后说道:“所以,还是别看了,师兄把玉诀给你,你是想要你知道,师兄并没有说谎,而此玉诀师父也看过了,所以他同意了我的说法,将师兄之死,定为是外出意外陨落。
  
      ”
  
      “师兄!”浅色元君犹豫了,但很快咬牙说道:“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,此事对我的改变如此巨大,我一定要看!”李白云怔了下,最后凝眉点头,而浅色元君立即启动了玉诀,却发现是一男子正在强行的对一位妙龄少女进行欺辱,女子激烈的反抗着,声嘶力竭,但那男子却状若疯狂
  
      ,不管不顾,全无半点怜香惜玉。“师兄在神功突破最为关键的时刻,对那位师叔的女儿进行了……采补……让他梦境中获得了突破的力量,而后,在那位师叔和师叔母赶来的时候,师兄醒了过来,为了防止事情暴露,将那位师叔也给杀死了,至于那位师叔母……也没能逃过一劫……你知道么,那时候他醒了还是这样……我又如何能够当作是意外?即便是我们白云剑宗规矩
  
      再宽松,却也没有原谅这条的道理。”李白云叹道。
  
      浅色元君听罢,浑身都抖了起来,说道: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不和我说实话……为什么……”“当时你年纪尚轻,又与师兄青梅竹马,情意绵绵,我们又怎么能将这事实话实说?况且这事还通知了师父的好些道友,若是说出此事,你这辈子还能够见人么?故而师父
  
      与我商量,将此事当作意外来告知你,直至师父临终,都嘱托我保护师兄的名声……”李白云叹了口气。“想不到……竟是这样……我却一直在怀疑……一直在等……”浅色元君似乎想要落泪,可最后,一滴眼泪都没有,真不知道是欲哭无泪,还是她随着年纪增长,对于情感早
  
      已看透了。“唉……漫长百千年,何样事情不遇过……师妹,你也不要再纠结于此事了,若是心中对大师兄还有感情,也早些忘怀了吧,而说起忘掉一段感情,无疑展开另一端感情是最好的的抉择,师妹你长相清丽,风华正茂,正应该再有一段情缘……”李白云一边说着,一边看向了我,说道:“夏小兄弟虽然与我们不是同一时代的人,人品却端正持重
  
      ,实力更不用说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闭嘴!”浅色元君一听这话,顿时炸毛了,噌的一下拔出了剑,指着李白云:“刚刚正经起来,又开始犯浑了?”
  
      李白云连忙掩嘴,一副少年郎做错事的表情,支吾道:“不说了,不说了,我便是觉得于夏小兄弟有缘罢了,师妹不喜欢变算了,我也就是说说……”执剑道君刚刚大笑起来,看到师兄吃瘪,笑声也跟着戛然而止,只能尴尬的问道:“师兄,那我的事……你要不现在也干脆说说?”
  
      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