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一百四十章:角度
“有道理,不过要是有全本的法术就好了,我看着一头雾水,可能是不擅长空间法术之故。”神近昭苦笑摇头。
  
  “贪多嚼不烂,天城的法术多得你一辈子都学不完,还是先把自己能吃的消化掉,再说其他吧。”香菱说道。
  
  “没有找到叶老太留下的遗书亦或者日记什么的么?”我问道。
  
  叶仙鸢摇了摇头,显然也十分的失望,九方素想了想,说道:“何不从这些宝物里面找找?没准某些看似不重要的宝物里,会存留一些踪迹呢?”
  
  “好主意,我们大家一起找找,顺便当是收拾一番吧。”神近昭举手赞同,虽然宝物堆积如山,不过大家动用法术收拾,倒也不会耗太多的时间。
  
  得到了叶仙鸢的赞同后,大家也一起帮忙,将一件件的宝物一一过手,开始搜寻可能有叶老太遗留记忆,亦或者别的什么东西。
  
  果然,不出一刻钟的时间,香菱率先拿出了一套看起来像是把玉诀扎成窜的零散宝物,并且读取里面的内容后,将其中一片取了出来:“我想,我应该是找到了。”大家顿时围了过来,我接过来看了一眼,发现这堆成串玉诀都很是老旧了,可能是叶老太用来记录功法和重要备注的东西,毕竟仙家的识海庞大,即便是过目不忘,却也
  
  不是影响不了记忆慢慢碎片化。
  
  好比斗法的时候中了敌人的法术,也可能记忆的某个角落会出问题也说不定,因此一些重要的备注记下来并不奇怪。
  
  我并没有读取里面的信息,而是转交给了叶仙鸢。而大家都寻找了好一会,当然都心下好奇的看着香菱,香菱倒也没有隐瞒,说道:“其他的玉诀,都是一些罕见上古功法的残部摘要,可惜因为来源和首尾都没有了,所以看进去让人一头雾水,完全没有任何意义,叶老太可能也因为弃之可惜食之无味,将它们记录到了玉诀之中,静待收集完全,而剩下几片,则是多年来的大事记录,好比在擎天山的见闻,好比得到的宝物单子记录等,最重要的一片,则是近几年开始停止更新的,应该是她服食天道散后,性情逐渐功利,觉得再也不需要记这些无用之物,
  
  故而停止了下来。”“幸好还有当年的记载。”我平静说道,而叶仙鸢将玉诀读取完后,眼泪再一次嗖嗖落下,我看向了香菱,她说道:“里面记载的,是当时叶老太刚从一只洪荒巨兽的背部发
  
  现了孩子,随后将其拾回,并在这擎天山中将其养育的一些琐碎事情,不过可见叶老太当年也对孩子相当怜爱的,又因为无人分享这段快乐,故而记忆入玉诀一二。”
  
  “一个人游走擎天山,孤寂了数千年,偶得一孩子,自然是喜不自禁,不过这孩子又怎么会在洪荒巨兽背后?师姐,可有什么记载吗?”九方素问道。香菱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擎天山区域辽阔,又是北地一条南北通的近道,若是化仙者之地的仙家不知北地擎天山区域危险,而又要往边域极北而行,很大概率会路过这里;而这孩子的父母,很可能是带着孩子举家迁移北地,亦或者往圣地而去的时候在擎天山遇袭,眼看自己无能为力,就将这孩子放于洪荒巨兽背部,断然也是有可能的;
  
  毕竟一些洪荒巨兽身上,常常寄生一些力量不显的灵兽,对它们不会造成威胁,甚至互利互惠,也不至于全都灭杀,把孩子放在上面,也算是无奈至极时的办法了。”
  
  龙丘佑看着叶仙鸢,摇头苦笑:“与我和哥哥小时候际遇,何等相似……”
  
  众弟子都是唏嘘造化,而九方素又问道:“师姐,那可有叶姑娘的一些身份特征?比如襁褓上留有的徽记什么的。”
  
  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毕竟当时的情况,只有叶老太清楚。”香菱苦笑道。
  
  “再细细筛选一番,疑似能够找到身份特征的东西,都留存一处,方便日后寻亲吧。”我说道,弟子们都应允,随后又开始搜寻起来。
  
  结果大家并没有再找到相关孩子的遗留物,或许这叶老太也有私心,觉得孩子既然跟了她,就要抛弃一切了吧,将过去毁了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“或许有亲人还遗留在世间也说不定,出了这里,不若拜入我们天城,一边学艺,一边寻访亲人,或是不错的精神寄托,找到自然好,找不到也算是尽力了。”神近昭提议
  
  道。
  
  一边哭着的叶仙鸢也愣住了,想了想点头,说道:“好……”
  
  “嗯,我们天城的学究众多,到时候你想要拜谁,我便举荐你去。”神近昭笑道,叶仙鸢看着我,说道:“我想拜他为师,不知道可否?”“呵呵,之前让你拜师父为师,你却还不答应,现下想拜却也不好拜了。”少梓摆手帮我拒绝了,叶仙鸢毕竟接触的人不多,礼数只在典籍中学来,不可能如其他弟子般圆
  
  滑,故而表现还是接近天性,想到什么就做什么。
  
  我当然也不会去怪罪她,反倒喜欢这样的孩子。
  
  “那可怎么办?”叶仙鸢诧异之极。少梓说道:“呵呵,想要入师父门墙,这世间用凤毛麟角来形容都不够,当然,成为师父的亲传弟子,好处光是给你说出来,三天三夜都说不完,所以,你真想要当师父的
  
  弟子,我且考验一番你的心性,比如先做个天城记名弟子,过了重重考验,入了师父的法眼,才能再有机会,亦或者,随便找个天城学究拜入门下便是。”
  
  “啊?这前后岂非天壤之别?”叶仙鸢感到一丝不可思议,却没有表现出太过失望,说明对于这拜师,她还不是特别的理解。
  
  “正是,进退有度,我们师门这一度特别陡峭。”神近昭连忙帮腔道,
  
  “啊?”叶仙鸢一脸懵圈,香菱则看向了少梓,想要帮腔说点什么,结果少梓直接伸出手掌将她的嘴堵住了。
  
  “啊什么啊?你就说你愿不愿意从天城记名弟子开始做起?若是没有这决心,那就随便找人投靠算了。”少梓虎着脸说道。
  
  “我愿意接受考验。”叶仙鸢并没有找诸多理由,可见毅力和心性是很不错的。我摇摇头,少梓的决定固然带着一些考验在里面,但未免又太过苛刻,对于一个心灵干净的孩子,这样的考验一时来得太过激烈,转折会让一个人生出竞争,心中也会带上功利色彩,所以看向了龙丘佑,说道:“这孩子就交给你了,虽然为天城记名弟子,但毕竟出身于此地,不通天城事物,你作为引导,需得多加留心,也是为师交托你的
  
  一件大事,当然,帮助仅限于建议,却不得过多介入其中。”
  
  “师父……徒儿……”龙丘佑愣了一下,但很快只能点头答应。
  
  我当然知道他心中想什么,不过这叶仙鸢与他的过去遭遇却有相似之处。
  
  龙丘佑虽然不是从尸山血海中出来,但在懂事起,就几乎是踏着同门长辈的失败而一步步走出来的,他当然会为了叶仙鸢着想。
  
  当然,最关键的一点是,龙丘佑在失去了先天觉醒后,心门难免上了一道枷锁,现在却是让他解开心门的时候,若是郁结太久,对他不会是好事。而叶仙鸢的出现,正如他再重新走一遍自己的奋斗史,只不过是换另一个方式和角度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