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一百七十六章:名单

  比赛很快就开始了,作为纯粹的剑仙,当然没有之前张亦然和叶仙鸢那一队的花招,一出场,双方直接就对撞在一起,六个人的剑法果然或是炫丽,或者是霸道,打得是难分难解,几乎都是一对一的进行生死缠斗!
  我坐在场外,甚至都能够感受到里面的热血沸腾,剑法的对轰可谓是一道接着一道,简短的剑歌也没有丝毫的犹豫,快速而准确的刺刀见红!
  “确实很精彩。”我忍不住叫好。
  新垣影答道:“正是,或许是夏大哥你坐在这里,比赛的双方才如此的拼命呢,要知道,这天之境的队伍,可是原仙者队伍的独苗了,连道盟都给天城队伍坑输了,他们承继的就是原仙者的所有压力,哪能不拼命?更别说南地的仙家了,他们出身资源匮乏,这次来天城也是抱着必胜的信念。”
  我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一派的弟子,可是有什么来头?”
  “刚才在夏大哥你接见其他客人的时候,我去做了下功课,怕是你也想不到,这些到底是从何处来的。”新垣影故意吊胃口道。
  我看了这么久,又岂会没有半点的苗头?所以很快说道:“似乎有点师父所用的古剑法影子,但又不是很像,典籍上也有其中一些剑法招数的记载,可又颇为杂乱,和这些古籍上的又有所不同,但系出旧天之境,恐怕也可以算着实了吧?”
  新垣影听我这么一说,顿时愣了下,随后喜不自禁的说道:“夏大哥果然是慧眼如炬,正是当年旧天之境时候,被发配南部的遗仙,也有不少是当年逃亡那边的仙家,不过我们官方来说,就是旧天之境当年的残部吧!”
  “竟是天之境的残部?怪不得了,虽然没有道盟的剑法正宗,却又深得一些精妙,又汇聚了其他势力的一些优势……不过能够传承到这程度,确实了得了。”我由衷欣慰,想不到除了留仙派外,居然南地还有如此门派残留。
  “正是如此,他们门派叫做天境门,现在想想,确实有怀念旧天之境的意思。”新垣影笑道。
  “天境门和天之境的比赛,那岂不是新旧交战?呵呵,这一场倒是有趣了。”我笑道,天之境这些年也并非青黄不接,看着现在三个弟子的表现,和对方是势均力敌,差距是在配合上可能还生疏一些,并没有对方系出一个门派配合那么好。
  不过新天之境的剑法是经得起推敲的,除了我这一代的传承外,还有少梓那一代的延续,更有李古仙那样的高人点化过,没有理由比以前弱小。
  当然,也不能说天境门太过陈旧,他们的剑法也早就不是当年旧天之境的剑法了,已经衍生出了更多的新意,毕竟经历的何止是两千年的岁月,这些古传承能够遗留到现在,早就是凤毛麟角了,更多的是每一段历史的拆拆合合后,重铸出的一把更新锐的‘剑’。
  “我们的弟子也不弱,这几位弟子,去白云剑宗的位置,已经囊括了他们进去了,虽然未去取经而来,但却得到过天之境的名家指点呢。”新垣影笑道。
  白云仙山现在已经是天城重点扶持的隐世门派了,现在交流的时间成了三年一次了,而无论是天城的弟子,原仙者的弟子,都是来者不拒的,只不过数量仍然能去的鲜少,毕竟白云剑宗的弟子其实来去也就那些。
  “原来如此,这天境门,在南地很有名么?”我连忙问道。
  “当然有名,在南地历史潮流中浮浮沉沉,虽然每个年代有弱有强,可也是底蕴醇厚,极具考验。”新垣影笑道。
  我们说话之间,双方你来我往,打得确实激烈无比,队长战更是可圈可点,甚至这天之境的队长,竟还有我的一些影子,一看就知道是我的弟子门生传承,而这样的资质,其实也是够得上叶仙鸢那个档次了。
  不过,这次天境门的弟子虽然稍弱一些,不过配合方面却远比一男两女的天之境要熟练许多,而且他们的队友平均能力也更胜天之境,天之境更像是一枝独秀的队伍。
  而随着比赛持续下去,这样的弱点暴露得越多,这队长在缠斗对方的同时,还要顾及自己队友的情况,因此独斗的局面也很快给破解,让他分神的一瞬出现后,接下来的局势,自然是往天境门那边倒去。
  “骆寒接下来,或许要麻烦了。”我笑了笑。
  “嗯,队长优于队员,碰上这样的队伍,不救场恐怕也不行了。”新垣影也可惜的说道。
  剑仙队伍的碰撞,配合虽然重要,但影响结局的,却是最弱的那一环,如果最弱的那一环没能撑住,到时候成为数量压制,败下阵来一点都不奇怪。
  比赛场的血条虽然以缓慢的速度下降,不过明眼人都看出来了,除了队长骆寒外,其他两道血条已经快要到濒危的状态了,而对手除了队长和骆寒比少了点,其他的两位队员竟还各有五分之一,再这么打下去,最后是三打二,三打一的格局!
  果然,随着骆寒的队友,一位女仙率先出局,另一位立即遭到了二打一的局面,很快也跟着出局了。
  骆寒面对三个打一个的局面,又是配合强大的对手,自然是不敌败退了,不过临了出局,还拉上了对方的队长,确实是够勇猛的,他的剑法灵动中不乏凶悍,已经引起了我的留意。
  “好可惜,输了……唉,我今天可是要赔光天道石了。”新垣影一脸苦涩的说道。
  “你怎么还真玩上博彩了?”我诧异的看着新垣影,她吐了吐舌头,说道:“就赌了一块,我看少梓姐姐她们也有玩嘛,若是不玩,岂不是和她们没了话题?”
  “也是,这少梓,简直是太过顽劣了。”我苦笑道,这也是难以避免的,新垣影毕竟要做我的耳目,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要探取就能够获得的,若是没点交情,就是在女子军团,也很难相处,因为里面派别都分成了好几派,只是平日里能够自己解决,在我面前和和气气罢了,君王的背后,一样是暗潮汹涌,哪个朝代平静过?
  “嘿嘿,我倒是觉得很好玩。”新垣影笑道,但很快又担心起来:“不过,这天之境居然止步四强,实在是太可惜了,上一届也是输,只不过情有可原,毕竟少梓师姐在那儿把关。”
  “呵呵,总不能都是自己的赢,这次并非爆冷,团队战就是这么残酷,强弱对决,也很有讲究。”我笑了笑,随后指了指天之境的队长,说道:“虽然可惜,不过倒也不觉得意外,倒是这叫骆寒的孩子,还是不错的,算是难得的人才了。”
  “那让他们来见一见夏大哥?”新垣影问道。
  “不用了,让他们先在失败中调整心情吧,若是败了却遇喜,失败的意义就没那么大了,以后再说吧。”我笑道,当然也不是要收弟子,只不过是要提点一下后辈而已。
  “对了,夏大哥,宴会的参与名单,我已经整理出来了,少梓师姐也很高兴当主持,已经去了您的书房那边了。”新垣影拿出了一块玉牌,贴了一下额头后递给了我。
  我接了过来,读取了名单后,就打算就此回去,结果老界守又拉住了我,说是还有一大堆的各地官员,各家族的族长要求见我,我无奈之下,又给耽搁了时间,心中暗自决定就是决赛也不敢看了。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