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一百七十七章:对头

  天城里我自己的独处书房界面里,会客厅还是相当巨大的,举办一个上百仙家齐聚的宴会,完全足够,而我刚刚踏入这大殿,就发现这里已经是少梓的主场了,她坐在我位置的一旁,拿起酒盏在那儿说话,丝毫就是一副大姐的模样。
  我和新垣影来晚,为了不影响大家喝酒,当然是屏蔽了气息,悄然的进了界面,所以他们就算在外面界坞布置了探子,也给我直接让闭嘴了,所以我们进来的时候,能够看到他们同辈最本真的表现。
  “师父!?”结果我刚进门打算给他们个惊喜,少梓嗖一下就站了起来,比谁都警觉的发现我来了。
  “呵呵,光是听到脚步落地的声音,就能猜到我来了?”我忍不住笑了起来,少梓略有酒意,脸上显得红扑扑的,看着行礼完,又瞄了一眼新垣影,新垣影连忙低头拱手回礼。
  我侧面看到她的表情略微尴尬,这一细想,顿时明白了。
  新垣影对少梓而言是同辈,胡清雅却跟我是同辈,她来当管事,少梓无话可说,可她因为太过忙碌而请辞了我的管事之职,却让新垣影趁虚而入,少梓当然有很大的不满了,这也是我这些年混在一群女子身边,才本能衍生的对危险感应。
  这背后,玄机还是相当多的。
  回答完了我的话,请我坐下后,看着新垣影站在我身后,少梓笑嘻嘻的说道:“师父来了,影妹妹也不知会一声。”
  “我……”新垣影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我笑道:“是我让他们不许说的,倒是你,别喝太多了,一会我不知道该如何将你送回。”
  “今日不醉不归,若是真醉得动不了,便睡师父这里了!”少梓带着小脾气说道,这意思也很明白:这么快就护着新垣影了,本大弟子现在很不满!
  新垣影也不太敢说话了,这少梓今天是喝了点酒了,而且她的身份非常特殊,二代弟子里,她就是山大王了,其他的弟子仰望项背都来不及,更有甚者畏之如虎,毕竟少梓整起人来,不用杀你却比杀了你还难受。
  我知道这小霸王看似和和气气,高高兴兴,实际上已经是枪要走火的状态了,也是无语之极,要知道真惹急了,请我逐出师门这种话,她也是说的出来的,所以我说不头痛是假的。
  捏了捏眉心,我说道:“随你吧,莫要第二天难受。”
  少梓一听,顿时喜上眉梢,悄声问道:“师父,您老人家说的是真的?”
  香菱在一旁噗哧一声没忍住笑出来,说道:“师父这里客房也不是没有,别说大师姐你能睡了,影儿师妹今夜开始,师父在和不在,以后都是要睡这儿的。”
  听到香菱这一点火,刚刚心情大好的少梓顿时眼睛里都冒出了火星。
  我瞪了香菱一眼,打算传音训斥两句,不过乍一想,她和少梓明斗暗争,其实这新垣影一进来,那她们就穿同一条裤子了,我这一训斥,她也要炸膛,到时候可就是明面上又多了个敌人了。
  新垣影这下是真的危险了。
  “这里是清修领悟,冥思神想之地,谁来住不行?我常不在天城,你们两个都来常住吧,免得这里冷清下来,没有人气,当然,我门下弟子,都可以来这里常住,近昭、佑儿、青竹、千彩也是,若是能够领悟出好的剑法剑歌,为师却是很高兴的。”我当然不是吃素的,一个弟子都治不了,还等着她飞上天?
  “好吧,师父这话我喜欢。”香菱给我挫败了阴谋,顿时是气息一萎,而新垣影对我这话简直是感谢之极,脸上的难色顿时缓和了不少。
  坐在前排的弟子们当然是笑吟吟的,他们和少梓接触得太多了,早就习惯大师姐的‘阴谋、阳谋’了,只要自己不主动踏进来,就不会出事,所以神近昭和龙丘佑他们的求生欲还是很顽强的。
  不过叶仙鸢这小雏鸟却不懂这个,连忙问道:“师父……近昭师兄和佑师兄都说,我这次比赛师父看到了,一定很喜欢的,那我能不能也来这常住呢?我现在住的华云山可冷清了……”
  我捏了捏眉心,暗道你这是刀山火海不去,专往少梓的枪口上撞呀。
  “这么快就嫌弃华云山冷清了?你现在的授业恩师,难道就没管你吃住么?”少梓果然有些责备的问起来,她问得也确实不错,这显然是有些忘恩负义了。
  “可……可我没有授业恩师呀……华云山那儿,我独处一个山顶房间,就是有人来,可都是送我东西,和我闲说话,却没有人教我任何法术……我想问他们学,可他们也不敢教,后来佑师兄说,他们不敢教我是因为我是师父的弟子,要教坏了可怎么办呢?所以每次佑师兄和其他的师兄、师姐一走,华云山上也就只有我一个人了……”叶仙鸢怯生生的解释道。
  少梓愣了下,顿时说不出话来,我看向了少梓,皱眉说道:“你一次都没有去看过自己的小师妹?”
  “我……”少梓这下也有些尴尬了,香菱一看风头不对,连忙解释道:“少梓师姐诸事缠身,自师父回来后,一直就处理落下的工作,几乎是想离开办公点都难呢……”
  我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训话的时候,这么多的弟子,都是少梓那一辈的晚辈居多,虽然都看着大殿内大家轮番才艺表演,但也在注意我们这边说话呢,要是真这个时候训斥弟子,少梓的颜面无存,以后如何立威?
  “嗯,这考验,是为师疏忽了,却没想到为师的影响会对你造成不便。”我苦笑道,龙丘佑连忙说道:“师父,这不是您的疏忽,是弟子未能对大家隐瞒,毕竟一个无极境的弟子……能教的起她的,您知道都是天道境的同道了,他们想要知道师妹的身份,真的是太容易了……”
  “罢了,现在这种既成事实,就不说了,今天理应是开开心心,快快乐乐的,你们这几个,今晚为师不会限制你们多喝便是。”我苦笑道,随后举起了酒杯,和底下上百的各地精锐弟子共饮起来。
  这下面前面几排我都熟的不行了,除了天城的弟子外,截教、道盟、星界的弟子们都来了,比如夏瑞泽的弟子等,都早有渊源,剩下的时间里,他们不是说起自己师父的交代,就是师父的嘱托的话,我当然也让他们回去替我问好,也约定了接下来和他们师父的宴会云云。
  而宴会之中,其他的弟子对今天的比赛似乎都猜到了结果,就是明天的比赛,似乎都有了自己的见解,不过反而讨论激烈的似乎不是团队战,而是个人赛。
  “这个人赛,有那么好看么?往年不都是比团队战要冷清些?这奖品也是……”我沉吟道。
  “是呀,自少梓师姐那一代,个人赛就没什么悬念了,可明天的冠军赛,可不一样,那两位都是各有各的厉害,听说还是一对情侣呢!”神近昭连忙凑上来说道。
  我诧异问道:“那为何又不参加团体战?”
  “啊……这个,弟子就是听说了的,没准吵架了?”神近昭吐了吐舌头,龙丘佑说道:“近昭师兄有所不知,他们并非是情侣,却是死对头……”
  “怎么可能?近昭说是情侣都有些荒谬了,你居然死对头这种消息都出来了?”香菱诧异道。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