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一百七十九章:当年
“为何独提骆寒,对方的情况如何?在原仙者三代弟子里,骆寒单打独斗也算是出类拔萃了,在场的诸位确实有不少能有各自的本事击败他,但毕竟都算是少数,骆寒都要
  
  给打得快兵解,对方肯定也好不到哪。”同样坐在前排的左丘寒连忙问道。
  
  神近昭看了他一眼,摇了摇头,说道:“没有半点还手之力,对方一点伤都没有,听说是单方面压制的。”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,我如果和这骆寒打,估计百招内能赢他一招,这个人赛的冠亚军,怎么可能这么厉害?”左丘寒说罢,把目光看向了少梓。毕竟是夏瑞泽的大弟子,剑
  
  法根基当然不错,虽然我的弟子们全都能够在斗剑中轻松击败他,可他和他师父一样,擅谋第一,剑才是第二。
  
  “左丘师弟,你看我干什么?”少梓嘴角掠起一抹笑容,当然是看穿了这左丘寒想说什么。
  
  “令狐师姐,这骆寒当年可是得过你指点的弟子,你不觉得这样的结果,很古怪么?”左丘寒有些关切的问道。
  
  少梓轻哼一声,说道:“受过我指点的弟子多了去了,我道场都有剑仙十数,是不是他们败了我都要关切古怪一下?”“那倒也不是……只不过一个如此优秀的弟子,却给一个散仙击溃,我心中疑惑,对方是不是耍了什么阴谋诡计而已。”左丘寒尴尬说道,想在少梓那儿占点便宜,他也不得
  
  不小心翼翼,生怕翻车。
  
  少梓仿佛懒得理会他,这一句直接就不接了,仿佛会拉低智商下限似的,弄得左丘寒想生事都不行了。
  
  我笑道:“一个散仙,居然有这么厉害的剑法,这说明九重天人才济济,总有我们天城没有关注到的地方,就是不知道,骆寒是约战了男的那位呢,还是女的那位?”
  
  “男的那位,似乎看完了骆寒那场比赛后,专门去和骆寒说话的,可不知道说了什么,才弄得骆寒大怒约战。”神近昭当然是偏向了自己这一边的人。香菱知道神近昭护短,说道:“你确定对方去不是提点骆寒,或者点出骆寒不足,反而惹来事端?毕竟输了迁怒别人的这类事情比比皆是,若是没有海纳百川,扬长避短的
  
  气量,又怎么能算作是我天一道的弟子?”
  
  神近昭听罢,顿时一个激灵,说道:“二师姐,我要不亲自去详细问问情况?”“嗯,快去快回,事关明日决赛,此事需谨慎处理,就算是行止不端,也得权衡明日比赛召开的影响。”香菱说道,神近昭应是就打算前往,但香菱却还不放心,看了一眼
  
  龙丘佑,说道:“师弟你也去。”
  
  龙丘佑点头,立即跟随前往,大家给这段奇怪的插曲搅得是心中发痒,当然各种渠道的消息乱飞,接下来的酒会,大部分都八卦起这件事来。我却没有纠缠这件事,看向了新垣影,示意我要闪人了,毕竟这年轻人的宴会,我这身份自然不会到宴会结束才走,趁着大家还没喝醉离开才是正经,至于之前那套不醉
  
  不归的虚言,实际上也只是客套话罢了。新垣影很快就以公事为由,让诸位继续饮酒,而跟着我就此离去,至于少梓和香菱,当然要主持这个宴会直到结束,当然,神近昭的消息,会很快回馈给我,当然,小辈
  
  之间的打闹若是简单粗暴的按流程处理,明天大家买了票看不到比赛,是要骂娘,所以如果情有可原,当然得特事特办。
  
  回到了仿制天之境几乎原封不动建造的书房,这里的景色非常的优美,外面的月光洒落在露台上,露台下则是一汪池水,游鱼生趣,荷花绽放,十分的漂亮。
  
  坐在了露台的棋盘边上,我拿起了茶盏浅浅品味一番,确实感到酒意散去了不少。
  
  然而,新垣影却并未离开,反而是直接跪坐到我身后,伸出手替我按压了下后背:“夏大哥,烈酒上头,我还是给你解解乏吧。”
  
  感觉纤指隔着衣服透入肌肤,我不禁感到一阵酥麻,连忙说道:“不用了,今夜也辛苦你了,先回去休息吧,我在这里坐一会,还得看下呈上来的一些解决不了的事。”
  
  新垣影却嗤的笑出声来,说道:“夏大哥该不会是给我吓到了吧?”“这倒是不会……”我苦笑道,其实是真给吓到了,只是我不说,看她仍要继续,我说道:“影儿呀,到了没人的时候,你还是别叫我大哥了,要觉得不好意思,叫我师伯也
  
  是好的,而且你也不要做到这个程度,你只要负责将自己的事情做好就是了,至于解乏、按摩什么的,让纸仆来做就好。”
  
  “纸仆冷冰冰的,让她们来按摩多瘆人,还是让影儿来吧,我乐意这样。”新垣影有些不怀好意的笑着,至于那大哥和师伯的称呼,是决口不提了。
  
  我心下摇头,酒醉人心,酒意上来了,又有美人在侧,即便是难以消受,内心也是蠢蠢欲动的,更何况又是如此温柔贤淑,解语花似的的女子?而很快,稍重的鼻息就从我颈项那掠过,让我浑身都仿佛激灵了下,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身体变化,新垣影笑道:“你的身体太过紧绷了,就不能放松点么?要再这样,影
  
  儿的手指可就像是按在石头上似的了。”
  
  我只能是苦笑不已,虽然尽量不想往别的地方去想,不过给她在后背从上到下的按压,确实让人身体感到无比的舒适,而她的力道恰到好处,也绝非什么纸仆可比。
  
  她身上有着淡淡的清香,在夜晚无风的环境里,整个房间都充斥了少女独有的淡雅韵味,的确能够让人气息为之沉重起来。“当年若是天一道寻的九重天通道稍有差池,却可能和你们这几个孩子失之交臂了,而你们或许也会在那儿过着安稳的日子,真不知道现在的命运,是好是坏?”我忽然的
  
  说道。“影儿不是孩子了。”新垣影忽然的说道,随后身体往我的后背前倾,这让我表情为之一凝,立即往前方探了下身子,故作将茶杯拿起,随后侧身看向了鱼池方向,心中暗
  
  道这要是晚一点,怕真的太尴尬了。
  
  新垣影今天是一身素雅的连衣裙,在夜光下清丽动人,她的身材偏瘦却匀称,搭上那国色天香的容貌,就算再铁石心肠的男子,都会动心三分。
  
  “呵呵,还不是孩子?想起来,当年神近昭追着你一起到了天之境,最后入了我门下,或许是受到你故意先入你师父门下的刺激……”我只能是故意岔开话题。
  
  “他才是孩子,我却不是。”新垣影这下已经是感觉我在故意破坏气氛了,我当然知道她有些小脾气了,不过除了这样,我也想不到其他的办法去拒绝她。“接下来,你是不是还打算要说我们当年与我们三个人相遇之事?”新垣影看我不说话,反倒是先点出了我想说什么来,毕竟我对他们之间的了解,其实真的不多,她这么
  
  聪慧的女子,当然很轻易就能够想到。我当然知道她的意思,苦笑摇了摇头,说道:“影儿,我并非你心目中的良配,天下之大,比我性情还好,模样更俊之人,比比皆是,你现在看到的我,或许是你所喜欢的
  
  ,但你看得久了,自会觉得和自己想象有所诧异,所以……”“唔……”然而我这话没说完,她的嘴唇已经把我的嘴彻底的堵住了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