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一百八十一章:面壁
    “是,少梓姐姐,我一定会好生磨练棋艺,不再添麻烦了。”新垣影知道自己小算盘已经是瞒不住,认栽得是很老实,也让少梓不好再去过分责备。
  
      我也说道:“行了,这件事就不深谈了,说说这骆寒和殷化一的事情,两个孩子为何会性命相搏?”
  
      香霖很快说道:“骆寒的半决赛打完刚出赛场,心情正郁闷的很,一路低声训责两个女师妹今日心不在焉,比赛忙中出错,结果正撞上了看完比赛的殷化一,殷化一似正好路过,听到了他的话,看不过眼就直言是他剑法实在太差,若是想以后能赢,还可教他几招,骆寒也知道对方是进入了个人战决赛的殷化一,便觉得这是挑衅,故而就急眼了,双方最后约战,然后接下来就是师父你听到的剧情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本来就是分内可以解决的事情,最后却成了外部矛盾了,这两人的心胸皆为狭窄,竟无容别人之心。”我摇摇头,但很快说道:“骆寒心情不好,情由可恕,但不鼓励队友备战季军赛,却先责己方队友,丝毫没有团队领袖意识,实在令人失望,而殷化一好心办坏事,本来还情有可原,却重伤要备赛的道友,令人可恶,两人都不可不罚!”
  
      “正是,可这殷化一不是我们天城仙家,甚至连化外之地都管不了他,但若是取消比赛,恐怕会引来非议。”龙丘佑连忙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是呀,天下仙家,这次都有些大开眼界了,我们天城的天之境和天一界居然都没有打入决赛,简直是爆了大冷门。”神近昭考虑的是自家实力的问题。
  
      “骆寒的问题好解决,我们恩威并施便是,一边是给他治好伤势,让他季军赛继续上场,一边则给他定个面壁思过三年的惩戒,严以律己便是,可如果取消殷化一的比赛,怕是要出问题,但不取消,又该如何惩处?”香菱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嗯,不受约束,不代表不能治罪,赛前就给他两个选择,要么继续参赛下去,但奖励绝无,要么就此弃权,季军赛先行,胜者进入决赛替代他。”少梓很快拿出了主意。
  
      “没有奖励?”神近昭吃了一惊,少梓点头说道:“不错,重伤备战者,取消资格都足够了,不取消资格也是给他保留颜面,免得说我们天城太过苛刻,当然,让他参加比赛,也能够让所有人闭嘴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没有奖励,他会参加么?”龙丘佑苦笑道,但香菱却持反对意见,说道:“我觉得他会参加,九重天最顶级的大赛,能够进入决赛都是凤毛麟角,这荣耀比宝物都重三分了,况且能够进入决赛,你觉得会缺一件趁手神兵利器么?”
  
      “说的也是,团队赛奖励是先天星域宝具,而个人赛则是一件先天宝物,差距不仅仅是一个档次。”龙丘佑苦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次的先天宝物是什么?”我有些好奇的问道,毕竟我自己手中都不是先天宝物。
  
      “夺天飞梭,一枚先天细瘦菱形的奇石,可成飞梭武器,坚不可摧,可轻松破坏对手的任何兵器、宝物,也听说可炼成小型的飞剑什么的,不过因为打磨功夫需要积年累月,韩师娘就放弃了,说才不会为了这东西浪费时间。”龙丘佑回答。
  
      “可轻松破坏对手兵器?包括剑器?”叶仙鸢连忙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是自然,要不然又怎么叫先天宝物呢?不过因为难以炼化成真正的法宝宝具,也唯有作为对一定小范围攻击的用途,与我们而言,算是鸡肋,但却也不好舍弃。”龙丘佑解释道,对叶仙鸢,他还是相当关心的。
  
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可也很厉害对不对?师兄。”叶仙鸢问题不少,但质量上就没什么可说的了。
  
      龙丘佑怕她继续没完没了,只能是点头断掉问题。
  
      “取消宝物还不行,还得让他赔偿丹药费,否则外界岂非觉得挑战天之境毫无代价可言?”少梓蹙眉说道,对自己指点过的弟子,好歹也是有点因果关系,怎么可能任人宰割而不动声色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也好,也试试这殷化一到底有多重视下一场比赛吧,我打听他们的过往的时候,恰巧听到了个消息,这殷化一和姒娘,并非是情侣,而俱是化外之地出身,这殷化一来自于北地,姒娘来自于东方,两人似乎互为对手,而且姒娘的剑法当然更胜一筹,因此可能就催生出了殷化一的爱慕之心,这不是,听说姒娘会来天城参赛,这殷化一最近忽然得了什么传承,竟一鸣惊人的在化外之地打败了各路仙家,就一路追过来了,这段时间里,可没少闹出事情来,嘿嘿,师父,这姒娘闯入了半决赛,你说他可能不参加决赛么?正是为了要在决赛中,打败心爱之人,最后抱得美人归呀!”神近昭笑呵呵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可真八卦!”九方素有些不满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看到自己的爱妻斥责,神近昭刚刚扬起的笑容,瞬间收敛了,说道:“我就是顺路听来的,这不是告诉师父么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师父,我觉得近昭师兄这段时间疏于修炼便算了,还专门往此等方向靠拢,已无半点男子气概,请求师父赐他面壁之罚!好让他端正心态,修身养性!”九方素气道。
  
      我看向了神近昭,本来想要等着这小子大振夫刚的,但没想到这货居然没有反驳,简直是怕老婆的怂包弟子,我笑了笑,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近昭,是这样的么?如果是,为师可要罚你新婚之后,面壁三个月了,这蜜月可就度不成啰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弟子……弟子认罚……”神近昭脸皱得跟苦瓜似的,哪敢反抗爱妻的申述,龙丘佑也一脸的同情,但还是问道:“我听说化外之地有一化外天道剑神,挑战各路天道仙家,与那殷化一可有关联?”
  
      神近昭看爱妻心满意足我的裁定后,松了口气,说道:“那天道剑神,似乎正是殷化一,那小子去挑战化外之地的剑仙,正是为了要跟人对赌天道散的,当然名头响当当,至于那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素素,不许再胡闹了,你把你师兄都吓坏了,这要是成个软脚虾,以后师父的名声还要不要?”少梓伸手就扭了一把九方素的脸,九方素给这一捏,装着吃痛说道:“大师姐,我是开玩笑的,哪知道师父真罚他呀。”
  
      “行了,为师面前,都注意自己的形象,都成何体统了?该说什么,不该说什么,心中还没有把秤么?两人婚后都去我后山面壁三个月!”我斥责道。
  
      “知道了师父……”九方素连忙点头,叫苦不迭,神近昭拉到了强援,对少梓自然是感激涕零,要知道他平素里都是给大师姐欺负的,现在居然罕见得援,简直是苦尽甘来了,这是天大的好事。
  
      所以神近昭立即大胆的说道:“至于那姒娘,在东边的化外之地,也早有威名,听说最先是那殷化一跑去东边挑战,输给了姒娘,随后就赖着不走了,可能想要追求对方,后来姒娘消失了一段时间,他才跑回了北地,正碰上了天道散的事情,他也才达到了天道境,至于为何挑战化外之地的剑仙,想来剑法因什么原因大成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,这么一说,前因后果就清楚了,那就按照你们大师姐的提议去做吧。”我很快决定道。
  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