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一百八十三章:天人
    不过此时此刻,张亦然他们因为拖延战,损失也颇为惨重,好比赵纭若,血条已经只剩下五分之一了,甚至连叶仙鸢这大后方的存在,也给飞剑蹭到了几下,只余下一半的血条,这也是碎虚法使用过多,给对方狙击的缘故。
  
      至于张亦然,因为选择的大阵属于大范围,大空间的类型,所以敌人很难查出他的位置,这如同消极的避战,给敌人狙击加深了不少难度。
  
      这一次的小阵成型是够快的,但只能是间接的保护一下几方的人员,大阵启动却非常的缓慢,也是前方赵纭若和叶仙鸢受伤的原因。
  
      不过大阵完成之后,局面很快就改观了,除了靠着大阵进行避战,战法也从主动靠着赵纭若攻击拦截,改成了骚扰攻击,在大阵的重重云雾包裹下,天境门的三位剑仙给围困在其中,如同无头苍蝇似的乱飞,还得防止大阵之中到处出现的空间裂缝,这一旦碰上,立马就是一阵撕裂伤痕。
  
      空间裂缝让三位剑仙叫苦不迭,加上赵纭若知晓空间裂缝的位置,打起来的时候,专门挑空间裂缝挖坑,甚至还有让叶仙鸢直接当场挖坑的,好几次让天境门的弟子陷入苦战。
  
      而随着迷雾大阵中的空间裂缝越来越密集,这天境门的移动空间受限也越来越严重,战局从一开始天境门占据上峰,慢慢的随着比赛节奏给反控,血条的比例开始倾斜,这天境门居然以微弱的优势开始下滑。
  
      “确实很精彩,张亦然这一队,全靠彼此之间的配合,才以弱胜强,要知道赵纭若的实力,顶多能够跟这三位剑仙中的一位打成平手,如果对上对方的队长,恐怕还稍弱几分,若是没有大阵庇佑,现在已经出局了。”香菱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少梓师姐安排巧妙,每一场比赛都挤出一点的新意来,恰恰刚好赢了对手,这猥琐流玩得神乎其技,想不到现在还能跟海绵似的挤出东西来。”神近昭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大师姐……算了。”龙丘佑笑了笑,却欲言又止,我当然是知道里面还有什么内容,这少梓绝对是放养派,定了阵容,让他们自己去磨合,这队伍从一开始的生疏,到现在决赛时的互相配合,其实都是一个缓慢成长,不断自我实验的过程,所以造成了仿佛每场都有新意的错觉。
  
      因此选好一个好的队伍,让他们自我放飞,其实比专门训练出一个强队,有着更多更无限的可能,当然,这取决于领导者的眼光是否毒辣,而少梓正是这样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比赛到了这个节点,意外就变得少了,彼此都只是用法力来重复消耗对方的血条,而随着对方有人第一个出局,整个战局就变得更加的偏向天城,赵纭若现在也不主动出击了,偶尔虚虚实实的恫吓敌人,让对方自己闯入看不见的云中破碎虚空中,这才是这个阵法的精髓。
  
      而这样的手段虽然简单到了极点,但偏偏很有用,就算是天境门如此有战斗经验的参赛者,也很难在这到处荆棘的地方随意乱跑,所以很快全都出局了,至于天之境的队伍,三个人都留在了场内,赵纭若的血条,也就剩下一丁点而已。
  
      打成这个局面不可谓不精彩,我当然也不吝言语褒奖一番,并且亲自的颁发了先天星域宝具,这等宝物交给他们,终究是强化一个势力,他们所在势力收了这件好东西,当然得有所回馈。
  
      作为天城城主,奖励的东西自然不能太寒酸,就按照他们的情况,承诺会让韩珊珊量身为他们独自打造宝物,这让三个孩子都兴奋坏了,当然,我也趁着现在,把叶仙鸢收入门墙。
  
      “师伯,要不也让我入你门墙吧,你看我爹,可天天没日没夜的提师伯你,我都快把你当我干爹了!”张亦然说道。
  
      我呵呵一笑,说道:“你爹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,并无门墙之间,你这小子有什么事,直接面呈我便是了,许你随时请见,当然,我要不要见,可得我说了算。”
  
      “真……真的?!”张亦然兴奋坏了,赵纭若则愣在那,看着又是羡慕,却又不敢跟张亦然那样造次,而赵昱这老小子却大声在会场那边喊道:“傻妞儿!你咋那么笨呢?那是你大伯!有啥想要的现在还不说,你大伯怎么答应你?”
  
      赵纭若回头瞪了自己老爹一眼,当然也因为这‘傻妞儿’这三字而脸上全都红了,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估计心底已经无限埋怨自己爹竟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叫自己。
  
      我忍不住笑了起来,说道:“赵纭若,你也和亦然享有这特权,你是用剑的剑仙,我也同样是剑仙,若是有什么事,也可以和我当面说,对于剑道有什么不懂的,更可以问我,和你爹说的一样,我是你大伯呀。”
  
      “妞儿!听到了么!还不快谢!”赵昱又在那嚎起来,结果给自家的夫人和江寒等众多将领一把按到了坐位上,再也不给他乱来胡闹了,否则真说不准他要不要上场捣乱。
  
      “嗯……谢谢大伯。”赵纭若激动的点头,脸上全是欣喜。
  
      颁奖完毕之后,我当然也没少勉力一番天境门的弟子,说道:“北有寒仙山,南有天境门,九重天之下,门派林立,但你们却是最有潜力的,因为能够培养出你们这样的弟子,以后天境门的弟子们,想要来天城,出示天城赠与信物便是了。”
  
      几个天境门的弟子全都两眼发光,感激得就差五体投地了,而他们师尊所在的方向,几个上了年纪的老者无分男女,皆是肃然,有的更是眼泪汪汪,不知道是因为没进决赛,还是因为得到我的承认了。
  
      团体赛结束后,接下来当然就是个人赛的决赛了,等我打发了各路来的亲朋好友,安慰他们的子弟后,没多久又再次坐在了个人赛的主席台上。
  
      而这一次的个人战,因为吊足了胃口,所以来的人同样人满为患,我的出现,也给比赛平添了许多的色彩,不过在我亮相之后,两位男女,很快在老界守的宣布下,缓缓的逐一从场地准备席位上飘上了演武台。
  
      其中男子仿佛一马当先,随手拿着一柄漆黑的铁剑,剑刃呈现出白色的寒光,让整把剑黑白分明,让人一看就觉得锋利异常。
  
      当然,剑是出尽了风头,而他的模样,更是让人看了一眼难忘,他有着桀骜不驯的一双凤眼,但容貌却清秀而带着英气,随着一头披肩长发,看着帅气逼人,所以刚刚上场,就引来了山呼海啸一样的女子尖叫声。
  
      “师父,要不我让孙师叔把他揍下来?这呼声怎的能比师父刚才还高!”香菱掩嘴一笑,我苦笑摇头,这弟子已经没大没小了。
  
      “帅顶什么用,又不能当饭吃?这不是给姒娘甩了么?”神近昭笑呵呵的说道,结果九方素又瞪了他一眼,让他彻底又闭嘴了。
  
      “姒娘不就是那姑娘么?很漂亮么?反正再漂亮比不过大师姐!”九方素说道,神近昭连忙赔笑:“不止是比不上大师姐,就是比你也比不上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哼!”九方素轻哼,根本不买账,让神近昭又再度苦笑了。
  
      我本着无色眼光,看向了准备席位上飘起的姑娘,不过一眼看上去,心下也不由小吃了一惊!
  
      “如何?是否惊为天人?”新垣影笑道。
  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