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一百八十五章:沧溟
    没有了守卫的阻拦,姒娘很快就飞到了护罩的边缘,明眸上下的打量起了我,这表情始终像是在印证着什么,审视着什么,而殷化一还打算要再拦着她,却让她连回头不没有,伸手就一副制止的样子。/p>
  
      殷化一看着这肆无忌惮,目空一切的少女居然没有把他放在眼中,心情的失落和愤怒,我隔着很远都能够感觉得到,而最后他妥协中的无奈和愤恨,也似乎转移到了我的头上。/p>
  
      我双目微凝,不过很快少女就对着我说出了第一句话:“你真的是天城城主夏一天,真的和绘像中一样。”/p>
  
      我面无表情,说道:“姑娘,要比赛了,还不快去?”/p>
  
      “好,我就是为了看你才来的天城,你能够和我多说说话么?”姒娘的声音带着让人酥麻的清浅颤音,想必为了听到她情愫哪怕一句情话,怕无数男子都愿意为她折腰。/p>
  
      “多说说话?为何?”我不由笑道。/p>
  
      姒娘想了想,说道:“不为何,我只是想要知道,那些传言是否是真的。”/p>
  
      这已经是很明显的私人邀约了,我看向了雪倾城和赵茜,我知道这答案,她们应该比我更适合回答。/p>
  
      “孩子,有些事情,你现在想,未必今后还想,希望你能够自重,先审视应不应该,再决定要不要做。”雪倾城淡淡的说道,她的语气冷若冰霜,不容置疑,当然,为了一个少女就乱了方寸,那就不是她雪倾城了。/p>
  
      毕竟论气质和美貌,这天下间又有谁能凌驾于她?/p>
  
      姒娘笑着说道:“我从来的时候就在想,就在看,而既然认定的事情,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做呢?”/p>
  
      赵茜看了一眼雪倾城,两位相处数十年,早就心有灵犀,得到肯后,她对姒娘笑道:“既然这样,比赛完后,我夫君会见你一面,毕竟无论是否是私人之事,还是因公家之事,我夫君都避不开你,而你打入决赛,不正是为了和我夫君的一面之缘么?”/p>
  
      姒娘双目终于从我脸上移到了赵茜那儿,笑着说道:“正是如此,只是为何他们都不明白这简单的道理呢。”/p>
  
      赵茜微微一笑,却不再回答,而姒娘志得意满,对我说道:“我若是赢了,还能跟你提个要求么?”/p>
  
      我没有回答,这一战,似乎不好去揣测,这殷化一实力绝强不用质疑,这少女天真烂漫,气质天成,答应后我要是赌输了,这要求都不知道,怎么去实现?/p>
  
      “不行么?我可以不要那奖品。”姒娘天真的笑道,我摇摇头,而后面好几位势力的大拿们都摇头笑了起来,显然是一副这奖品对比我的一个答应又算得上什么?/p>
  
      “好吧,那见上一面也好。”姒娘很失望,她的表情确实很好懂,仿佛有什么都直接写在了脸上,根本没有经历风霜岁月带来的藏头露尾。/p>
  
      不过似乎见上一面也已经够了,姒娘回过头,终于面对已经双目透着狰狞光芒的殷化一:“比吧。”/p>
  
      “若是你输了,你就嫁给我!如何?”殷化一咬牙忽然说道。/p>
  
      他的话音落下,整个都安静了下来,但很快,一阵阵的奚落之声就密集的传来,这当然是来自于男性仙家的声音,而女性仙家,纷纷表现出了悲愤,虽然这姒娘拥有匹配任何男子的样貌,不过这殷化一好歹也快帅出天际了,何必为了一棵树放弃一整片的森林?/p>
  
      “我要嫁给谁,自然由我来定。”姒娘却无情的拒绝了对方,这让男仙家们一个个都群嘲起殷化一来,大有幸灾乐祸的意思在里面。/p>
  
      /p>
  
      殷化一听着这些声音,气得是扫了一圈场外,双目中的怒色,同样也目空一切,就不知道他是否拥有相匹的能力罢了。/p>
  
      随着他们回到赛场,我也松了口气,但很快一堆的传音就往我这边过来,大有问询我什么时候认识了这小姑娘之意。/p>
  
      少梓这次是一声不吭了,倒是新垣影笑道:“真的是为了夏大哥来的,不过那直面雪姐姐和师父的气度,却是不弱,我就是看她们一眼,都浑身虚呢。”/p>
  
      我没有回答,有的时候,把这些传音都当作没生,能省下不少问题。/p>
  
      “看比赛吧,这姑娘的气质,倒像是天然未经雕琢宝石,就不知道是否能够在光芒下闪出应有的光辉了。”赵茜笑道。/p>
  
      我的资料在九重天里曝光度当然是最高的,这势必会给很多女子惦记着,这也是因为我出道至今,岁月沉淀不足的缘故,像是旧天城之主,就无人知道模样,这就是经年的沉淀。/p>
  
      宣布比赛的声音很快响起,而姒娘也毫不犹豫的抽出了手中的宝剑,她的剑和人一样,都散着薄暮一样的光,整把剑也晶莹剔透,仿佛就不像是金属锻造的,和殷化一的宝剑,完全就不是一个类型。/p>
  
      怪不得一个追得是苦不堪言,另一个仿佛透明似的,任何光和情感照过,都直接透了过去。/p>
  
      毕竟剑能够洞穿主人的心性,到了这个程度的仙家,谁还会找一把不趁手,不随心的剑?/p>
  
      殷化一天道境的修为很快在比赛场中限制到了无极境,而姒娘则没有任何的变化,因为她本来就是无极境的仙家。/p>
  
      “这殷化一虽然天生反骨,有一点却值得肯定,虽然苦苦追求眼前女子,却不因为自己的修为而去强迫对方,对么?”赵茜笑道。/p>
  
      “天生反骨?”我看向了赵茜,她笑嘻嘻的传音说道:“谁让他看你的目光不善?你可是天城城主。”/p>
  
      “这话传音可说,却不可明言。”我苦笑,想了想,我又说道:“那小姑娘都找上门来了,你不会吃醋了吧?”/p>
  
      “吃呀,又怎么会不吃?只不过天下间知道你的女子何其多?而你既然能够站在天下巅峰,自然有倾慕无数的女子,我若是没有那个度量,又怎么能做你的妻子?岂不是光是吃醋都吃死了?”赵茜无奈一笑。/p>
  
      “快看比赛吧,虽然鲁莽了些,但剑法却是不错。”雪倾城也是善剑的人,对于剑法当然很了解,这也是她会来陪我看比赛的原因,当然,赵茜虽然半吊子的剑仙,可不阻碍她观摩。/p>
  
      这殷化一并不是第一个出剑的人,反倒是姒娘率先出剑的,我心中也不禁意外了下,毕竟按照性格而言,这殷化一应该会更激进一些,更别说受了刺激。/p>
  
      两人剑法来去,只一回合后,姒娘忽然已经在出剑的途中念起了剑咒:“君卧天山云,我弄东洲月,云月俩相悠,相思坐忽然!初心道!相思忽然!”/p>
  
      嗡!一把剑忽然一分为二,两道白光忽然跳脱而出,仿佛能够追着敌人移动,而这里面剑气凛凛,气息逼得殷化一身上的衣服也猎猎作响!/p>
  
      不过殷化一能够追着姒娘从东到中,听说已经打了不知道多少场,如果一招就给挫败了,那他也不会怀揣那么大的希望了,恐怕他们之间的纠缠,会比别人想象的要复杂得多。/p>
  
      而听到对方竟以这样的剑歌对付自己,殷化一双目明显闪过寒光,毕竟这剑诗,也算是描述两个天差地远距离的情侣,相思忽然的事情了,这比喻放在他认为的谁身上,当然都是恰当的,所以很快,他立即也收剑念咒,把自己的剑意同样描述而出!/p>
  
      “心远木水生,孤风破沧溟,谈浮云空宇,剑里清心机!化一道!沧溟剑意!”殷化一念的剑歌气魄雄浑,有孤风破沧溟的气度,当然,里面的寓意同样非凡!/p>
  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