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一百九十一章:欣赏

  少梓一身的白裙,脸上带着笑容,身后给绑架过来的弟子们,一个个看起来也都万分的精神,而中间还夹带了个姒娘,正好奇的看着周围环境,似乎给这里的山水所吸引,让她流连其中。
  姒娘还是今天那身衣衫,素雅天然,让人记忆深刻,而当她看到我的时候,带着的那抹微笑,仿佛就是天生就有的。
  我想了想,也不等少梓先吱声,就说到:“少梓,有些事,我也认真的考虑了下,并非没有受到触动,只不过,可能尚需时间去消化,在这段时间里,容我仔细想想。”
  少梓愣了一下,似乎没想到我会忽然的摊牌,所以本能的就点了头,我心下暗笑:哼,姜还是老的辣,你这小姑娘怎么斗得过我?这叫缓兵之计。
  然而,少梓很快反应到自己中计了,很快说道:“师父,既然要考虑,那我这段时间干脆就携师妹、师弟们住在这的客房吧,师父你不知道,昨晚我和众师妹、师弟一同住在这儿,发现书房确实是一处冥想的好地方,特别是一想到师父就住在左近,就不敢轻怠,所以每到冥思,必有所得……香菱、近昭,你们说对不对?”
  给少梓忽然一问,香菱顿时一拍手,道:“是呀!昨晚我还完成了自己苦思多年都未完成的剑歌,真是一次大翻转!说明有师父在旁鞭策,好处毋庸置疑!”
  “呃……是,是的,近昭也想继续住在这里,可惜嘛,明日还要和素素在府邸举办婚事,要不然从今往后都住这好了,不过……师父你放心,你也不用觉得近昭因为婚事耽搁了就不住在这,一旦等我们婚事办完,我指定蜜月都不过了,和素素搬过来住一辈子!”神近昭也连忙举手呼应,九方素在一旁也只能是一副小心翼翼举手的样子。
  “你们自己有婚房,还还住我这一辈子?”我咬牙瞪了神近昭和九方素一眼,吓得这小夫妻连忙缩了缩脑袋,知道他们不过是给绑架来的,我看向了少梓,说道:“带着师弟师妹们胡闹也要有个限度,你们各有府邸,跑为师这里来像话么?是不是弟子不用教了?事不用做了?”
  “师父!两不误的,绝对妥帖。”神近昭连忙都解释,我抬脚就要把他踹出去,吓得他连忙告饶。
  “明日近昭婚事,诸方首脑尽皆到临,你们现在还有闲工夫跑来我这里磨嘴皮子,到时候出点什么纰漏,一辈子都要给人笑话,好了,有事没事,没事都赶紧群策群力的准备去。”我摆摆手,现在先赶,赶不走再说。
  果然,这几个弟子跟牛皮糖似的,既然来了怎么会轻易离开,香菱笑吟吟道:“师父,这不是有事找你么?”
  “什么事?”我问道。
  “我要单独和师父说。”香菱看了一眼姒娘。
  “有什么事,这里说,都是自家人。”我想了想,这是调虎离山之计,我这一走,新垣影可就危险了,少梓我还不清楚么?鬼主意多的很。
  香菱看调不走我,顿时看了一眼少梓,少梓也有些郁闷,就说道:“姒娘有话想和师父说,她现在还不是自己人吧?”
  我暗道这小姑娘果然贼溜,我要是说不是自己人,就得跟她一边说去,要说是自己人,那更是中计了。
  “有什么事无不可对人言,姑娘有话直说就是了,不过我的弟子都在这里,烦请注意何事该说,何事不该说。”我看向了姒娘,反正我和你也没什么瓜葛,你总不能对我怎样吧?
  少梓和香菱对视一眼,表情也不禁有些发虚,而龙丘佑似乎向着我,立即给我使了个眼色,我没理会他,这事有什么不好说的?
  姒娘却明显和我想的不一样,她款款走到了我面前,说道:“姒娘想与你论剑……”
  “论剑?论剑好呀,你剑法高超我知道,也想要问问你平时是怎么修炼的。”我松了口气,甚至白了龙丘佑一眼:你看看,这小姑娘不是很正常么?给我使什么眼色?
  但接下来,姒娘仍然双目中闪烁着辉光:“姒娘也想与你论道……”
  “论道也行,剑之道,玄妙万千,变化更是繁复,这便是三千大道里,很关键的一环,当然也不可避免。”我缓缓点头。
  姒娘听我答应,当然很高兴,继续说道:“姒娘还想……”
  “咳咳,到要不就先这两样吧,姒姑娘,剩下的事,和师父说起来也需要循序渐进,无需操之过急。”龙丘佑轻咳后伸出手,只是姒娘似乎根本不在乎这人情世故,伸手就要拿起了我的手,而正打算拿茶杯的我,手尴尬的给她截住了,我暗道化外边民,倒是很热情,可能是他们的习俗也说不定,所以我也并没有作声。
  但接下来,姒娘却一脸笑容,淡定的说道:“姒娘还想要和你更进一步,譬如于姒娘生个孩子,可以么?”
  我一口气没忍住,‘噗’的差点没给自己咽下的口水咔喉咙里。
  新垣影本来就是个文静的少女,听罢也是瞬间面带潮红了,而少梓和香菱当然也是尴尬之极,神近昭和九方素还好,似乎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。
  “小姑娘,何以如此轻率?难道你会跟第一次见面的人生孩子?”我皱眉问道。
  姒娘握着我的手,一脸诚心的说道:“姒娘会。”
  “胡闹!第一次见面,你都能给人生孩子,岂非是人尽可夫了?”我声音也忍不住高了三分,手也立即抽了回来。
  “不,姒娘只给你生。”姒娘旁若无人的解释,我看着一群弟子在那强忍着要笑却不敢笑,忍不住也哭笑不得:“姒娘,你年纪轻轻,不谐世事,我不会怪你,这是种很难得的品德……”
  “那你喜欢么?”姒娘问道。
  “我……”我暗道这要说喜欢,岂不是给下套了?所以连忙说道:“大家都喜欢。”
  “姒娘只问你。”姒娘却比想象的要细心许多,不过这是理所应当,她虽然很单纯,可不代表她傻,相对而言,她甚至非常的聪明,要不然剑法一道,又怎么的会如此厉害?
  少梓一招打败殷化一,那是仗着围攻的乱局,一击中的,有突然性,换谁都得硬接这一招,但真的公平打起来,一招就想要制住殷化一,恐怕也不那么容易,换言之,姒娘同样也是实打实的剑法修为,一点都不马虎。
  对方单独只问我,也算是把人逼向了绝路,还有一群的弟子在旁,这简直和逼宫没区别。
  当然,我也不至于这个都解决不了,所以道:“姒娘,我喜欢你,但却是欣赏,不代表有其他的情感在里面,明白么?”
  “姒娘明白,姒娘也很喜欢你,很欣赏你,但既然彼此都喜欢和欣赏,你就不想和姒娘生个孩子么?”姒娘又问道。
  我哑口无言,这论调和她自己根深蒂固的生长环境,确实是很难去驳斥的,我要是真的认真和她纠缠这点,恐怕一整天都没办法给她理出个调调来,所以我笑了笑,说道:“生孩子,是自然而然的事情,却没有因为所以之说,姑娘莫要操之所及,若是有缘有份,我们再谈此事如何?”
  姒娘笑了笑,说道:“好。”
  我暗松一口气,确实没想到她居然也那么容易答应下来,包括少梓和香菱,也没想到姒娘忽然没了下文,这也打乱了她俩的计划。
  不过,如果少梓光可能耍这两回合花枪,那就不是她本人了。
  浮梦流年 说:
  今天还有事,本要还的第四更看来又得拖到明天了,抱歉。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