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一百九十二章:兽皮
“师父,我有事要说。”少梓果然要换招了,我也想看看她还有什么想法,所以点了点头,示意她说下去。
  
  “仙鸢师妹获得了团队战的冠军,已经很好的证明了自己的勇气和实力,师父说过,如果能够达到您的要求,就会收她为正式弟子,对么?”少梓问道,还示意了一眼龙丘佑。
  
  龙丘佑也跟着说道:“师父,仙鸢确实非常的努力,一路我都看在眼中,无论是资质,能力,都万里挑一。”
  
  本来还以为少梓要发难,但一听是这事,我才松了口气,看向了一脸腼腆拘束的叶仙鸢,也觉得自己应该好好重视这事才对,所以说道:“嗯,不错,两场比赛,都能够很好的看出她的团队意识和个人能力,作为我的弟子已经足够了,我会正式收她为弟子,传授适合她道法和剑道。”
  
  叶仙鸢脸上露出喜悦,连忙跪倒在地,说道:“是!师父!”
  
  “你的碎虚法虽然已经修炼得很好了,不过这法术毕竟是辅助为主,如果没有很强的个人能力,亦或者有人辅助,或许连施展法术都很困难,我这里有三套不同的剑法,第一套由简入繁,第一套由繁入简,至于第三套,能读懂的,前面两套就无需去学了,而从今日开始,你就逐一尝试学习,三天后,我会检查你的学习状况,当然,有什么不懂的,也可以问你的师兄和师姐们。”我很快拿出了三枚玉片,在眉心那复制了两套剑法,这些剑法都可由影子展示演练,可以说是最好的教学了,但最后一套反而只有总纲,全无半点招数可以学习。
  
  叶仙鸢双手接过了三片玉牌,立即研究了起来。
  
  众弟子都对这三套剑法感到很好奇,神近昭当然是好奇心最重的,连忙问道:“师父,你是不是偏心了?”
  
  我哑然失笑,说道:“别人都能够这么说,但你唯独不行。”
  
  “师父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的意思是,为什么你在我们的剑法指点上,都是从旁指点,先把旧的剑法消化,再适当传授新的,但现在,却先给了仙鸢师妹三套新剑法,那岂不是偏心?”神近昭一脸狡猾。
  
  “呵呵,你懂什么?仙鸢师妹没有剑法基础,师父这三套剑法是考验师妹的领悟能力呢,当然,至于是什么方法,我也不好去揣测,只有看过三片玉牌,才知道内容。”九方素毕竟是白云剑宗的宗主,这是身上怀揣几百套剑法的宗师级存在,不是神近昭那三板斧吃遍天的先天型剑仙。
  
  “这玉牌,能不能给姒娘一份呢?”姒娘在一旁也不甘寂寞。
  
  我笑了笑,说道:“这是本门授徒之秘,不宜外传,再者,以姒姑娘你的实力,这三套剑法不过是小儿科罢了,若是学了,只会乱了自己的剑道。”
  
  “姒娘只想多见识一些剑道,却并非是要学习,所以姒娘的剑道是不会乱的。”姒娘想了想仍然说道。
  
  “姒姑娘难道不知道这世上的剑道皆有门户之防么?”九方素有些诧异的问道。
  
  “知道,但也有不会有门户之防的剑道不是么?若是他们愿意给,只不过需要姒娘开口罢了。”姒娘笑道。
  
  几个弟子顿时面面相觑,对姒娘的单纯感到不可思议,她心中的道理朴实无华,没有任何心机可言。
  
  “但如果你想要看别人家的剑法和剑道,若是没有付出相应的代价,一般仙家是不会给你的,除非是莫大的机缘不是么?好比我白云剑宗确实也有好些剑法典籍,可若是有外人想要学,也不是全无代价的,或者是拥有对我们剑宗感兴趣的代价,亦或者是同等剑法交换入库的方式,方才可行,那你又有什么可交换的?是用你的剑法么?”九方素很现实的问道。
  
  “用姒娘的剑法也不是不可以,可你会换么?”姒娘小心翼翼的问道,这个样子,仿佛自己的剑法不值一提,别人家的剑法,她也知道很有价值。
  
  不过话说回来,这样的心态倒也常见,自己习以为常的东西,价值相对就低了。
  
  “当然会换!而且像是姒姑娘所展现的剑法,绝对也是超一流的剑法了,足可进入珍品殿内。”九方素连忙说道。
  
  “真的?不过……我的剑法,别人学不会的。”姒娘本来还很高兴,但后面却有提醒的意思在里面。
  
  “无妨,白云剑宗入库剑法,我也并非全部精通,甚至看过的,都百不足一。”九方素却不以为然,只要是剑法剑道,自己不适合,但不代表后人或者弟子不适合,这是流芳百世的传承,这一代不行,下一代也未必不可。
  
  “啊?这么多?”姒娘两眼发光,九方素却摇摇头,说道:“若不是如师父这般,是要建立藏书阁,个人去学贪多反而混乱,这心态可不好。”
  
  “师父让姒娘有机会就博览天下剑法,若是有人挑战,能打则打,不能打则不打,所以姒娘一路过来,皆是学习的过程,而初心剑道的剑法,其实很简单……”姒娘犹豫了下,从袖中缓缓抽出了一张古老的兽皮卷:“初心道的剑法就在这里……”
  
  “这就是初心道的剑法?果然是……”神近昭惊呼问道,表现出很想看的表情。
  
  然而,他这神情反倒让剩下的弟子们脸上都露出了复杂的神色,等他发现只有自己露出这夸张的表情,知道只有自己当一回事了,只能尴尬说道:“剑法……也不是复杂就好吧?”
  
  我拍了拍神近昭的肩膀,说道:“近昭,你说的对,为师也正是这么要求你的,剑法当然是适合自己的要好。”
  
  神近昭欲哭无泪:“师父……你还是倾向越复杂越好吧?”
  
  我轻咳一声,说道::“内容多点,当然是好点,不过,也不能说简单的就没有什么好内容……”
  
  神近昭长舒一口气,说道:“这初心道,一卷兽皮虽然就记录在案,可那也是能打入决赛的剑法,虽然最后落败了,可等于是败在剑神手中!”
  
  “确实如此,不能因为量小而轻视。”龙丘佑公允的说道,一卷兽皮实在没什么空间记录东西,也怪不得大家都觉得吃惊。
  
  姒娘比我们想象的要大方,也不再提换不换剑法的事,而是伸手就把羊皮卷打开。
  
  可惜让大家都感到失望的是,兽皮卷只有一面记录了文字,而且占据的页面还不过三分之一左右,就算字体还算小,但和其他剑道的总纲差不多而已。
  
  但随着大家看向里面的内容,兽皮卷带来的冲击力同样不小,这几千字的总纲,竟没有一个多余的字,通篇将世上所有剑法归成九类,并逐一拆解,却无一字教授如何破解,甚至是教会任何一招破剑方法,这让我和少梓都忍不住凝神对视一眼。
  
  “大道至简,想不到竟能简化到如此地步!”我忍不住说道,少梓也闭眼沉思,不过好半响,她睁开眼的时候说道:“受益良多,甚至使人生出剑法不过如此之感。”
  
  “我怎么没看出有什么精妙的地方……”神近昭一脸吃惊,而就连九方素,此刻拿着这兽皮卷,悄声问道:“师父……这皮……这剑法能换哪个档次的剑法?”
  
  很显然,九方素也不知道该怎么定这套剑法的等级了,毕竟她也是看不懂这兽皮卷里面有什么玄妙,所以为难到底换不换一套剑法给姒娘。
  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