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一百九十三章:纯真
下载客户端体验更好
  
  龙丘佑虽然剑法造诣不低,特别是进入我门中后,进步神速,越来越不需要依赖双道统,双大道法来取胜,但让他看明白这‘初心剑道’,却也太过为难他了。
  
  “师父,素素问您呢,这剑法,真的值得您如此赞赏?”香菱摇了摇我。
  
  我从沉思中回过神来,说道:“这套剑法,在真正识货的人眼中,足以换任何最好的剑法,当然,识此物的剑者,通常已经是步入返璞归真的境界,在剑仙之中也是凤毛麟角,而且,看得懂只是入门,学得其中多少门道,才是最关键的。”
  
  “竟还有这样的剑法?”香菱也不得不诧异的又看了一遍,但始终还是摇头的状态。
  
  “这个……真的有那么复杂么……”反而是姒娘有些不好意思了,可能是她觉得真的很简单。
  
  “如果是心中纯净如白雪之人,便觉得这套剑法简单之极,好比给一个孩童去看,想必会比你们任何一位看出更多的东西来,只可惜,孩童识字懂事很早,而一旦接受新的事物,好比在白纸上已经开始记录东西,让他们思维出现固定的想法,再想要拿出一块橡皮擦去擦拭掉,就非常的困难了,这套初心剑法,厉害在需要一位白纸一样孩子,从小就开始在指导下修炼,以不忘初心的道理,让他们从身心上,都和此剑道相溶。”我笑道。
  
  “正是如此,但即便有这样的方法,仍然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够去学习的,好比前世转生,命格的布局,个人的命运,皆会影响一个人的性格,所以也不是谁都能够学习,这套初心剑法,和师父说的一样,懂的人,能从其中学到剑道真谛,不懂的人,看进去不过是一页多了字的废剑法。”少梓也补充道。
  
  “这么复杂……反正我是看不出里面有什么厉害的。”神近昭第一个泄气了,其实别说他三板斧不厉害,这里面同样涵括无数变招,只不过英雄主义,让他的剑法不带太多的杂质,只为一往无前罢了。
  
  “并不复杂,好比近昭,你的剑法,就能归于她的第二类里,她只要看过你的剑法,把你归类,就能够轻松的击败你。”少梓点了点第二类的拆解办法,结果神近昭根本不买账,连忙摇头,说道:“大师姐,这东西我看不懂,反正我不会输。”
  
  “那你可演示自己的剑法给姒姑娘,你看她会不会拆。”少梓才是真的懒得理他,摆摆手就直接把他打发了,让神近昭一脸的懵圈,不服气的看向了姒娘。
  
  姒娘当然是来者不拒,这也引来了神近昭的好胜心,双方很快飘到了空中,当然是以三个回合定输赢,纯粹以剑法比拼。
  
  结果毫无疑问,神近昭的剑法勇往无前,这姒娘的剑法又是不同于之前比赛时候的套路,而是以奇险招数入手,几个连贯的点击,就破了神近昭的剑法,这神乎其技的一幕,让神近昭整个人都愣在了那儿。
  
  当然还没反应过来的不止是他,包括香菱也吃了一惊。
  
  “为什么?师父,弟子有那么弱么?”神近昭几乎是崩溃了。
  
  我摇摇头,笑道:“你的剑法,更偏向于简练,威力巨大,若是全力施为,将法力灌输一剑,恐怕没人能几个人能轻松拆解,所以并不是你弱,而是你的招太容易拆,而且,剑法简单明了,恐怕姒姑娘是见过最多的,遇到多了,破解起来无外乎就那几样,当然,若是遇上了招数庞杂的对手,姒娘要胜,却是不容易。”
  
  “这……就是说,我用繁复的剑法,她就难对抗的意思,对么?”神近昭似乎想到了破初心道的方法,确实是个反应机敏的弟子。
  
  “是这个意思,不过,也得是庞杂到拆解都困难的地步,因为九类拆解若能全部掌握所有定式,就几乎是无敌的存在了,因此她没看过的剑法,对她才有威胁。”我解释道。
  
  姒娘听我说完,连连点头,两眼都闪着星光:“你竟看明白了初心剑道,不愧是姒娘所选。”
  
  我苦笑说道:“少梓都看得出,我作为师父,总不能给弟子比过去吧?当然,姒姑娘年纪轻轻,应该只是在东部化外之地问剑没有几年吧?”
  
  “这个你也能看出来?”姒娘惊讶的问道。
  
  我说道:“从你应对殷化一的剑法时,对他正常的剑法破解自然是玄妙无比,甚至还有先入为主,已经到了知道对方会接下来如何出招的地步,可接下来他忽然取前一道剑法的剑境来应对,你就失去了先机,因为你从未见过剑境再利用不是么?当然,接下来,殷化一的变招让你也拆解了,所以第三、第四招开始,你逐渐的掌握了主动,如果不是场地的血条太短,恐怕最后的胜利者,应该会是你吧?”
  
  姒娘有种看到知己的感觉,说道:“你让我想起了师父……”
  
  我哭笑不得,说道:“恰巧是见得多了,也会,所以才能够点出其中关窍,好比是你,所以很多剑法都觉得新鲜无比,甚至进入了天城管辖的范围,仿佛感到无限的养分,对不对?若是再给你足够的时间去参阅天下剑法典籍,恐怕剑神之名,真不知道是否要易主了。”
  
  姒娘睁大眼睛看着我,但很快摇头说道:“世上仙家,对剑法藏珍者毕竟多数,我终究有破不了的剑法……师父也说过,我们初心道的剑者,多半是死在寻道的路上,九类拆解尽在心中,似可破天下剑法,却同样为天下剑法所破,所以师父对于其他剑法的拆解,都是从历代传承初心剑道的前辈中而来,他们多半都埋骨于拆解别人的新剑法中了。”
  
  “似可破天下剑法,却为天下剑法所破……”神近昭也忍不住给震撼了,初心剑法的成长,就是无数的前辈趟尸死出来的经验汇聚,他们读取的剑法越多,初心剑法的应对就越完美,也就变得越强大,若是天下剑谱都了然于心,那也就是天下无敌的时候了。
  
  “所以说,它可以强到无可匹敌,也可弱到初看这总纲之时?”龙丘佑这时候也清楚了这剑法的原理。
  
  “初心剑道,人人皆是初心者,持本心,晓天下剑意,为剑道而生,为剑道而死。”我叹息一声,这确实是个高危门派,可以说是最强,也可以说是最弱,当然,到了姒娘这一代的初心剑传承,也不是谁都能够击败的存在了,否则她的师父怎么可能让一个如此单纯的少女跑出来闯荡?
  
  正是知道她能破天下间绝大多数的剑法,所以才放心让她来天城问剑,只怕也是想要求得博览天下剑法,更加的完善初心剑道。
  
  “师父,我们能学会么?”九方素还是比较关心实用性。
  
  “呵呵,学不会,这样的剑法,限制实在太多了,知道而拆解却不学,谁能够有这个毅力?好比你遇上比自己现有的初心剑道都厉害的剑法,你能忍住不学么?若是杀人的剑能再快上三分,一剑可定鼎乾坤之时,你还能继续用初心保持剑道的纯粹么?”我反问道。
  
  所有的弟子听罢,全都看向了姒娘,心中对她的敬佩自然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。
  
  姒娘一脸迷惑的看着大家,当然不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,因为初心剑道的传承者,都有着别人所没有的纯真,换句话,既是不轻易改变初衷。
  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