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二百零二章:殊途
“嘿嘿,也没什么,问你关心的事情呢。”香菱笑嘻嘻的回答,气得少梓想伸手拧了她的脸一把,却给她很干脆的避开了。回头一想,两个弟子好胜心之强,确实也是弟子们之冠了,少梓是其中翘楚,香菱也不差,当年敢于冒自己同门弟子的眼光而笃定选入我门下,就证明她不会甘于原地踏
  
  步。
  
  少梓和香菱是在我这里受挫,但想让她们断了念头,恐怕只有一辈子都不断拒绝她们这一条路可走,而这结果光是想一想,我都会不寒而栗。
  
  看着两位弟子带着新垣影离开,我忍不住传音提醒道:“影儿,她们性格要强,若是有什么得罪你的,你也担待点……”
  
  “夏大哥放心好了,我和她们关系好着呢,不会有事的。”新垣影眼中带着暖意,但心态却非常好,让我一时间放心不少。
  
  姒娘坐在我前方,看着我好一会,说道:“论剑之道,不如先与姒娘切磋一场,也可知彼此境界,上君觉得如何?”
  
  “也好,我也想要知道你的底子,这样一来也好谈接下来的。”我心中对于初心道的剑法,当然也相当感兴趣,所以站了起来,飘过了水榭,飞往了处后山的半山腰露台。
  
  姒娘在后面跟着,一袭的淡绿莲衣,确实超凡脱俗。
  
  此时的她手中已经多出了一剑,反手握在了身后,如尘世侠女踏烟而行,真是颇有古侠之风。
  
  “姒娘长相清丽可人,我天城剑子怕是难有不倾心的,剑法又是玄奇无比,要寻一良配,又有何难?”我忍不住说道。
  
  姒娘讶然看着我,随后脸上带着薄怒,说道:“姒娘已是女子军团一员,应是你妻妾一员,何以如此这般羞辱姒娘?”
  
  我怔了下,停下了飞行,连忙说道:“姒娘怕是误会了,女子军团的女子,并非就都是我的妻妾之一……”
  
  “咦?姒娘听说的可不是这般,那便是上君待她们清冷的缘故?”师娘诧然问道。我一时失语,只能说道:“并非如此,女子军团创立之初,只是挑选出忠心耿耿的,想要形成一个直隶与我的组织,处理最为重要的事物,当然不会都是我的妻子,况且还
  
  有男子军团呢,所以不是你听到的那样的。”“原来如此,只希望别人能够得到的,姒娘也能理所应当拥有,不过若是上君愿与我……有了子嗣,余生再不理姒娘,姒娘虽无可奈何,也不会去烦你半点的。”姒娘一副沉
  
  凝犹豫的表情。
  
  我抓了抓头上长发,有种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个类型的感慨,这姒娘,想法确实与众不同。“姒娘,不说我们之间有没有子嗣,既然你已经是女子军团的一员,与我之间的关系,就不会有任何隔膜了,有事可直接传音与我,不需要绕过别人。”我由衷是不想她误
  
  会。姒娘仍然有些想不通的样子,随着我踏上了后山腰上的演武露台后,呐呐说道:“姒娘仍不知道进入这女子军团,除了能翻阅天下剑谱,还能够做些什么,姒娘只想问上君
  
  ,我们的孩子到底生与不生?”
  
  我正背着手站在露台的栅栏处,听到她说完这话,面对后山对面那苍茫云海差点一头想扎进去。
  
  “姒娘,这生孩子的事情是以后的事情,我们先论剑道可好?”我耐着性子说道。“也好,上君为姒娘之尊,上君说什么,姒娘都是听的。”姒娘微笑道,她手中的剑提起,剑指轻轻抹向了剑尖,丝毫没有给之前自己的话所捆缚,甚至我说过什么,她也
  
  不曾在意似的,这真是初心不改,不,应该说是死性不改。
  
  “好剑。”我笑道。
  
  “姒娘可曾让上君觉得有何失礼之处?”姒娘听罢,上下打量起自己来,甚至将本就严实的衣襟又紧了下。“并非这意思,是此剑可有名称?”我指了指她手中的剑,姒娘这才恍然大悟,说道:“上君明明可以直言不讳,却总是绕着弯子说话,终究会让人生出误会,还请上君往后
  
  多加留意,以免多生无故事端。”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我暗道这姒娘其实是很聪明的,她说话的方式虽然与别人不一样,却更加的真诚,不会带着丝毫弯绕,而我说话因为不够直接,已经是影响到她了,所
  
  以她会觉得听我说话很辛苦,时常还有可能产生一些误会。“此剑是初心道的传承信物,名为初心剑,有此剑在手,便要应誓言而行,毕生皆不可说一句谎话,行一件违背初心的事,否则此剑必将反噬其主,让其主一生都不会有好
  
  下场。”姒娘抚摸这剑身,透明的剑身神采奕奕的绽放着柔光,让人不敢小窥其灵性。“原来是初心道信物,这样的剑,确实能让人内心强大。”我点了点头,心中难免感到羞愧,不过毕竟人与人不同,有些事可不能跟着她一样直来直往,伸出手,我将劫天
  
  神剑召唤了出来,说道:“姒娘,等我们的气息全部屏去后,你就可以出剑了。”
  
  既然是比剑,当然不能以真正的实力去斗,在气息的运用上,尽量压制才不至于把后山打崩。
  
  姒娘应是后,纯粹的剑意顿时盖过了剑气,随后唪的一声剑啸,她悍然出手了!
  
  如虹的剑势嗡嗡作响,一瞬间就朝着我面门和身上招呼过来,速度虽然不见得是最快的,但刁钻的剑势已经封堵住了任何剑客出手的最好角度!不过,这显然不能难倒我,经历无数的剑战,甚至和九天剑碑的剑灵、萧剑岚都斗过剑,对上初心剑法,应对的策略也很快施展出来,小角度的运剑,荡开了了姒娘的初
  
  心剑,只要打断她的连贯攻势,很快就会成为我的主场。
  
  然而,这不过是我一厢情愿而已,姒娘的剑刚刚接触我的剑身,立即如缠绕着剑身的游蛇,瞬息就避开了我的剑,朝着我的手腕点去!
  
  我心中吃了一惊,这剑身接触的一刹那,几乎连力道都没有产生,她竟已经找到了拆解的办法,并且快速无比的反击,这绝对是初心剑法的一次典型应用!
  
  我反应也很快,剑把的尾端立即当剑一抬,噌一声就抵住了她的剑身,另一只手的剑指立即朝着点去,斗剑可不是只有剑是兵器,手指做剑又有什么区别?
  
  这千钧一发的应对,姒娘也是感到了诧然,不过她反应的机敏也出乎预料,侧身一个翻腾,脚尖也很快朝我的头部踢来,大有我以手做剑,她也会用脚来当剑踹我。
  
  我笑了笑,剑身往下荡开了她趁机上下夹击的初心剑,反手却一抓她的脚踝,就此要将她甩出去!
  
  不过姒娘灵活不亚于我,给我抓住脚踝那一刻,另一条腿也如同鞭子一样抽向了我,而剑同样也没有闲着,仿佛电钻一般嗤幽幽的朝我旋飞而来!
  
  我暗道难缠的同时,只能是撒手放开她的脚,侧身避开了这前冲向我腹部的剑身,随后放开她脚踝的手做剑刀,敲向了她的身体!
  
  姒娘却游鱼一般一挺身子,剑也在她的召唤下又旋转向了我!这雷霆般的攻防,竟展现出了她强大的拆解应对能力,而不拘泥与任何剑道的拆解,蕴含的是对天下剑法的理解,这可是非常繁复的知识层面,所以用千变万化来形容也
  
  不足为过。她战斗的方法,和我的战斗方法是一样的,虽然出发点不一样,却明显殊途同归!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