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二百零三章:武装
她拆解的剑法,可能多得我都想象不过来,这近身剑战对她而言优势地位明显,可能我一开始就跟她斗剑,本就不是一个好办法。本意想要把她甩出去的我,却发现她对于近身战的了解,熟悉程度相当可怕,剑再次拿到手里的她,腾跃之间剑气倾泻而下,我连退数步,同时也是疲于应对,这拆解的
  
  过程就是激战的瞬间。姒娘每一招每一式,都以简单而行之有效的办法去应对,初心剑道对于一般的剑法拆解,已经进入了化境,这大抵上可以说,除了无限天剑这类超级剑法,在她面前施展
  
  出来,就是不断的给她争取到反击的机会!姒娘看着我给她逼得倒退几步,也知道若是给我足够的距离,想要再近身又得重新争取必要的机会,所以一路倾泻剑法,也一路借着惯性逼近,因为近身战,是她最不惧
  
  怕的格局。我也是第一次感到了近身战的威胁,这是面对萧剑岚的时候,肉搏都没有出现过的忌惮,当时在圣地的通道里,我和萧剑岚几乎是白刃战刀刀威胁,但也没有像是现在那
  
  样给单方面紧逼的。
  
  看得出,这初心剑道,可不是什么最初级的剑道,在剑道高手的实力越是顶尖的时候,它展现出来的实力更加的可怕!
  
  噌噌噌!又是剑在地面弹起的一瞬,姒娘也如同鬼魅一般缠住了我,我知道想要在她手底下脱困,一般的剑道,几乎是难以实现的,所以很快,怒仙剑道立即施展而出,气势磅礴
  
  的攻击,仿佛炸弹当场爆炸,剑气猛然挥舞之下,姒娘也没办法硬拼力敌,这毕竟是一剑换一剑的攻击,拆解起来很简单,但需得做好以伤势换伤势的决定!
  
  姒娘当然不会这么鲁莽,只能是剑走轻灵,四两拨千斤的引开我的力量,这种取巧的办法,正是要把我带离原先的轨迹,自己再趁机而入!不过怒仙剑道不过是我暂时逼开她的办法,三招避开她的瞬间,我的青锋神道剑法也蓄势待发,变化之下隐藏强大的攻击能力,姒娘对于怒仙剑道虽然以初心剑道拆解,
  
  但骤然改变剑法,而且是藏匿了改剑的套路,让她一时间也有些不适起来,避开了这第一招改变的时候,果然是吃了一惊。但她反应之快,简直是闻所未闻,在我追击的时候,刚才我使用的怒仙剑道招数,她竟也有样学样的怒轰而出,我当然不会让她得逞,立即以拆解怒仙剑道的不言仙道应
  
  对,剑如歌随性而发,如流水般泼洒向了简单的剑气之中!她拆解剑道有余,但攻势又怎么能跟我的主动型剑道相比,不言仙道的攻击猛烈,她也只能是疲于应对,收回了怒仙剑道,又不知道从哪套剑道中得来了一招变招,荡开
  
  攻击的同时已经冲上了云天,而形势,再一次对她有利起来!我淡淡一笑,想要从上方拆解不言仙道,确实不失为好手段,然而我却不仅仅是擅长这些剑法,这天下最顶尖的剑法,我几乎都有所涉猎,否则又如何能够登上九天剑榜
  
  ?灵玉剑道层层叠叠的剑气,一下子延绵而出,这大乱节奏的清风,仿佛把姒娘如纸鸢一样吹得东倒西歪,要拆解这完全乱套的剑法,就算是初心剑道,多少也会感到慌乱,毕竟拆解本身就是被动的,而从我引用这些精妙绝伦的主动剑法攻击的时候,她的被动也将会越来越明显!甚至其中一些极为精妙的剑法,如果我一招不重演几遍,她
  
  想要真正完全的拆解,那几乎太过强人所难了。当拆解变成了防止敌人打中自己,而不是为了破掉敌人的攻势,那拆解本身就是脆弱的,在一连串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的极端剑法下,姒娘也感觉到了吃力,节奏也同时
  
  彻底掌握在我手中。接下来的主动攻击中,天剑无限也悍然成为了结束尾声的剑法,密集如同暴雨一般的剑法,已超出了可拆解的范畴,我没有丝毫留给她拆解的空间,瞬息就一波带走了她
  
  密集的防御。无限天剑从不涉及到防守,在面对敌人的时候,除了强攻就是强攻,这是一个没有招数的招数,根本就没办法去拆解,因为狭路相逢,无限天剑就是碾压大地的压路机,
  
  任何胆敢矗立于它面前的存在,都将面临无情的摧残!姒娘怔怔的站在我面前,手中的剑忍不住仍有些发颤,我知道这不是因为害怕,而是兴奋,她也是剑痴的一种,只不过她不学剑,只的拆剑法,一下子遇到了这么多的顶
  
  级难拆剑法,她也没办法克制自己的激动。
  
  “上君的剑法精妙绝伦,好几种剑法姒娘竟从未见过,天城果然是天下剑仙的心脏,剑法一道,可让姒娘徘徊其中不可自拔。”姒娘两眼全是星星的看着我。
  
  我笑道:“若是你连这些剑道都能够拆解了,天下又有哪里你是去不得的?”
  
  “上君教姒娘可好?”姒娘急忙问道。“可以,只要你想要学,我都可以教你。”我倒是无所谓,她现在是女子军团的成员了,我有义务去培养和帮助她,况且这些顶级的剑法,临阵的时候不断的切换使用,就
  
  是你想拆解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更何况还有无法拆解的暴力剑法无限天剑呢。当然,她拆解不了的剑法,我还有很多,譬如云天剑势,云龙神功,幻剑天等,这些都不是可拆解的剑法,至于法术类的碎虚法、纳灵法、归元法等,都是她的克星,她
  
  要走的路还很长呢,带她一段又如何?“姒娘迫不及待了。”师娘开心的说道,我倒也没有卖关子,一股脑就把自己所会的灵玉剑道、怒仙剑道、青锋神道等剑法的招数一一传授,这几套剑法当然只有型没有实
  
  ,这剑法的总纲我是没有的,全都是靠自己的剑势驱动,所以个人特色明显。好在姒娘要拆解它们,根本不需要懂他们的心法口诀,形势上的东西才是最容易破解的,她最担忧的其实不过是只有总纲,却没有招数的剑法,这样的剑法杂乱无章,破
  
  无可破,也算是初心剑道九类拆解里相对最难的一种。
  
  为了避嫌,论剑、论道的地点也就不在书房里了,干脆就变成了山腰露台上,毕竟这里光明正大,没有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危险。
  
  而一整天里,少梓和香菱都没少来探班,就连新垣影也赖在这里不走了,四个女子都认真听着我讲剑,偶尔她们则说上一两句,算是共同讨论,也进步不小。当然,答应过姒娘要辅助她解锁天道境的事情也在大家的注视下完成了,她隐藏的实力果然不可小觑,底子的扎实,在释放力量的一刻暴露无遗,连晋级带来的一些天象
  
  都免了,因为她小小的身躯里面,能量的深厚储备,让她免于借力其他。
  
  这时间过去也很快,收官战很快就拉响了号角,第一局经过抽签,确实下来是原仙者一组,对阵化外之地的西北组合。李辰飞和李灵仙果然携双地至尊剑出战,这并没有出乎我的预料,反倒让我意外的是,左丘寒身后,则飘着紫白金青四把神剑,这一人持有四把一套的神剑,确实是威风凛凛,大有土豪该有的气魄,真不知道夏瑞泽这几十年来是不是有了什么奇遇,让自己的弟子都武装到牙齿了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