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二百零八章:众口
苍茫的白云之间,四人在风中激斗,但只有一人的血槽是不断的骤减的,殷化一脸上仿佛写着无限的‘不公’,被围攻的时候,频频怒喝出声,毕竟再这么下去,他很快就会给对方打出局。
  
  而且如果是单打独斗,殷化一觉得就算是给姒娘压制着打,似乎都没那么残酷,三打一也让他感受到了屈辱,毕竟他觉得他能够一对一的时候完胜姒娘,因此碰上群殴,当然就受不了了。
  
  这是典型的利己主义。
  
  “和我一对一!一对一!”殷化一疯狂怒号,频频使用大范围的剑招逼退两个天境门的剑仙,而自己则朝着姒娘猛攻,希望能够压制对方的攻击。
  
  然而,事实并没有他预料的那么顺利,天境门的剑仙就跟一对苍蝇,不断的在他身边滋扰,一人方才远程射出飞剑,另一人立即冲过去配合,这轮流换位攻击让殷化一烦不胜烦,刚刚集中的精神,又给打得涣散开来。
  
  偏偏姒娘也习惯了这类剑法合作,有了队友的理解,她只管向前就足够了。
  
  不过,即便是完美的组合也有出错的时候,特别是碰上殷化一这类擅长捕捉弱点的对手,在殷化一换下一道护罩血槽的瞬间,天境门的队员误以为是难得机会,忍不住孤军深入要将殷化一打出场外!
  
  却没想到中了殷化一的诡计,直接给对方欺身到了跟前,等自己师兄飞来驰援的时候,殷化一已然抓住了机会,拼着受了一剑,愤怒狂击下,果断把对方干掉了。
  
  那天境门的队长啐了口唾沫,随后看向了姒娘说道:“姒道友,我和他只剩一道护罩了,你还有三道之多,现在开始,我会竭尽全力攻击,你趁机将他打出场。”
  
  姒娘点了点头,等待对方发动强袭。
  
  那天境门队长没有过多犹豫,猛然间就冲了过去,施展了浑身解数,把自家的剑法舞得是密不透风,而姒娘立即从旁援手,也跟着不断攻击殷化一。
  
  而刚刚把对手送走了一位,殷化一简直成了一头兴奋狂热的猛兽,似乎找到了什么窍门,竟忽然变得神勇起来,那天境门的队长屡次冲过来,都给他反击得步步后退,身上挂满了伤痕,当然,姒娘也在他身上连刺几剑,这护罩血条也仅剩一半多点。
  
  那天境门的队长知道自己出局在即,也是变得疯狂起来,残血之下还企图抱住殷化一,但这殷化一的化一神剑威芒暴涨后,忽然狂收而回,把这天境门队长最后一丝血槽也清空了。
  
  “呵呵……呵呵呵……你就算再不想和我单打独斗,恐怕也避免不了。”殷化一阴恻恻的笑起来,浑然忘了他身上法力也到了出局的极限,包括血槽也残余不多了。
  
  姒娘仿佛混不在意,悍然接着出剑!
  
  噌噌噌!
  
  剑光在云间闪烁不断,攻击也如急促的呼吸,一波未平一又起,姒娘的剑道拆解确实更加的精巧,仿佛这一刻去掉了糟粕,仅剩破解对方的单一招数。
  
  这是预料之中的完善,因为无论是青锋神道还是灵玉剑道,都是招招连绵,衔接之处都看不到任何的匠气,只有灵机百变的剑风跳动,更遑论连间隙都难以寻找的天剑无限了,姒娘在经历了论剑后,已经把多余冗长的招数全部精简,对方一出剑,她必能后发先至,采取更加厉害的反击,由此以攻代守,强势破解对方的剑招。
  
  让敌人完全施展出剑招,这本来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拆解之道,所以应该是拆解打断对方的剑招,使对手无从出手,甚至延续接下来的招数,这才是上策,而现在的姒娘明显做到了。
  
  殷化一刚刚出手的剑法,就给姒娘拆得乱七八糟,加上只有残血的状态,他只能且战且退,因为只要给随便划中几剑,他或许就要直接出场了,面对身上法力几乎全盛,连血槽都还有接近三条的姒娘,这无疑是最讽刺的一对一决战了。
  
  场外,无数的仙家自然唏嘘不已,甚至对他不断逃跑嘲讽之极,因为到了这程度,认输并不丢人,可惜的是他不愿意看到这结果。
  
  但这不是愿不愿意就能够做到的,殷化一连接下一招剑法的能量都没了,给连续强攻下,甚至连实打实中一剑的机会都没,就给姒娘的剑气送出了场外。
  
  殷化一脸上全是愤恨,看着出来后,和他相反获得不少赞誉的姒娘,他果断的举起了长剑,说道:“姒娘!刚才那场不算!我们再战!”
  
  全场顿时一片的喝倒彩,而姒娘也根本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,甚至直接飞向了我这边。
  
  “小姨娘!这里,这里!”凌天因为比完赛,已经跑了贵宾席这里,当然是给他的娘亲和几个姨娘卖乖,见到姒娘看过来,顿时兴高采烈的招手起来。
  
  姒娘也面带笑容,果断的朝着贵宾席这里飞来,这天然的厚脸皮,简直就要和凌天这孩子差不多了。
  
  “爸,你看,小姨娘给我叫过来了。”凌天一脸憨笑的看着我,眼中却带着狡黠。
  
  我顿时哭笑不得,暗里传音道:“回头去面壁个几年吧,黑暗能使你眼神韬光养晦。”
  
  “啊?爸,我错了!”凌天顿时求饶起来,这句直接是忘了传音了,如雪和华珂在一旁笑得前俯后仰,不断的安慰这可怜的弟弟。
  
  而就在这个时候,正飞过来的姒娘却给殷化一拦在了半路,殷化一仿佛给愤怒蒙住了眼界,道:“对,他高高在上,站在九重天之巅!可你难道看不到么!?他同样也是妻妾成群!享受着九重天最多不胜多的资源!你去给她做妾,能够得到什么!你又比她的妻妾优秀到哪儿?你嫁给他,只能成为他无数藏品中的其中一件!最终什么都得不到,他甚至都不会和你生一个孩子!”
  
  这话一出,瞬间一群仙家拔剑而出,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,我微微蹙眉,却伸手制止了大家即将爆发的怒火,其实制止的理由很简单: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抉择,失去和得到,都在这一念抉择间。
  
  我对姒娘更多是惜才,却不是感情的占有,她如果能够寻找到自己的幸福,我自然会衷心祝福,当然,我也不会让她嫁给殷化一,现在只是让她能够看穿对方,做出自己该做的决定。
  
  姒娘听到这话,从对殷化一的目空一切,很快转变成了大雨倾盆前的阴霾:“姒娘喜欢谁就喜欢谁,用不着你来多说一句不是!”
  
  “呵呵……姒娘,你这一次,选错了人,他不是你的良配,他不过是一个帝王,你永远得不到他的爱!除非你选择我!我才是最爱你的那个!从东边追到这里,千里万里之遥也在所不惜!而且永远都只爱你一个!只娶你一个!”殷化一咬牙说道。
  
  姒娘却没有和他多废话哪怕一句,一甩袖子,就绕过了他飞向了我这边,可见她从未喜欢过殷化一,甚至都没正眼瞧过对方,只有对方至始至终都是一厢情愿,在注定没有结果的道路上狂奔。
  
  本来就不会有交集线的两个人,强行想要自己拧在一起,既是伤害了自己,也是对别人的一种伤害,在殷化一再次想要拦住姒娘,并打算将她强行带走的时候,凌天顷刻而至,挡在了殷化一面前:“小兄弟,即便站得再高,看得再远,也挡不住悠悠众口,我不会跟你争辩什么,但你拦我小姨娘,那就不对了,听哥哥一句劝,趁着我还没生气,自己滚吧。”
  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