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二百零九章:平白

  姒娘压根就没打算理殷化一,现在的她仿佛眼中只有我似的,如仙女一般飘到了贵宾台的我前方,笑道:“上君,姒娘赢了,你喜欢么?”
  旁若无人的姒娘带来的效应是强烈的,媳妇姐姐和赵茜看着这姑娘的真情流露,也忍不住愕然一笑,而雪倾城摇摇头,一脸的无奈,显然要去说通一位对人情世故等于未开化的姑娘,实在太浪费时间了。
  倒不如当成不见,这样或许连气的懒得生了。
  我苦笑的看着姒娘,笑道:“这场战斗配合得很精彩,我又岂会不喜欢?”
  姒娘想要过来牵我的手,不过很快华珂就拉住了她,说道:“小姨娘,你来华珂这,我带你认识其他的姨娘,让大家也一并喜欢你如何?”
  姒娘一听,自然说好。
  我送了口气,华珂这孩子还是很贴心的,知道再这么下去,我指定很尴尬,而她也表现出了很高的情商,带姒娘去拜见媳妇姐姐她们,有助于帮助姒娘打开局面,也缓解女子军团现如今的紧张关系。
  而就在我觉得很快事情将会就此进入下一个环节的时候,凌天那边似乎不是很顺利,殷化一已经是愤怒得听不进任何话了,瞪了一眼姒娘后,顿时拔剑想朝我这边飞来,凌天脸色一变,当然是拔剑要招呼过去。
  “找死!”如雪冷冷说了这两个字,随后瞬息拔出了打神鞭,接着归元法启动,一击就把殷化一连人带剑直接砸到了场外,殷化一的身体直接没入了界面的地上,而虚体当场就给打神鞭打了出来,飘在那不断的震荡颤栗!
  殷化一反应过来后,虚体脸色都绿了,强行一掐法诀,趁着和道体之间的联系未断,强行又和道体共鸣合一,随后疯狂的朝着外围疾飞,显然这一击让他没办法生出任何反抗的心思了!
  如雪这一击迅猛果断,甚至场内很多仙家都没反应过来,包括凌天也忍不住咋舌,这姐姐不动手则以,一动手简直就是要命的一击。
  “姐,你太暴力了!一会他又说我们欺负他,你知道的,赵姨娘都说了,这小子天生反骨,你这么刺激他,要出事的。”凌天一脸的担忧。
  “闭嘴,能打发的,不要想着用嘴皮子来解决。”如雪摆摆手,一脸受够这弟弟烂好人的表情。
  “我说姐,这‘打发’两字不是这么用的,你的‘打发’是动手,我刚才做的,才是真正的‘打发’。”凌天笑嘻嘻的说道。
  “就你啰嗦。”如雪仿佛没听到似的,直接就飘了回来,让凌天一人在场内听着周围爆发起雷霆掌声,大家当然是欢呼打得好,对于这殷化一,很多仙家的耐心早就没了。
  如雪的表现,和雪倾城几乎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,我看着雪倾城由衷一笑,说道:“倾城,这孩子实在和你太像了。”
  “有过之无不及了,我现在呀,可能连孩子都打不过了。”雪倾城坐在我身边,嘴角含笑,她的美不需任何修饰,已是倾国倾城。
  “这些威风,就让孩子代劳好了。”我知道她失去力量多年,从前台转向幕后的痛苦,心中对她的怜惜也一刻未停,但先天觉醒通道还没有给韩珊珊研究透,暂时也只能继续委屈她了。
  “接下来的比赛是原仙者队伍对阵化仙者队伍了,两队之前都有出色表现,而原仙者队伍当然表现最为优异,这一场我们天城选送的,只是怕打起来的时候,我们这边优势恐怕也不明显呀。”新垣影苦笑道。
  “几个孩子都还没发挥全力,倒也不见得对方能轻松了。”胡清雅则倾向于凌天这边。
  凌天回来后,跟我说道:“爸,赌一场呗?”
  “混小子,赌什么赌?没大没小的,怕不是皮痒了吧?”我哭笑不得,这小子忽然找我赌什么?
  “爸,您先听我说完,咱们就赌下一场我赢,要是我赢了,您不许再提面壁的事情,这要是我输了,任你处罚,如何?”凌天跟我打着商量。
  我故作沉吟:“呵呵,看来你很有把握嘛。”
  “嘿嘿,我哪有什么把握?爸,您就直说,赌不赌吧!”凌天笑嘻嘻的问道。
  “啧啧,你这小子,是不是觉得反正输了,我也不会真对自己儿子咋样?要是赢了,这面壁就免了?”我直接拆穿了他的想法,这让凌天对我猛竖起大拇指:“姜还是老的辣,不过爸,娘说过,这策略嘛,就是你明知道会怎样,但还是要照着走,除非你不敢赌。”
  我额头冒出青筋,这小子是越来越精明了,都算计到老子头上了,这儿子的赌都不敢接,那岂不是太怂了?可接了也没处说理去,简直是两头难缠。
  “好,赢了免去三年面壁,输了翻番!”我当然不会让他轻松,这小子太过激灵,得给他设点障碍才行。
  凌天得意一笑,说道:“爸,我怎么可能会输?别人怕那一组,你觉得我会怕?”
  “哼,比赛可不是按部就班的游戏,骄兵必败。”我不无提醒,凌天连连点头,又和他母亲嘀咕什么去了。
  “上君,先前那一场比赛,那边那位小姑娘只是举手间,便让一群人所使法术无效,这等功法闻所未闻,小郎君如何能敌?”姒娘在轮着和一群女子军团成员打完招呼后,就站在了我身后的位置,和新垣影挤到了一起,毕竟两人看起来年龄相仿。
  “这是三大道门法术中的化道法,只要是需要咏唱的法术,都会被叫停,一旦中了此法,若是正在使用法术,会陷入凶险之中,七层及之前只能对个人所用,只八层以上的三大道法,已经可控制周围一定的区域。”新垣影解释。
  “那刚才让人直接失去法力的法术也是大道法?”姒娘好奇心很重,不过三大道法确实足以让她吃惊的了,因为范围和个人使用完全不同,范围就意味着一旦进入这个区域,就是避无可避,而个人在强大,也需要针对性运用,这是质变的过程。
  “正是,归元法能够让法力回溯到核心,当然,要视施法者和对手之间的实力差距,从而有时间长短之别。”新垣影说道。
  “哦……这些法术果然是厉害之极,相对而言,剑法仿佛没有可破解他们的功法。”姒娘当然有些郁闷了,殷化一虽然她看不起,但实力她还是认可的,三大道法难免会让她生出无尽茫然。
  化外之地鲜少懂三大道法的,一旦斗法,难免给打懵。
  “剑破万法,不是不可破,只是难破。”我笑道。
  “真的么?”姒娘似乎很相信我,又燃起了信念,我再次解释道:“而且三大道法皆有副作用,远比剑法限制更多。”
  “嗯,这个姒娘明白,世间厉害的事物,又岂会平白无故来?”姒娘倒是看得很开。
  剑破万法,其实谈何容易?正所谓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如果三大道法的使用者修为更高,那它始终是存在于食物链的顶端,毕竟成型本就不易,因此就算是同阶,也是要稳压对手三分。
  所以李辰飞和李灵仙这队应该是凌天所遇到最强的阵容,在两个会化道法的剑仙压制下,注定会把一切法术封印,而最要命是,左丘寒如果因此有空档用纳灵法纳灵,那瞬间就可能把凌天的队伍打崩。
  不知道凌天和如雪两个孩子会选择怎样御敌!
  浮梦流年 说:
  感冒加重,今晚只能这样了,大家早点休息。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