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二百一十三章:单挑

  归元法没用!他的剑连自己都控制不了!”华珂连忙说道,而左丘寒听罢,顿时是笑了起来:“华师妹说的在理,我倒是无所谓,什么归元法、纳灵法,可尽管对我用来,反正都是要出局的。”
  凌天咬咬牙,而如雪就算使用归元法又能如何?李灵仙的化道法还没有使用,正是要防着如雪的,现在用了,也一样是无功而返,而关键是局势仍然没有丝毫的改观!
  “哼,真以为我们拿这法术没办法么?”华珂冷哼一声,随后手中神通剑奋力一掷,顿时朝着前方飞去,还直接到了凌天的身边,形成了一个圆形的金色护罩,将凌天直接护在了其中。
  血海一下子席卷金色的护罩,但却直接给挡在了护罩外面。
  “大姐!”凌天眼睁睁看着宝剑飞来,却无法生出半点计谋保护华珂,只因为这把剑得到了喘息之机,跟着剑疾飞出去。
  而华珂果然没能幸免,瞬间给这血海淹没,当场就出局了。
  左丘寒同样没能逃出自己做的自爆局,也在血海中消失不见,再次见他的时候,已经是和华珂出现在场外了。
  如雪和李灵仙都在四剑肆虐的范围中,这个时候看到神通剑护送凌天冲出了血海的范围,当即发动了全方位的归元法,想要把李灵仙和李辰飞同时归元,让他们和自己一起都给血海湮灭出局,而凌天当然就会成为最后留下的那个!
  然而,如雪的一举一动,始终都在李灵仙的眼中看着,在她急忙使用归元法的时候,也发动了化道法,将如雪的攻击彻底化解,而自己也义无反顾的冲向了如雪,逼着对方再也用不了任何实法术,最后双方湮灭于血海之中!
  李辰飞作为最后留下完成计划的独子,立即朝着冲出血海的凌天飞去,眉间也充满了凝重。
  “看来,就剩下我们两个了,真是暴风骤雨一般的转折。”李辰飞缓缓的说道。
  凌天眼睁睁看着因为主人出局而坠落空间的神通剑,神情中充满了复杂,他虽然知道现在的收官战不过是一场表演战,但在场的人里,谁又没有认真?
  左丘寒以自己的牺牲,来换取一场比赛的胜利,或许有着对传送阵的信赖,但也无不昭然他内心的疯狂,而李灵仙和李辰飞对于这计策的支持,也表现出了大无畏的气魄,换了别的小组,为了这样的比赛,谁不想竭尽全力的表现自己?
  当然,最让他感动的,决然不是对手,而是自己的大姐华珂,竟在危险的关头不是为了自己独活,而是用剑把他护送出来,为队伍赢得了一线希望!
  在这千钧一发的念头里,谁都是以本能来行动的,而凌天自己知道,他就是两个姐姐都在保护着的宝贝疙瘩。
  所以这样的比赛,包含了太多的感情,所以,凌天缓缓的抬起头时,表情中写满了不服输,这一战,即便面对谁,他都决然不想输给对方!
  “确实有很多转折,不过,最后获胜的,一定是我!”凌天咬牙说道,随后持剑立即狂风暴雨般轰向了李辰飞!
  李辰飞面对凌天忽然从冷静到疯狂的攻击,一时间也只能是急退不已,不过深悉这一次计划,他的情绪远比凌天要冷静无数倍,他作为整个队伍中唯一剩下来作为比赛胜负定数的存在,当然要为这场胜利负责,即便比赛出了意外,竟还剩下了凌天逃出来。
  砰砰砰!
  在猛烈的剑气对轰中,李辰飞的血槽在快速的锐减,不过,他能留下来,也正是因为血槽的容量是最多的,毕竟李灵仙对上如雪本就消耗巨大,反倒他一直就和凌天互相来去,消耗并不大。
  当然,血量是一个考虑,在实力上,李辰飞虽然稍有不如李灵仙,可他更加的稳定,毕竟当年他就是作为道尊而培养的孩子,远比擅长剑法的李灵仙要具有稳定性,甚至直面强者的时候,他发挥的效果绝对比自己的师姐要好的多。
  当年李破晓号称首领专杀,这孩子得到真传,当然也差不了多少。
  所以看似凌天单方面的攻击,其实往血槽那看去,他的法力却也在急剧减少,速度甚至不亚于李辰飞,可见眼下这一幕,正是对手想要的。
  “这孩子。”我摇摇头,不过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,眼睁睁看着自己没能保护好两个姐姐,却反而在保护伞中存活了下来,任谁都会对自己产生不满情绪,更何况凌天这孩子,一直以来就受到自己两位姐姐的爱护?
  这一下左丘寒算是点燃了炸弹了。
  出场后的左丘寒笑吟吟的看着赛场内的激斗一眼,随后对着一起出场的李灵仙拱手笑道:“李师妹,倒是感谢配合了,看着这局面,我们出来倒是不冤。”
  “左丘师兄好算计,不过,这样的战法,毕竟不适合我们,所以没什么值得高兴的。”李灵仙却呛了他一句,本来星界和截教就不对付,比赛合作也是无奈之举,但出来后,大家该怎样还是怎样,又怎么可能因为这一战就和好的?
  更别说李破晓这一脉,最不喜欢玩一些阴险狡猾的诡计,好在这只是表演战,再怎样,输赢也不至于伤了彼此的和气。
  “唉,凌天现在陷入了热血状态,这一局倒是不好办了……早知道我自己留下来了。”出场了华珂也很是无奈,她也很想赢,只不过更不想让自己的弟弟负担这么重。
  “别担心他,一会他就好了,他是父亲的儿子,知道自己站在什么位置。”如雪却时刻都严格要求着凌天,即便他听不到也一样。
  看着两个孩子回到身边,我笑道:“感觉如何?”
  “爸,不好,左丘寒很阴险。”如雪当然不是很高兴,这一场战斗在第二回合的时候,就全在左丘寒的计划之中了。
  “兵不厌诈,这一次,你们要吸取教训,就算是普通的比赛,也尽量别带着玩闹的心态了,你们少有轻敌,别人可不是,左丘寒是抱着死了都没关系的心态,当然要比你们姐弟三人强。”我笑道,随后看向了华珂,说道:“你保护弟弟无可厚非,不过,你不能保护他一辈子,多在意自己一些,明白么?”
  “父亲,保护弟弟是我的职责,无论怎样,我都不能看着他不管。”华珂一脸的坚决。
  我看着她,想要伸手摸摸她的脑袋,最后恍惚间收回了手,只能说道:“你弟弟应该有保护自己的手段,以后我不想看你这样,知道了么?”
  “可是……”华珂想要反驳,然而媳妇姐姐却把她拉到了身边,拍了拍她的手,说道:“孩子,对我们来说,你一样重要,你父亲说的是对的。”
  “我……”华珂眼泪汪汪,但终究还是忍住没掉下来,毕竟现在掉眼泪,会给观众看笑话。
  如雪也有些郁闷,说道:“娘,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了。”
  雪倾城苦笑摸了摸她的头,说道:“这正是战斗的残酷,你是姐姐,以后别只记得跟你弟弟瞎胡闹,却忘了要是换成真正的战斗,你们两个怕都没了。”
  “娘,如果真正的战斗,我不会这样的。”如雪叹道,在自己母亲面前,她当然也会撒娇。
  “行了,比赛还没结束呢。”我摇头苦笑,这比赛还在继续,李辰飞越打越灵活,竟开始有别先前的打法,因为他已经不再受到凌天的压制,反而压制住了对方!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