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二百一十四章:疯了

      大家当然对眼下的局面关切起来,在一对一的形势下,凌天并不占优,因为李辰飞很清楚天一道的剑法特点,这毕竟也是如今天城剑法的核心。
  
      在高速战斗中双方的血槽下降很快,大部分的消耗都在护罩与剑气的磕碰中,当然,如果剑能突入道体核心的话,血条都得清空,这也证明了他们都谨小慎微,生怕彼此因此出局。
  
      凌天的打法并非一成不变,他早就从原先的猛烈进攻中停顿了下来,否则早就给李辰飞送出去了。
  
      李辰飞是和李破晓最像的孩子,除了稍显腼腆了些,剩下的脾性就几乎跟他师父一样,剑法更是学了八九分,一板一眼,但却活力十足,也导致了凌天花团锦簇的剑法仿佛有些对牛弹琴。
  
      好比繁复而变化万千的招数到了李辰飞的眼前,都会给平平无奇的招数应对,这就是现在双方剑法之间的争锋差距。
  
      凌天作为次于少梓和香菱等弟子之后的剑者,气魄有余,剑法还尚且欠缺少梓的狠辣和一往无前,招数剑意仍匠气十足,这是名师指点过多的缘故。
  
      而我的剑法更多的是灵活多变,因为万千剑法皆来源自己领悟,更是集于一身,和对手斗剑,应对方法自然信手拈来。
  
      少梓也是采集百家之长,日益进臻完善,衍化出了属于自己的风格,加上性情也随心所欲,剑法也就飘逸无常,难寻踪迹。
  
      至于香菱倒是个特例,她得益于有少梓的喂剑,有一个天天都在不断变强的对手,想不强都难,所以她擅长应对任何招数。
  
      还有姒娘的初心道,根本就没有套路可循,无招胜有招,只要是有踪迹,有出招,她都能给你拆成破招,像是凌天这类性格谨慎,不愿出错的对手,匠气往往是她破解的最好方向,败得也最快。
  
      “两位小郎君的剑法,都太好懂了。”姒娘在一旁点评道。
  
      “都具备了彼此的性格,因为他们都太过谨小慎微。”少梓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按照如今形势发展下去,他们的血槽最先见底的应该是凌天。”香菱也有了断言,毕竟两人之间除非出大的岔子,否则几乎已经是可预见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为何会这样?”神近昭一脸的懵懂,九方素则说道:“这很好懂,他们背负的责任感,都是上一代传承下来的,所以不能有任何出错,万一错一步,前辈留下的可能都要推翻,是自己的责任感让他们如此的谨慎,毕竟他们和很多同辈都不一样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我懂了,素素你似乎和他们有同样的共鸣,对么?”神近昭问道,九方素缓缓的点头,她何尝不是活在李白云的传承之下?剑法来自于白云剑宗,而自己的分形术也传承李白云,现在就连身份也是白云剑宗宗主,这种冥冥中注定的命运,无可奈何的让自己背负命运注定的责任。
  
      即便不愿意,也没办法去改变。
  
  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很赞同九方素的看法,凌天知道他以后要继承我的脚步走下去,因此他就不能出任何问题,这对他而言,又何尝不是种命运桎梏?
  
      作为开创者的我,某种意义上说,或许是比他幸运的,甚至也是随心所欲的。
  
      因为我没有前者可参照的,他却需要不堕我之名而前进,这就是凌天现在的困局。
  
      “凌天身上的包袱,比我们任何人的都多……不过,他并非只有这个程度的潜力,他应该还能更强。”华珂却持有不同的意见。
  
      如雪也点了点头,她一路看着凌天,当然对自己的弟弟信任有加。
  
      我知道我的强大是凌天的障碍,所以他要么跨过去超越我,要么就必须背负我的存在而砥砺前行,否则就只剩下自暴自弃这条路。
  
      可无论前面哪个选项,对他而言都很艰难,却也是他必经之路,放在哪个人身上,恐怕都很难做得比他还好。
  
      但李辰飞又何尝不是?
  
      他的剑法同样的谨慎,错一步则满盘皆输,他也会继承李破晓的衣钵,以后也将成为星界道尊,所以他也不能出问题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两个孩子互相碰上,果然成了最残酷的二世祖之战。”胡清雅没心没肺的小声说道。
  
      我也哑然失笑,这形容虽然荒谬,却很贴切。
  
      “凌天会赢的,他比李辰飞更优秀,一直以来,无数同辈皆以他为榜样,没有谁比他做得更好了。”新垣影却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影儿说的对,凌天虽然经验比不上李辰风,可我和他切磋过,他更灵活。”神近昭笑道,结果接下来他就呲牙咧嘴了,原来腰间已经给九方素捏出一块肉来,原因无他,是把新垣影称之为‘影儿’,让自家媳妇吃醋了。
  
      我看着小辈们互相之间热议,也觉得自己放养凌天,疏于管束,有时候对这孩子反倒是给他增加了压力,也觉得有必要好好的给他减压才行。
  
      结果我的想法刚刚停下,凌天似乎也知道自己再这么下去,不是输在谨小慎微,肯定也会无疾而终,所以也开始求变了。
  
      李辰飞当然乐于看到这点,立即展开了狙击,这是双方目前最大的一次变局,要么夏凌天翻盘能凌驾其上,要么李辰飞将冒泡的他打回原型,让他在内心挫败下走下赛场。
  
      凌天的剑法开始激进起来,不但速度上的加快,剑法也变得诡异万分,往往一剑过去,变招都和以往不同,让李辰飞也颇具压力,但求变也未必有好的结果,过度的求变,也给李辰飞瞬间抓住机会,竟一剑划透了他的肩膀,血槽直接掉了一截。
  
      不过凌天没有受到影响,这就是求变的可接受代价,所以,现在反倒激起了他的求生欲,打法也更加的激烈起来,甚至大家想要极力控制法力下而不用的大道法,此刻他也开始大胆的释放了。
  
      当然,法力交换的话,李辰飞的化道法也会乐于用来压制对方。
  
      一个想要冒尖,一个努力的压制,恍惚间,我甚至看到了当年我出道时面对李破晓的时候。
  
      那时候的我又何尝不是现在的凌天?而一本正经的李破晓,跟如今的李辰飞也几乎一样。
  
      凌天的攻击大开大合,在云中穿梭冲锋,不断的冲撞李辰飞,相互的强烈碰撞下难免擦枪走火,彼此挂彩的数量也越来越多,血槽开始以两倍刚才的速度在急遽下降。
  
      当然,变数,总算是在凌天护罩血槽临界的时候发生,他果断的收起了残余一丝能量的护罩,随后再一次欺身到李辰飞的面前!
  
      李辰飞的血槽还有大半之多,在互相剑法对磕上,严丝合缝的防守,让他占尽便宜,这一次他也把凌天当成了最后的疯狂来防御。
  
      但恰好就在这个时候,凌天仿佛忽然放弃了用剑攻击,而是磕开了对方的长剑后,直接用上了体术!
  
      李辰飞这一下,脸上表情瞬间僵住,因为他无论怎么想,都想不通对方会这个时候真正动手,难道面临失败,真的让凌天疯狂了?
  
      李辰飞除了擅长剑法,当然也擅长体术,凌天胡搅蛮缠,他也见招拆招,手中却也仍不放剑,打算把对方逼出近身肉搏。
  
      但凌天根本不是心血来潮,而是彻底的放弃了手中的伪因果剑,直接把李辰飞彻底缠住了,最后甚至从李辰飞身后抱住了他!
  
      李辰飞脸色大变,不过手中的剑立即倒转,从腰间刺向了凌天!
  
      凌天手脚齐上,死死的捆缚住了李辰飞,李辰飞气得脸色发白,怒道:“凌天!你疯了不成?”
  
      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