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二百一十五章:牙印
    “嘿嘿,疯了倒是不至于。”凌天笑嘻嘻的说道,随后长大了嘴巴,直接咬向了李辰飞的脖子,这一下铁齿铜牙,直接把李辰飞的脖子咬出了血,气得李辰飞一脸的狞色,估计他怎么都料想不到这凌天会这么不顾形象。
  
      “我看你真疯了!如果靠着咬人就能够赢得比赛,天下人人或都和你一样,但你觉得咬我,能让拉开现在的差距么?”李辰飞气得哭笑不得,咬一口其实比道剑小切一口差得太远了,因为不可否认,剑威带来的伤害,比牙齿要厉害的多,这样一口至少得几百下才能咬死他,所以李辰飞当然会觉得可笑。
  
      “是么?那我就让你看看,你怎么给我咬死的!”凌天满口是血,确实形象不雅,对于一个帅气的大众情人,他的表现,让场外倾慕他的姑娘们一个个都瞪目结舌了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这算是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也想给夏哥哥这么咬一口……越用力约好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哇,你好变态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那是个臭男人!你怎么能咬他!”
  
      一群女子跟着惊叫起来,因为凌天又朝着李辰飞的脑袋动口了,噔的一声,听声音都觉得这脑壳的硬度,但凌天也同样不想,只不过李辰飞也挣扎得厉害,两人在天空那因为连念咒都来不及,所以开始急坠往下了。
  
      “夏凌天!”李辰飞气得够呛,抓住了凌天的头发,打算把他从身后揪出来,但凌天手脚并用,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包袱,捆缚得李辰飞死死的。
  
      李破晓在场外看得是频频皱眉,最后把目光移到了我这里,一副‘你就这样教你儿子?’的表情,让我也有些老脸挂不住了,虽然我年轻的时候胡闹,但也没动过嘴咬李破晓不是?
  
  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在坠入云中的一瞬间,忽然李辰飞的血槽哧哧的往下掉,这一下,让所有的仙家再次刷新了感官。
  
      而他们从云层出来的时候,李辰飞身上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三四个女鬼,一个个都抓住了他的手脚,甚至还有趴在他身上的,张开那锯齿一样的鲨鱼嘴,直接一块块的啃咬李辰飞,这一幕,让所有人差点没把眼睛瞪出来!
  
      李辰飞也是惨吼出声,打算震开这些不知哪来的女鬼,可凌天根本没打算放开他,抱着他到处乱窜,这一路上只要冲过云层,李辰飞身上必然会多一两只恐怖的女鬼,这些女鬼全都在撕咬他,将他的血槽快速的咬掉,这一幕血腥的同时,也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折磨!
  
      李辰飞深受其害,自然是怒骂连连,当然,这骂人的言语多半都是‘畜生’,‘狗儿’一类正儿八经的简短严词,这除了能让凌天更加得意,根本产生不了任何作用。
  
      “这小子……刚才已经在布局了,一边突击,一边用自己的血召唤低级的女鬼藏于云中,最后捆缚李辰飞,再把女鬼都喊了出来。”我苦笑说道,这一苦肉计从头到尾,竟把我也瞒住了,不过不这样,又怎么瞒住李辰飞?
  
      随着女鬼密密麻麻的把李辰飞捆成一团,李辰飞连声音都出不来了,他的嘴巴早就给女鬼们堵住,咒语也别想念了,化道法自然无从用起。
  
      但凌天也不敢就这么放开他,死死的箍着,直到血槽给女鬼蚂蚁分尸一样全都咬没了,估计他才会放手。
  
      可真给活活咬死,那简直是让李辰飞难以接受,怕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凌天了。
  
      “李师兄,别说我不要脸,你认输就赶紧点头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,我也不想你以后都做恶梦,而且我现在还对你的隐私留白,这一旦下死手,你懂的。”凌天当然也要照顾大家的颜面,在胜利注定的情况下,也不打算太过分。
  
      李辰飞早就没办法挣扎了,在鬼道密密麻麻的女鬼群里多呆上一秒钟他都觉得恶心,而且女鬼撕咬的位置可不分隐私与否,反正能下口的地方,那都是无一例外,在感到自己裆部也有危险的情况下,李辰飞很果断的认输了。
  
      这让凌天也不得不松了口气,不过他反正是没什么形象可言了。
  
      看着儿子一身是伤的站在赛场上,我心中哭笑不得的同时,也心生一丝的愧疚,这孩子确实足够努力了,顽强的求胜之心,还有无以伦比的勇敢,都不是一般人可比,即便赢得难看了点,可我也不忍心去怪他什么了。
  
      我喜欢获胜,但不代表我不能接受失败,只要努力了,结局如何就是其次了,更况且这不过是一场收官战的表演赛。
  
      李辰飞也因为认输给裁判传送出局,他一脸的阴郁,和当年李破晓吃瘪简直一模一样,而场外的绝大多数仙家和他一样,都跟吃了蟑螂吐不出来似的无语。
  
      “翻盘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就这样……也能赢?”
  
      “哎呀……这也太不顾及形象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大部分仙家们的质疑声,还有有头有脸仙家对凌天的印象刷新,都在这一刻发生,大家都难以相信会上演这一幕绝地反击。
  
      “凌天这形象怕是难洗白了……”华珂脸上煞白,但让她意外的是,刚出了场外,一脸血污的凌天却笑了起来,朝我这边举起了一只手,似乎宣示自己赢了。
  
      我微笑点头,而身边不远的年轻一辈们,顿时响起了雷霆的欢呼,这当然包括张亦然、赵纭若等新一辈的优胜者。
  
      “小天哥,虽然赢得难看了点,不过也算赢了!”张亦然笑嘻嘻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白痴,赢了就赢了,分什么难看好看?”飞到了我这儿的凌天还在和周围的小伙伴们相互笑骂,但大家明显都是心中佩服。
  
      李辰飞的实力可不是说笑的,毕竟年长凌天许多,而且不但在李破晓手底下成长,也曾经得到过我的亲自指点,我深悉这孩子的资质,那都是一步步垒上去的,注定不是谁都能轻易获胜的对手。
  
      凌天这一场战斗,获胜也极度艰难,连我甚至都不看好他能在对方有这么长血槽情况下获胜。
  
      “爸!打得怎样?”凌天脸皮比我想得要厚得多,这意思当然是之前面壁是不是可以免了?
  
      “面壁,就不必了,不过赢得一塌糊涂,罚你今天开始,在我监督下勤学苦练,免得到了这样的场合又出来丢人现眼。”我捏了捏眉心,眼睛斜到了李破晓那边,虽然只是表演赛,但这家伙气得是够呛的,虽然不吭声,但这就代表了愤怒,我当然得好好的训斥儿子,好让这老伙计也消消气。
  
      李破晓耳朵灵着呢,听到我训斥儿子,轻哼一声才不打算计较,不过对李辰飞可就少不了一阵的斥责,大抵无非是没注意周围,给敌人所趁什么的,也足见他不满这场比赛发展到单打独斗居然都能输掉。
  
      “师弟,凌天狡猾诡诈,而且这次连我都没想到他会用上这么狡猾的办法,换了谁上去,恐怕都是一样的,你也无需自责。”李灵仙想拍拍师弟的肩膀,但看到满是女鬼压印和唾液,她的手尴尬的停在了半空中:“你还留着这些污秽作甚?是享受给那群女鬼亲吻啃咬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师姐,不是……你听我说……”李辰飞欲哭无泪,但李灵仙气得的是转过了脸。
  
      他其实不过是想让自己强化记住是怎么失败的,可没想过师姐会觉得他别有用心呀!
  
      左丘寒在夏瑞泽那边是满不在乎的样子,一个对输赢都不喜形于色的孩子,实在太不可爱了,跟他的师父一样,都是笑面虎。
  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