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二百四十七章:宗亲
还真别说,这胜屠昊可不是能装,而是肚子里真有不少墨水,这一路上,带着我们走院落窜小巷,只要是挂着好字画的房间或者院落,他都如数家珍的带着我们亲临。
  
  不仅如此,每一幅画他都能够说出来历,以及是谁人书写或者绘制,而这里面有什么故事,一问他就能跟复读机似的说出来,这让我不禁对这胜屠昊啧啧称奇。“皇弟自小苦读诗书,字画也是颇为拿得出手,臣下就有不少以得到他赐画赐字为荣的,供奉在家中日夜香火不断,我也略通一些,倒也觉得不错的了,只不过幸文家更擅
  
  长此道,倒是夺了皇弟不少风头吧?不过幸文家一倒,从今以后,这片地方,书画一道,皇弟也是当之无愧的云巅了。”胜屠无双笑道。她一向说话都惫懒和直接,往往还喜欢故意让人下不了台,这言下之意,当然是说自己的弟弟技不如人,趁着这机会把人家一家都给端了,这话把胜屠昊说的跳了起来,
  
  说道:“皇姐冤枉呀!我可不是一次在臣子面前说我字画比不上幸文家,我又怎么会借这机会来对他们家打击报复?”我心中好笑,这两姐弟看来平时也没少抬杠,而胜屠无双却故作不知,又问:“哦?那为何这幸文家出了这档子事,你却如此干脆的要剿灭他们,丝毫不给机会,亦或者不
  
  给他们留点后路?”“哼,幸文家虽然在这书画一道堪称圣手,在为官之道上,却也是蠢笨之极,不但得罪了旧天城的太司仙和城主,还敢公开非议如今城主,简直是闲下地狱不够快,我早就想要找个由头治罪他们了,只不过也碍于没当场抓住把柄,他们幸文家在下方的名望也颇高,不可轻举妄动,否则又岂能留到如今?也是他们自己作死,这件事没有让他们彻底玩完,竟从乱党这条线上出了事,真是天道轮回,报应不爽。”胜屠昊说道,一副逐渐看不起幸文家的样子,看得出,他现在正极力小心扭转我心目中对他生出的厌
  
  恶。
  
  “呵呵,我和幸文家不但没有过节,还允许他们按照旧制度去生活,拥有自己享不尽的荣华富贵,他们有什么非议能套我头上?详细说说。”我冷笑道。
  
  胜屠昊一时语塞,想说却又不敢说。
  
  “自家人,藏着掖着才是找抽,这里也没别人。”我皱眉说道。
  
  胜屠纤柔连忙挽住我的手,说道:“大哥,我们别问好了,这幸文家注定是满门跑不掉的呢。”
  
  “就算死得其所,我也想要听听他们怎么非议我的。”我心中当然好奇。“算了,还是我来说吧。”胜屠无双忽然笑了笑,随后伸手指勾着我到了嘴边,说道:“幸文家呀,仗着自己有几分学问,又是学问大族,底蕴非凡,就说你是山里蹦出来的
  
  野怪,脑袋里空空如也,就知道打打杀杀,偏的天收不了你,不过早晚有一天要蠢死。”
  
  我哈哈大笑,说道:“这算什么?不过事出必有因,这幸文家没事这么说我,何意?”胜屠昊苦笑道:“这事,还得从天城初定的时候说起,那时候幸文家在前朝不受待见不是么?新朝一起,他们家当然也跟其他家族一样心思活络着呢,好东西可没少往天城那边送,结果天城对天才地宝什么的来者不拒,却对他们幸文家送来的书画弃若敝履,说是宫中已经挂上更好的了,这气得幸文家家主回来就大发雷霆,说城主您不识货,他怎知您根本不参与这审核贡品?就觉得你出身卑微,不懂这书画的好歹,当然,那是偏见,以臣下看来,刚才城主对天之府外的牌匾只一眼就分辨出孰优孰劣,就绝
  
  非一般大家。”
  
  我轻哼笑道:“尽拍马屁,分出优劣就是大家,那天下大家多了去了。”
  
  马屁人人爱听,我也不好太拂了他面子,虽然这里没有外人。胜屠昊看我高兴,立即说道:“其实幸文家历代书画厉害者,虽然皆有留作品于此,也风格分明,不过最好的作品,其实却是这一代的,其家主幸文查,就堪称书画圣手,
  
  一手行文和画作,如奔仙入画,让人见之心情澎湃,而其……呵呵,要不臣下带城主去欣赏一二?”
  
  我倒也不排斥见识这一代书画圣手作品,就点了点头,当然也知道他刚才话里还有话,只不过懒得去问,这要是真的好,总会出现在眼前。果然,这胜屠昊这一次带我去了幸文查的书画院,这里面的作品果然像是狂仙奔行于画纸之中,洒脱还带着飘逸,也怪不得这家伙敢送书画不成后回来就破口大骂我不识
  
  抬举了。不过我当然不会和他一般见识,真要说起来,他巴巴跑来我这送画,我还要说他心机不纯呢,谁无事献殷勤没点小私心?人家拒绝你是应该,不拒绝你,是觉得你还有利
  
  用价值。你一个送书画的,韩珊珊第一眼指定认为是一坨狗屎,第二眼就算觉得乱涂得好看,也当成你随手都能弄出来一大堆的东西,哪里能值几个钱?不把你踢飞都好了,难道
  
  还把你供起来?她可不是胜屠昊。
  
  看着连琅满目的好字画,我笑了笑问道:“这幸文家不是书画传家么?怎么和乱党勾结一起了?难道他们书画之外,法术剑术也当之无愧的是圣手?”“这……他们实力在其他家族比起来,也就是中上资质,靠着一些副业撑着家族而已,至于书画,并不是他们的主业,只是因为过于出色,让大家颇为推崇而已……他们和
  
  乱党有联系,以臣下的判断,怕是因为不满现如今状况,故而才会倒行逆施吧。”胜屠昊连忙说道。
  
  我点点头,虽然有爱才之心,不过我却不打算包庇乱党,所以很快就说道:“这幸文查画作行文虽好,却性情狂狷浮躁,目光短浅,可还有更好的画作么?”胜屠昊难免迟疑了下,而胜屠无双倒是没有这顾虑,说道:“这幸文家的一女,自小才思敏捷,天赋异禀,传闻呱呱落地便用自己母亲的脐带血绘出惊动天下的画作《先天
  
  》,而越是成长越是不凡,不但出落大方,性格也是颇得人望,现在仙家里面就算求她一副字画都难得,只不过不知为何竟跟乱党扯上了关系,真是可惜。”“哦?还有这种事?我倒是想要看看她的画作。”我笑了笑,看来绕来绕去还是绕不开这女子,不过看看也不错,毕竟看画如看人,如果还是如幸文查这样的狂狷之辈,那
  
  就没什么好去查证的了。胜屠昊心中也生出了一丝的侥幸,脸上也红光闪闪起来,胜屠无双却泼了盆冷水,笑道:“皇弟,你可想好了,就算这幸文姑娘罪不至死,那也是有叛逆嫌疑,宗亲你就算
  
  躲开了,老祖你避得过么?他老人家不把你生吞活剥了才怪呢。”这冷水浇得简直是彻头彻尾,把胜屠昊脸都吓白了,胜屠崩云是什么人?脾气怎么样就不用说了,胜屠家谁敢反驳他?加上从化外之地跑回来后,听说就用上天道散了,
  
  这货简直是个老疯子,胜屠昊全靠他力排众议让宗亲闭嘴才坐稳了皇位的。所以权势地位才是胜屠昊难以割舍的东西,至于一个兴趣爱好相仿的女子在权力面前,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!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