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二百四十八章:圣手
这胜屠昊虽然没去过幸文姑娘的闺房,不过小姑娘的独家书院倒是去过的,那儿跟幸文查的书院一样大,毕竟光是挂满各种各样的书画,就已经相当耗费地方了。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..kàn..ge.lA我在胜屠昊的引路下,很快进入了书院之中,果不其然,虽然有了心理准备,不过仍然给这小姑娘的画作震惊了下,这第一幅画作在呈现在屏风玉石之中,活灵活现的山
  
  水白云,竟像是活在了玉碑之中似的,每次观看都因心境而有所不同。
  
  其行云流水的落笔,饱墨浸染的挥毫,也堪称圣手之作了,比之幸文查的画作,早已更胜一筹。
  
  而过了玉石屏风,更多的画作映入眼帘,让人看了都不由驻足观望许久,仿佛身临其境于画中,享受它带来的云间缥缈,海上漂泊。不过映入眼帘的因为全是画作,行文书写都不过在画作中看到,我也不由看向了如痴如醉的胜屠昊:“这幸文姑娘的画作多,书作其实也是达到了一般仙家的巅峰,可却少
  
  得可怜?”“呵呵,回城主,其实她早已经是书画双圣,但因为不愿意行文超越自己的父亲,故而就算落笔提名行书,往往都收敛锋芒,尽量只纪实不写意,当然,能得出这个结论,也是臣下一次有幸和诸多世家子弟过来欣赏书画,不小心得见她当场挥毫写了一个‘仙’字,才断定她已经远超自己的父亲了,可惜后来臣下想要求此仙字,却给其当场毁去
  
  ,实在是可惜之至……唉。”胜屠昊说罢,忍不住苦叹一声。
  
  “那就是说,她除了画作是自己的真正实力,字都是有所隐藏的了?唉,那真是可惜了,她如今一死,这仙字恐怕从此成绝迹了……”胜屠纤柔一脸可惜的说道。“想看她的字还不简单?他父亲是乱党,我们杀了就好,至于她嘛,应该不过是受到了牵连而已,他父亲如此狂狷,必然到处乱说他和乱党有联系,她无意听到便招来这等
  
  横祸,确实情有可原,我们留她不杀,让她将功折罪好了,她父亲一死,她总能写了吧?”胜屠无双故意笑着看我,她说话的无情,可不是真的无情。
  
  “皇姐,你怎么能这样……”胜屠纤柔不知自己皇姐用意,当然是替这姑娘感到委屈。胜屠昊也看着我说道:“城主,臣下觉得,若是杀了他父亲,怕是她非但不会写字,也不会再作画了,这幸文查虽然性格狂狷,但也实属文人通病,本质却是不坏的,对于
  
  自己的儿女,倒是颇让人羡慕,这一家人若是杀,便留不得,若是不杀,却难以取舍呀……”我摇摇头,看着这里的字画美得真如置身一面面通往天地各处的随意门,心中也颇感爱才和取舍之间的难处,而如果是宋婉仪看到这些,怕是高兴坏了吧?她对于书画的
  
  喜欢,不亚于胜屠昊之流,如果有可能,倒是把他们一家发配去那儿也是不错的主意。
  
  “这幸文家就由我来亲自审问吧,毕竟也不过是文人墨客,不经过严查就套名乱党,未免太过武断了,当然,查实的话,也照例治罪便是了。”我当即给胜屠昊下令。
  
  胜屠昊惊讶的看着我,随后看向了胜屠无双。
  
  “还愣着干什么?现在不是说不杀,只是说审讯清楚一些再发落!”胜屠无双笑道,胜屠昊顿时高兴起来,说道:“若是幸文姑娘真愿意行文,城主可得给臣下请一帖。”
  
  我哼笑一声,也不说不答应。
  
  胜屠昊立即就跑出了外面,连忙传讯界坞,让心腹立马提审幸文家的父女和宗亲等。我在他们准备的空档,继续观看这里的画作,这一旦看下去,就更觉得这女子笔墨惊人,似乎还藏着一些功法的玄机在其中,这行云流水中当然不会写了什么符文进去,
  
  也或许只是我多心而已,不过这一切,可能还得看到这姑娘才知道。“对了,之前你说过有一幅幸文姑娘用其母亲脐带血所作的‘先天’,不知道可还留存?”我当即问道,这画作既然名为‘先天’,或许还有着让人惊讶的一面,比如里面藏着某
  
  种契合先天之道的事物,只要是能够看一看,没准还能领悟出什么来。胜屠昊听我忽然又问起这东西,脸上也有些尴尬,说道:“不瞒城主,其实臣下对这幅画作也是心有觊觎,在他们家落难的时候,也问过幸文姑娘此副绢画到底藏在何处,
  
  甚至以生来诱惑,可惜,这幸文姑娘丝毫不重视自己生死,断然的拒绝告诉臣下画作何在……”“藏起来了?不过如此*之物,藏起来也是理所应当,或许就在这一界面的某处,不过……算了,还是先审一审再说吧,若是有机会能够看一看……或许也是不错的。”我
  
  自顾自说道。
  
  胜屠无双拍了我的肩膀一下,笑道:“好呀,夫君身为九重天的霸主,居然要看人家姑娘母亲的脐带血,这怕说出去,可要笑掉大牙了!”
  
  “我……”我反应过来,摇头一笑,说道:“其实我只是觉得这画作是天上赐予之物,可能存在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,故而心中好奇,并非是想要看其*。”
  
  “对呀,大哥才不会那么无礼,皇姐又欺负大哥。”胜屠纤柔连忙护着我。姐妹俩少不了因为这个又互相逗趣起来,我和胜屠昊站在一边只能是对两姐妹摇头苦笑,而过不了多久,这幸文家的罪犯就带过来了,他们一个个都套了捆仙枷锁,一脸
  
  菜色不说,有的身上还带着不少的伤,可见这一次因为天玄乱党吃罪不少。
  
  前面带队的是幸文查,这幸文家的家主长相老成,山羊胡须,看起来果然是个文人形象,而即便落难,眼下也是一副傲然的模样,根本就没打算低头。而他身后是一堆的宗亲,数量也有好几十,至于子嗣当然也都带上来了,我专门的往子嗣群里搜索,果然看到了女眷之中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,长相格外的脱俗,她此时
  
  当然也给胜屠昊的心腹专门盯着,毕竟这是幸文家最备受关注的重要人物了。
  
  “宗亲也不用全审查一遍了,让这幸文查过来。”我当即指了指零头的幸文查。
  
  坐在了大殿上,幸文查给押着下跪了,看着我的时候,双目仍然桀骜不驯,仿佛一脸死志,根本不打算活着走出去。
  
  “你舍生求死,我可以成全你,毕竟你勾结乱党虽然没有作乱,终究也是死罪,不过,你的儿女们因为你的事情跟着株连,你于心何忍?”我直言不讳的问道。幸文查脸色苍白,但咬牙说道:“难道我幸文查愿意将罪责全揽,你就能够放过族中老小了么?呵呵,篡位者,我幸文查第一个不相信,你刚愎自用,容不得言,岂会轻易
  
  放过我们?不用跟我们假慈悲,随便朝我脑袋上来一剑,将我斩了便是!”
  
  “呵呵,狂狷之辈,到是还有点骨气,不过你死了容易,你那书画圣手的女儿怎么办?”我冷笑道。
  
  提起了他最为喜爱的女儿,幸文查表情终于凝固了,随后咬牙说道:“你想要什么,直言便是了,若是能够留小女性命,我幸文查这次如何都从了!算是我欠她的。”“那其他的儿女呢?可杀?”我忍不住问道,看来这女儿还真有些不一般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