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二百四十九章:剖析
咚咚咚,幸文查似乎从我的口中听出了一丝扭转的语气,顿时把头磕得跟捣蒜似的,我看着血腥,伸手就制止了他继续,说道:“怎么?你非议我不但,还勾结乱党,把全家都害了,现在倒是想起来要救自己的孩子了?”/p>
  
  “城主您想要幸文查如何,直说便是了,幸文查只不过是一介作文行画,不通官场的迂腐文仙,全然不知道城主您要怎样才能放过臣下一家老小?”幸文查脸上全是泪痕,刚才觉得死罪难逃,当然是求一个痛快,眼下感觉有些希望,骨气还留着做什么?/p>
  
  “呵呵,先下去吧。”我摆摆手,也不说要放他家人,毕竟我就算有生杀大权,但也不会滥用,否则还如何服众?/p>
  
  结果两位士兵刚把他从地上提起,这幸文查脸色就变了,涨成了猪肝色后,忽然挣扎起来,愤怒道:“放开我,不能就这么让我下去!你打算怎么处理我的儿女!你要是不放过我的儿女,我幸文查现在就跟你拼了!”/p>
  
  “怎么处理你们幸文家,那毕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,能不能放过你们,难道靠你服软磕几个头就能够决定?”我冷冷一笑,这家伙还真是狂狷,刚才还不要命磕头,现在没有得到我的肯,就又疯狂起来了,行事确实两个极端。/p>
  
  “我幸文家屹立此处千年,你屠我幸文家,必遭所有化仙者耻笑,你千年后,万年后,皆难逃天下悠悠众口,你就是个暴君!篡位者!永远都会被人耻笑!!”幸文查挣脱不开,顿时口不择言的大骂起来。/p>
  
  我皱起了眉,而胜屠昊站在一边看我表情不对,立即咬牙说道:“掌嘴,拖下去!”/p>
  
  “胜屠昊!枉我幸文查每每将你当贵宾对待,有别其他皇族子嗣!想不到你也和其他尸餐素位的在位者没什么不同!沽名钓誉,还想娶我清儿?我呸!幸好老夫多留个心眼!呵呵,今日你如此对我,我幸文查庆幸当日如此,因为你终究不过是附庸篡位者的畜生!”幸文查这回事连胜屠昊都骂上了,反正现在不死也得死了,他还顾虑什么?/p>
  
  “幸文查!我……快拉下去!快拉下去!”胜屠昊气得是切齿不已,双目凝着,杀机也暴露了出来,要不是有我在,他怕是早忍不住把幸文查灭了。/p>
  
  “把幸文清带上来,我亲自见见她。”我摆摆手,暂时懒得去理会这幸文查。/p>
  
  “暴君!色胆包天!如今也还不忘要染指我的清儿!你会遭到天道报应的!你堵不住天下悠悠众口!你若是对我清儿怎样,天下仙家必万年唾弃你这暴君!”幸文查怒吼着,而卫兵看他说话太难听,顿时几个嘴巴子打过去,把他下颌拉脱臼了,让他话都不利索了。/p>
  
  “这幸文查,该死!不识时务!”胜屠昊气道,我笑了笑,说道:“你不是他家贵宾么?按理说他和你关系挺好的才对吧?”/p>
  
  “城主明鉴呀!臣下不过是垂涎他家的字画,绝对不是为了别的!况且臣下当时待之以礼,他以礼相待,大家泛泛之交,现如今却需得公私分明,臣下哪敢徇私……”胜屠昊连忙辩答。/p>
  
  而说话间,幸文清就已经带上来了,这姑娘刚才我见过一面了,长相确实灵气非凡,即便是如今落难,似也有种出尘的干净气息。/p>
  
  “幸文清,你家父亲已经交代了自己和逆党勾结之事,那是满族皆杀的罪名,你可有什么话要为你父亲辩白的么?”我淡淡说道。/p>
  
  “父亲真的如此说的?”幸文清看了我一眼,仿佛就像是看着一个普通人,当然也不会一副讨好。/p>
  
  “不错。”我暗道这姑娘倒是胆子不小,看来撞上天了,她也不带哀求的。/p>
  
  /p>
  
  “那还请城主赐我们幸文家满族皆杀吧。”幸文清果断的说道。/p>
  
  胜屠昊看美人竟如此决然,也有些可惜的看向了我,其实我连问幸文查是怎么勾结乱党都没问,只不过是想要试探这幸文清罢了,就是没想到这女子这么烈。/p>
  
  “赐你满族皆杀,不过举手之劳,只是你们幸文家,是怎么勾结乱党的,姑娘可否实话实说?”我继续问道。/p>
  
  幸文清凝住双目看着我,说道:“城主既然觉得我们幸文家就是勾结乱党,如何勾结重要么?赐我们满族皆杀,就算罪名轻重,又有什么区别?天下公道评说,皆有天下仙家说去,我们幸文家现在不过任人宰割的乱党罢!”/p>
  
  我笑了笑,这幸文清果然是颇有其父的傲骨,而且也非常的聪慧。/p>
  
  “看来姑娘是话里有话了,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听一听姑娘的肺腑之言?好让我也知道为何幸文家成了乱党,却还有如此的傲骨敢将此事上升到天下公道评说的层面?”我问道。/p>
  
  看到我竟又兴趣,幸文清也不免怔了下,但想了想,还是说道:“我幸文家若真是勾结乱党,又岂会一个不漏出现在此?早已经逃之夭夭了!若是城主真要知道真相,我幸文清只能说,自始至终,我皆不明白,何以我就成了乱党了!”/p>
  
  “哦?照你这么说,你非但不是乱党,还是无辜的?”我诧异的问道。/p>
  
  “不只是我,家中老少,又有几个不无辜?”幸文清继续说道。/p>
  
  “那你父亲无辜么?”我笑道,幸文清想了想,仍旧点头:“我父亲除了祖上蒙阴还挂着个虚职,充其量,他不过是个商家罢了,而幸文家租下累积产业何其之多,和乱党有过交集,我们又怎么能够一一去鉴别,要怪只能怪乱党太多,他们并未在额上写上‘乱党’两字!”/p>
  
  “呵呵,倒是嘴利,不过你父亲可不只是一次公开说过,他和乱党可是有关联的,甚至还以乱党自居,并对我公开非议,此事难道你也可以狡辩过去?”我冷笑道。/p>
  
  幸文清连忙说道:“对,我父亲确实公开说过这句话,只不过他也不过是一时生气自己在朝中受辱,且不受天城重用,因此回来大雷霆,将牢骚告知家人,谁又知道你作为城主,竟如此计较此事!”/p>
  
  “非议朝政,还公开自己和乱党有瓜葛,我还能不计较?幸文家什么时候竟都如此自大了?况且你父亲和乱党有过密谈,有过联络,这又如何说?”我冷声问道。/p>
  
  “父亲是和乱党有过密议,也有过联络,但却还未确定自己要加入乱党,只不过是他郁郁不得志,从而才想要寻求出路抱负,若是天下之主如商户,允许有多个,我父亲在城主那处处碰壁,难道就不能自谋出路么?”幸文清继续说道。/p>
  
  我听着这话,心中不免要给她点个赞了,不过作为九重天霸主,这思想只能说是想想都犯罪,更别说他幸文查还犹豫了,还摇摆得如此张扬,确实过分了。/p>
  
  看我表情仍旧凝而不展,幸文清咬牙说道:“其实父亲公开说出此等大逆不道的话,除了觉得自己的才能被埋没,也是心中想着要以此激怒城主,引起城主注意,只不过父亲太过单纯,不明官场道理,我幸文家若是纯粹仙家墨客,这样做固然没错,在明君眼里,也只是持才傲物的狂狷野人罢了,但我们幸文家却是亦官亦商之家,有此下场,也是理所应当!”/p>
  
  听完这话,我也忍不住吃了一惊,想不到这姑娘竟有这样的见识,而且如置身事外一般剖析自己家族。/p>
  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