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二百五十三章:画作
其实我把这幸文清提出来,也是打算一并把幸文家好好的点化一遍,加上跟踪商珺的事,也需要尽快跟上,否则一旦他道体恢复过来,我寄在他身上的跟踪气息就会给他
  
  察觉.网当然,恢复道体不是一两天的事情,蓝苒这些天怕还要去请救兵,不会立即过来,我还有不少时间帮助胜屠家提供的守界精英渡劫,与此同时,我也能顺道在幸文家这里
  
  游山玩水几日。
  
  不一会,幸文清就在界守卫兵的带领下过来了,她虽然蒙难而身上带着一些风尘,但双目却神光奕奕,仿佛就不像是给人关起来一般。
  
  “幸文清,你可知道我把你叫来做什么?”我平静笑道。
  
  “若是猜对了,城主可答应放我家人?”幸文清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家人的。“如果凭借一两句话,就放过你的家人,我这城主当得岂不儿戏?”我忍不住笑道,幸文清当然不傻,想了想说道:“城主爱护清儿之心,清儿自然知道,但若是想让清儿心
  
  甘情愿服侍城主,清儿的家人就必须安好,否则清儿挂念父母,兄弟姐妹,族中长辈,又如何能安然处之?”
  
  这话一出,胜屠无双顿时噗嗤一笑,而胜屠纤柔也有些脸上微红的看着我,说道:“大哥风评应当还算不错,怎会在女儿家的心目中,竟落得如此的不堪?”“我……”我顿时给胜屠纤柔说得哑口无言,一旁的蓝苋更是一脸嫌恶,说道:“怪不得连敌人都不曾放过,难道天下美丽女子,皆要揽入怀中方才满意么?暴君,你果然太
  
  让人失望了!”
  
  “我这什么都没说呢!”我老脸挂不住了,这幸文清这一次确实太出人意表了,把几个女子都引得矛头对准了我。“好了,看来幸文姑娘是误会我夫君了,他让你来,并非是让你以身相许服侍他,以你的美貌,固然能让他心动,但还不至于让他忘了原则,他请你来,其实也早就对幸文家做出了安排,现如今可不瞒你说,你们幸文家的事情已经算是查清了,当然,你父亲也并非全无过错,他如此狂狷,自甘堕落,让你们幸文家死罪可免,但终究活罪难逃,之后是要发配到圣兽仙城的,当然,你大可放心,圣兽仙城并没有大家说的那么偏僻,那儿山水延绵,景色妙不可言,反倒是一处可安心静气去完成书画之地,所以
  
  夫君非但不是罚你们,更像是让你们幸文家重获新生呢!”胜屠无双笑道。幸文清瞪目结舌的看着我,随后噗通跪下,感激涕零道:“是清儿过度解读城主的想法了,清儿从前不知道城主如此大度,简直有眼无珠……可叫清儿过来……难道只是想
  
  要告诉清儿这件大好事么?”“当然不只是这样,夫君知道你性格外柔内刚,就算是想要让你幸文家受受活罪,但对你却全无用处,所以还不如将你叫来此处,给你说明白前因后果,另外也想让你能够
  
  放下心中包袱,带我们游览此地风光,并介绍这里的画作。”胜屠无双笑道。
  
  在胜屠无双面前,我忽然就成了嘴笨之人了,我暗暗给她竖起大拇指,她可真是位红颜知己。“原来如此……倒是清儿误会了城主之意,竟以为城主垂涎清儿的……唉,回想起来,现在真是羞愧至极……”幸文清面颊红得跟火烧似的,刚才大义凛然的说我,可是处处
  
  往男女方面引的,可我压根就没这么想,现在变成了是她自己想到那方面去了,对一个小姑娘而言,也算是没脸见人了。
  
  “哼,真没想到竟还有人用此事嚼舌根,真是可恶!”胜屠纤柔轻哼道。
  
  幸文清一脸的愧色。
  
  一旁的蓝苋也觉得刚才对我太过苛刻,还把我想得过分不堪,现在这局面下也彻底无话可说了。
  
  “此事也是大家不理解的缘故,幸文姑娘倒是不用在意。”我排解尴尬道。“还请城主宽恕清儿鲁莽……清儿并非是有意如此,哎,也是错听旁人之言……”幸文清也赶紧借坡下驴,可惜胜屠无双脑瓜子跟别人不是一条线的,忽然抓住她不放的说道:“嘿嘿,话说回来,清儿姑娘,你父亲见识偏激,难道你也是如此不成?抛开其他不说,我们夫君拨乱世而定乾坤,让九重天治下皆能安居乐业,致天下升平,可谓前无
  
  古人后无来者,如今让你陪侍左右,是让你受委屈了么?”
  
  我暗暗抓头,心想就该把她丢到韩珊珊那边去。幸文清忽遭这难题问倒,想了想脸红说道:“自然不是……我和父亲不一样……城主英雄事迹,他或不想承认,也不愿意承认,可与我们这一辈中,城主之英雄气概,自然
  
  是深入人心的,天下倾慕女仙,何止千万……清儿也不过普通女子……又如何不心中仰慕……”“哦?你也仰慕大哥?”胜屠纤柔毕竟单纯许多,这话问得是有些出格了,幸文清也不能不回答这位公主,踌躇了会,咬着下嘴唇说道:“那边有个放置许多画的箱子,是我
  
  当年……当年听闻城主平旧朝定天下乱局的时候,心中有感而发所作……因为害怕给父亲看到,故而藏在众多画作之中……若是不信,大家翻……翻看便知……”
  
  胜屠纤柔一脸的愕然,问道:“你为大哥作画了?”
  
  “我……我也只是凭借身边朋友描述,自己凭想象胡乱画之……”幸文清脸上红云自始至终都没有消退。
  
  胜屠无双兴趣很高,顿时把那很大的箱子招了过来,连锁头都直接用无双剑挑了,然后迫不及待的翻找起来。果然和幸文清说的一样,这箱子里一共有十几幅画作,上面好几幅当然都是无关痛痒的风景画作,虽然精美,都给胜屠无双搬到了一旁,直到出现了一张用泼墨形意的手
  
  法绘制的人物图,她才停下了手。
  
  这幅画上,没有绘出表情样貌的黑衣男子手持长剑,在万千盖顶乌云下一力擎天,那威风凛凛的气势,确实能够让观画的人心生澎湃之感。“那时候……清儿没见过城主,也不敢索要模样画像……也是担忧给父亲家人识破,故而只能不绘容貌……”幸文清故作无恙,实际给大家这么看着自己的画作来证明自己,
  
  也是羞涩到了极点。“嗯……这画作气势磅礴,和夫君当时气概是有些相符,不过要将这气魄尽数体现,恐怕尚显不够,只有当时参战仙家方有体悟,夫君那时候之浴血奋战,英勇无敌,天下
  
  仙家莫可匹敌,可不是你们如今所见之心平气和,任你们埋汰的老好人。”胜屠无双仿佛自言自语,却说得我老脸也有些挂不住了,确实没想到当时的自己竟这么可怕。
  
  回想当年和赵玄衣一战,动辄天地崩坏,寰宇缺失,确实惊天动地,这一剑擎天的画作,当然无法描述当时战场惨烈。
  
  幸文清两眼发光的看着我,我只能是努力忍住表情不崩,尽量表现得沉稳一些,别让小姑娘小瞧了。而胜屠无双把绘制我的第一幅画好好放到一边后,又拿出了第二幅关于我的画作,这画作中是两位仙家在激斗,一人黑衣,一人紫衣,毫无疑问,这应该就是我和赵玄衣
  
  那场战斗了。细看画作,应该是凭借身边贵族子女们众口相传,又以想象而入画,不过幸文清对我的形象,看来还是相当正面的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