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二百五十五章:涂污
不……清儿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幸文清顿时摇头。
  
  我并不纠结这个问题,有些事物想象的空间越大,它就越是美好,反倒是越接近的真实,才越是让人感到错愕,并随之和想象剥离开来,成为新的事物。
  
  接下来对于书画院的画作,自然少不了一番欣赏和品评,胜屠姐妹从小就在皇宫里成长,对于书画目光刁钻,也通晓此道一二,幸文清如遇知己一般,解释每一次落笔的心情和体悟。
  
  我则在这些画作中获得更多的灵感,毕竟有的时候它们如荡气长歌,有的时候恰如涓涓细流,契合了我毕生所学法术的运用和发挥,这看似不经意间的画作,已经超越了幸文清本人的心态。
  
  因为这些画作,有些地方浑若天成,连她自己都不知道。
  
  所以我也在她们轮及画作的时候,偶尔提出这些节点,这往往都是隐藏在画作里的核心,故而每每让幸文清沉凝参悟,却无法回答我为何那时候会如此落笔。
  
  “城主所提问题,皆让清儿不知作何解答,清儿当时恍若有些鬼使神差落下这些点缀……但却只觉得自己非要那么画不可,但比清儿更神奇的是,城主竟都能在每幅画中都准确的点出来,或许这是清儿都无法领悟的境界了……”幸文清终于忍不住的一脸诧异的看着我。
  
  “确实,我们看画,皆是何处画得精致,情感渲染得到位,大哥却触类旁通似的,总是有不同的见解,却每每能够引导我们把目光和画作的精神引导过去,让整幅画的神秘感皆汇聚于此,或许真的如清儿说的那般,是另一个境界的感悟了。”胜屠纤柔也恍然一悟。
  
  “夫君能有如今的能力和地位,鉴赏能力自然是与众不同,什么画作好,什么画作不好,他也是画,便已经如识作者多年一般。”胜屠无双笑道。
  
  幸文清惊讶的看着我,我淡淡一笑,其实我刚才就发现了幸文清的画作中的神秘之处了,他们看的是美丑,我看的却是一种先天的东西,所以我的观点当然与众不同,而且汇聚了所有画的精髓。
  
  “我听说,清儿姑娘出生之时,便已经作出一副叫‘先天’的画,此副画惊天动地,名闻天下,可有这一回事?”我当即问道。
  
  幸文清脸色一红,难为情的说道:“不过是父亲酒后失语,将那别人没见过的涂污说得天上有,地上绝无了……实际上此涂污是我小时候无心之举,父亲爱书画成痴,看过后以为天赐,之后,就已经给他封存了起来,却从未拿出来见过世面,他将此涂污白娟取名‘先天’不过是……是要给我面上增光,好让世家公子或者他那些好友觉得我与众不同罢了……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……”
  
  “怪不得这里不见‘先天’画绢了,原来竟还有这般真相。”胜屠纤柔惊讶的说道。
  
  “那就是说,你自己也未曾见过这画绢?”胜屠无双好奇心也不小。
  
  “是呀……我并未看过这幅‘先天’涂污……”幸文清忙解释,胜屠无双看了我一眼,知道我和她是一个心思,就立即说道:“这里既无外人,何不将此画绢取出让我们欣赏点评一番?此画得你父亲如此推崇,又用上了这样的名字,想必另有深意,我夫君鉴赏画作能力清儿你也看到了,天下仙家莫出其右,没准能够另有领悟呢。”
  
  “这……这涂污当年就给父亲不知道埋入何处了,毕竟是用母亲和我相连之血来涂污,不方便……取出观赏……”幸文清有些难为情的说道。
  
  胜屠姐妹顿时点头表示理解,而我也暗道可惜,因为有可能这绘绢上藏着先天之谜,所以只能说道:“既然不方便,此事作罢便是。”
  
  “我……”幸文清看我脸上多少有些失望,也有些犹豫不决了,想了想,说道:“别人自然不方便去看,不过如果是城主……清儿要不去和父亲请示……看看能不能让城主……”
  
  “嘿嘿,现在就把城主当成自己人了呀。”胜屠无双看到幸文清一脸豁出去的表情,少不了一阵揶揄。
  
  幸文清还打算解释,但胜屠纤柔则说道:“莫要听大皇姐的,你速速去请你父亲取画便是,若有哪位敢问及,就说是城主之令便是。”
  
  幸文清看了我一眼,随后就朝着自己外面飘去了,她现在和自由了没什么区别。
  
  书画院中,又只剩下我们四个人了,现在蓝苋眼巴巴的看着我们,却因为刚才的尴尬无法融入我们之间,而且她也在纠结着问题的关键,孰对孰错反倒让她重新审视谁才是正义的一方了。
  
  胜屠无双看我对蓝苋有些怜悯,也出言说道:“你虽然是夫君手中的囚徒,却也同样是我夫君的子民,做错受罚,他可没对你怎样,我却也不过让你清醒打了你一巴掌,倒也没必要一副委屈的样子。”
  
  蓝苋一脸的郁闷,说道:“并不是因为你打我而委屈,你那一巴掌,一点都不痛!”
  
  胜屠无双忍不住笑道:“那你这是做什么?”
  
  “心情受堵,难以排解,当然是感到郁闷无以复加。”蓝苋嘟囔道,胜屠纤柔走过去把她拉了过来,问道:“跟我们接触这几日,我们可是坏人?可有谁主动去欺负你了?大哥就算对你们苛刻,那也是阵营之间所难免的针对,却并非是针对你个人,我觉得你应该也不是不识道理的人,你扪心自问,大哥难道真的是暴君么?”
  
  蓝苋看了我一眼,随后缓缓摇头,说道:“如果对幸文家不是故意放过,那他还算有点良知。”
  
  “哼,夫君一路走过来,天下子民哪一个不说他是仁君?若是问良知,倒不如先去多体察民情呢!”胜屠无双轻哼道。
  
  蓝苋给胜屠无双扇过一巴掌,当然也不敢在我好歹这件事上再做文章,只能是一脸无语,说道:“擒贼先擒王,谁让他是君王?我们是叛党?”
  
  “如今九重天战乱之地越来越少,难道能够否定他的功绩?你们就算把他从城主之位上拉下来,换上你们觉得好的城主,敢确定比他做得还好么?或许乱世再生都不奇怪!”胜屠无双冷笑道。
  
  蓝苋无言语对,而这时候,幸文清已经带着自己父亲幸文查进入了书画院,也听到了她们俩的争执,幸文清刚才已经见识过了,而幸文查却还没能一时接受,犹豫了一下,才跟着女儿走进来。
  
  “幸文查,看你的表情,似乎你女儿已经告知了你一家将被流放去圣兽仙城的事情了,对吧?”我当即问道。
  
  结果幸文查一愣之下,顿时噗通跪下,急忙说道:“城主,您要将我们幸文家灭族改成流放?!”
  
  我诧异看了幸文清一眼,暗道这姑娘倒是会守口如瓶,竟能够把这事瞒着,还把自己的父亲都叫过来了。
  
  “你不知道这事?”我又问道,幸文查脑袋晃得拨浪鼓似的,两眼已经全是眼泪了,他也关了老半天了,心中怕也深受折磨,现在也冷静了下来,如今一听到自己一家都将没事,感激涕零当然占据了所有的心思,连忙又是一通的解释。
  
  原来这幸文清把自己的父亲请出来,理由非常的纯粹,就是说我有可能够洞悉她出生涂污绘绢,光是这理由,竟直接让幸文查答应了。
  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