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二百七十一章:横月
“骆道友和商道友的脾性,真是有天壤之别,怪不得蓝首领如此器重道友。”孙达练看我有意结交,当然不会拒绝,顿时客套话组合拳就打了出来。
  
  “三当家这话中听,这商?为人桀骜不驯,觉得无止境后天下无敌,为人处世总觉得高人千里,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,又何须再给他面子?”我直言不讳的说道。
  
  孙达练哈哈一笑,说道:“骆道友以苍茫境修为,都敢直面这商前辈,我是非常佩服的,可见骆道友也是性情中人,敢于直言无忌,不过呀,即便是道友不喜,可也要把小命当回事才好,若是商前辈恢复过来,可就麻烦了。”
  
  “这商?受过重伤,如今能不能恢复回无止境都是两回事,只要有首领和周老前辈在,我倒并不担心他能拿我如何,唉,要不是我剑给你们孙家的孙寒希孙道友斩断了,我又何惧与他斗一场?”我连忙诉苦道。
  
  “哦?孙寒希便是小女,道友的剑,竟是小女打坏的?”孙达练诧异的问道。
  
  “哎呀,这可是大水冲了一座庙,自家人打自家人了。”我一拍脑门,一脸的懊悔:“孙叔叔,您家姑娘真是没的说,那把天锁横月,把我用了多年的佩剑一剑斩断了,我也不让您赔,但斩剑孙家锻造剑器天下第一,总得便宜卖我一把才好,要不然我出了孙家对上商?,给砍死了是不是该算在你们头上?”
  
  “哈哈哈……我还道骆道友想要说什么,买剑这种小事,又岂能让你为难?这便带你去看看我手底下的好剑。”孙达练一听我说起自家女儿,顿时高兴起来,再听女儿威风了也颇为高兴,挽起了我的手准备待我去看剑去。
  
  我当然表现得很乐意,但很快就担忧的看了一眼别院,说道:“孙叔叔,真是难为小侄了,我这还有任务在身,得时刻保护我家首领,这剑,要不改日去看?”
  
  “小侄,难得一见如故,自然要去我府邸做客一番,你家首领怕没有一两天恢复不了,我这就遣人替你看门,她在此修养你尽可放心,而且我这女儿现在也在家中,你们同辈亦有话说不是?况且,磨剑不误杀人,没有剑,你怎么保护你家首领?”孙达练连忙说道。
  
  “这……好吧,孙叔叔说的是,但小侄先禀明首领一声,再去不迟。”我笑道,孙达练欣然答应。
  
  我很快钻入了蓝苒的房间,蓝苒发现我来了,缓缓睁开了双眼,说道:“这才多久,又跑进来了,这还要不要我修炼了?不会是刚才外外面惹的事不够大,又要去折腾了吧?”
  
  “蓝前辈,你知道刚才的事?”我明知故问。
  
  “哼,好歹我再如何也是无止境,你以为我是废人不成?”蓝苒轻哼道。
  
  “嘿嘿,你担心我了吧?”我笑嘻嘻的问道,蓝苒微眯双眼,说道:“有话快说。”
  
  “孙三当家请我去看剑,说会优惠我一把,我这不是进来禀明一声再去嘛,总不能让你时时牵挂不是?”我靠近她笑道。
  
  “没事找事,爱去就去,我才不会担心你,对了,你进来,该不会是找我要钱的吧?”蓝苒一副看透我的样子,很快从袖袋里摸出了一大袋的天道散来。
  
  “这么多?蓝前辈这是区别对待我吧?”我一脸感动,蓝苒脸上微红,轻哼道:“胡说什么?之前比赛断的佩剑,你加入我地黄,总不能不赔你一把,至少也得比之前的要好吧?而且说过了到孙家后给你换一把的,如今不过是兑现承诺,什么叫区别对待?”
  
  “蓝前辈……蓝首领……蓝姑娘……苒儿……你待我真好。”我连换称呼,伸手去接这袋天道散,但蓝苒直接就缩手回来,嗔怒道:“叫我什么?”
  
  “苒儿?”我笑嘻嘻的说道,蓝苒瞪了我一眼,手背直接磕到了我的额头上:“看你是不想要天道散了吧?还不谢过首领?”
  
  “多谢苒儿首领。”我嘿嘿一笑,一把将一大袋的天道散抓了过来,蓝苒气得想要站起来踹我,我连忙跳开,说道:“你别站起来了,赶紧打坐休息吧,放心吧,外人面前我不会乱叫的。”
  
  “在这也不许!”蓝苒生气的说道,我连忙说好,关门就出去了。
  
  孙达练一看我手中提了这么一大袋,就知道是天道散了,说道:“呵呵,真想不到蓝首领对侄儿如此器重,要是小女也能够如此,我就老怀宽慰了,可惜呀,小女这性情,哎……”
  
  “孙叔叔何忧?小侄对孙姑娘可是一见如故,看在叔叔的面子上,必然时时在蓝首领面前美言的。”我笑道。
  
  孙达练两眼一亮,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,还一边拉着我飞向他的府邸,一边说道:“小侄就是会说话,叔叔这不也是担心嘛,不过蓝首领也算颇为照顾小女,听闻小女加入了地黄后,可是能有什么办法进入无止境?”
  
  “正是如此。”我笑道,孙达练高兴之极,又道:“那这剑……我可就不能收钱了,这样吧,小侄一会你觉得哪把剑趁手,便直接取了用便是?”
  
  “这如何能行?”我一脸的吃惊,随后狡黠一笑,把手中故意提着的天道散直接放到了孙达练的手中:“不给钱,孙叔叔怕是要用一把普通好剑来打发小侄了,所以这钱叔叔还得收下,这要是不收下,我哪好意思挑好的?”
  
  孙达练哈哈一笑,说道:“啧啧啧,你这孩子,跟你说话就是舒服,光这点,姓商的得差你十万八千里,那这钱叔叔可就收下了?”
  
  “赶紧收下,小侄也能把孙叔叔的藏剑阁当自己的家。”我笑道,孙达练拍拍我的肩膀,忙又客气一番。
  
  到了孙达练的府邸,孙寒希看到我之后,表情难免有些古怪,孙达练把我的来意说了一通,怕是误会了我和她是好朋友什么的,我倒是乐得这误会,反正这孙寒希不爱说话,总不能说不认识我吧?
  
  倒是让我意外的是,孙达练带我去藏剑阁的时候,孙寒希也跟过来了。
  
  这一路上孙寒希仍旧是一副不说话的表情,双手还挂握着那把天锁横月,这女娃太不可爱了。
  
  进入了藏剑阁后,我对琳琅满目的剑早就习以为常,韩珊珊实验室比这规模大不知道多少倍,就是下辖剑阁都秒杀这里。
  
  当然,孙家有这规模,我惊呼几声配合,也等于是间接先拍马屁拉关系。
  
  孙达练当然不敢把这些通货给我,引我进入更里面时说道:“斩剑孙家,制剑、试剑、炼剑,我这一房,则以试剑名震极东之地,所以论及藏品丰富,比不上老大和老二一门,不过能够进入我藏剑阁的剑,无不是能够抵住一个品序试剑之剑斩击的剑器,所以别看数量不多,却是同级精锐。”
  
  我扫了一眼,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,随后看向了孙寒希手中的天锁横月,说道:“可还有能抵受住天锁横月的剑?”
  
  孙达练一副我说笑的表情,笑道:“有倒是有,不过能够抵住天锁横月的,必须是我孙家的其余两把神剑,这两把剑,现在藏于老大和老二府中,骆贤侄该不会是要为难叔叔吧?”
  
  我嘿嘿一笑,心道我还真想为难你,照我的规格,确实只有天锁横月这等可比肩双地至尊的剑才能入眼,其他的剑,怕还扛不住我一套八字剑歌呢!
  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