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二百七十三章:造剑

  “二哥,看你这话说的,我是亲眼所见,岂可能是假的?”孙达练还是兴奋难抑,仿佛着先天之精都成他的了。
  “骆贤侄,这先天之精真的在你手中?”孙达天咽了口唾沫,我暗道一窝的狐狸,真是难得孙寒希竟是个闷葫芦了,不过眼下这情况我敢说没有,怕要给群殴了,所以立即把刚才的先天之精取出,并倒入了玉盒里面,也方便让这窝狐狸‘欣赏’。
  极东之地的贫乏超乎我的想象,孙达天哆哆嗦嗦的捧着这先天之精,两行老泪不迭的掉下来:“天呐……父亲呀,您在天之灵看到了么?这是先天之精,而且这么多……当年你寻遍极东之地却不得一毫,那把剑也就锻造出了雏形你就仙游了……”
  “老大,让我看看,让我看看。”孙达开连忙伸手去接盒子,却给孙达天转身间接拒绝了,一副老大我都没摸够你凑啥热闹的表情,把孙达开钓得是郁闷不行。
  孙达练一脸的慎重,说道:“大哥,骆贤侄想要用这个换你手里的沉天锻铁,还有二弟手中的陨星百炼。”
  我瞪大眼珠子,暗骂老子什么时候跟你这么说了?不过按照这天锁横月的质量,另两把应该也不差才对,而且锻造有风险,一次不同一次,先天之精也不是万能的,锻造一次就需得放一次,放了就不好拿出来了,所以成品也是相当昂贵的,一两的先天之精也算能接受,虽然要肯定要亏一些。
  孙达天一听这话,故作沉凝轻咳的看了一眼老二,说道:“老二,你知道我最近正在打造剑器的关键时刻,若是有了这先天金精,出好剑成品能增加不少的可能,你手中的陨星百炼,要不然拿出来?”
  孙达开一听,沉吟道:“老大,我这陨星百炼,可是祖宗流传下来的,到我这已经祭炼一千七百年了……前途还不可限量呢……”
  “老二。”孙达天顿时露出责怪的表情,说道:“虽然祭炼多年,可底子终究有限,而且此刻正是检验它的时候了,这检验的事,不若交给骆贤侄去吧,听闻他剑力超群,恐怕我的沉天锻铁都是备选,你的陨星百炼也一并和我的沉天锻铁交出去,换了先天金精吧,如何?”
  “那我用何剑?”孙达开小心翼翼的问道,他不是不舍得,说那么多,他心里早就痒得跟什么似的了,现在就差老大一口允诺,只要说给他新造一把耐炼的神剑,他分分钟是答应的!
  “二哥,老大炼剑,当然我们都有份不是么?”孙达练连忙是趁机把自己带上,是他先发现了我有先天之精,那就是绝对功臣,怎么能少了他?
  孙达天鄙视了自家三弟一眼,打算说点什么,不过想了想,觉得先搞定这先天之精再说,就先把自己的沉天锻铁拿了出来。
  我一看这沉天锻铁,脸色都微微一变,这东西绝对称得上是很好的神剑了,不但黑沉沉的,样子还跟打神鞭类似,这要是出剑,怕什么剑碰上都得给打折了。
  我现在也算看出来了,这老大是专门打铁造剑的,所以手中兵器叫沉天锻铁,别说是剑能给打折,什么金属在这根剑棍下,都能跟面粉一样打成绕指柔。
  “沉天锻铁,用了何等稀有的硬金,却费尽方法都不能打扁成利剑,无奈出炉后,触之金铁皆崩,时至今日,终于要易手了,骆贤侄,以后好生待之呀。”孙达天把这黑沉剑棍交给了我。
  “多谢孙叔叔割爱。”我连忙接过来,顺便挥动了下,果然感觉这东西非常趁手,材质也是相当不错的。
  老大都做出了表率,老二孙达开也不敢藏剑了,立即拿出了一把纤薄而能量巨大的神剑来,这把剑光彩夺目,果然是祭炼了快两千年,光是上面的力量,怕不是一般神剑能比的。
  老二是孙家炼剑者,这点毋庸置疑了,这一门专门祭炼神剑,手段高超,让这陨星百炼越来越强大,而且易手后,竟没有丢去分毫能量,可见孙家炼剑成精了,这绝对是用水磨工夫赚钱,也不知道他们收费如何?
  看我们收了两把神剑,三兄弟内心的高兴自然不言而喻,毕竟这算是赚了一笔了,而孙达天是个狂热造剑者,摸了摸玉盒,笑吟吟的跟周臣说道:“周道友,我们斩剑孙家和天玄地黄也算是一家了,情谊摆在那儿,只要你在这里的一天,把孙家当成自己的家一般自由就好,在下这手底下还有一些事得去处理,怕就不能陪道友了,要不让寒希带您到处在岛上参观下?”
  “呵呵,老夫也不是年轻仙家了,也不爱到处乱走,孙道友若是有事,尽管忙去便是,老夫自便就是了,这不是还有二当家和三当家在此么……”周臣笑吟吟的说道。
  结果孙达开和孙达练都很不给面子,两兄弟尴尬一笑,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:“我们也……”
  “呃?难道两位也没空?”周臣诧异的问道,两兄弟点点头,这要是不看着老大打铁造剑,岂不是亏大了?那可是先天之精,别自己手上那把给老大放少了,那就亏大了!
  所以别说是纤毫不能少,就是千分之纤毫都得斤斤计较!
  “哈哈……好吧,老夫这不是还有骆小友作陪么?”周臣笑呵呵的看着我,心中当然好奇我怎么会有这等神物。
  结果让周臣心中郁闷的是,我也没给他面子:“周老……我其实也想要看看造剑,这不是图个稀罕嘛,看看热闹,嘿嘿……”
  开什么玩笑?韩珊珊锻造的神剑虽然不错,但大多是慵懒的炼宝仪复制品和改良品,所以她那个绝对弄不出如双天至尊这样的神物,顶多算是改良派,毕竟这家伙太懒了,对新奇玩意还好说,对剑摸得太多了,早发腻了,眼下满世界找新鲜,才不会管炼剑的事情。
  所以孙家这么有底蕴的锻造世家,我怎么可能放弃掺一脚?
  “难道……骆贤侄想要学造剑?”孙达练听罢不免诧异,包括孙达天和孙达开,也有些愕然。
  孙达天继续说道:“贤侄,这造剑是个枯燥的过程,就算是看热闹,也看不出什么来,我们斩剑孙家造剑的手法也有别其他家族,那是因为有独特的心法口诀,以及对各种金铁的独门掌控,你要是真要看,不懂心法口诀,怕只能真如你所说是看热闹了。”
  我暗道果然如此,刚才看到那把逆鳞锉,我就知道这孙家锻造手法简直堪称神奇,现在算是坐实了我的猜想,也让我更加好奇了。
  韩珊珊不打算认真造剑,我自己打造算了,毕竟我家的弟子少梓和香菱都还缺趁手兵器,别家的剑她们不稀罕用,师父打造的总可以吧?
  “孙前辈,不知道能不能看看?”我一脸的诚恳,孙达天和两位兄弟互看一眼,孙达练拿我的手软,连忙说道:“大哥,骆贤侄是自己人,和寒希熟络得很呢,咱们让他看看有何不可的?况且又不是传他功法。”
  孙寒希一脸躺着中枪的表情,但她无可奈何,这个时候,懒得和长辈们费口舌,免得越描越黑。
  孙达开也连忙说道:“不错,大哥,这先天金精也颇为稀有,不过骆贤侄既然有此等神物,没准也看别的仙家入炉过,我们第一次照着古方使用此等神物,也可找他参考一番看有何见地?”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