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二百八十章:岔子
两父女的强势登场,一下子就把火药桶点燃了,这种事情,根本用不着我来出手,而不只是周臣的气息出现,孙达天,孙达开的气息也跟着动了起来,并且极速从各自的府邸、别院飞过来。
  
  殷化一脸色阴郁,手中抓着化一神剑迟迟不敢行动,他其实并不怕孙寒希,然而,孙寒希本来是他的下属,就算是一时的合作,平时也是听从他的命令的,而来孙家,也是靠着他和孙寒希的关系才成行。
  
  可眼下,孙寒希居然为了我拦在他面前,这不得不说是天大的讽刺,主从之间的关系,可谓是瓦解得什么都不剩了!
  
  孙寒希笔直的站在殷化一的面前,手搭在了天锁横月上,微眯着眼睛绽放的杀气,确实足以威慑任何对手,而孙达天、孙达开也看到了这一幕,当然对殷化一这小辈非常的厌恶,毕竟以下犯上,这是大忌,他们谁知道这殷化一在同阶里罕逢敌手,甚至苍茫境的孙寒希都曾经甘拜下风?
  
  “怎么?天玄地黄屡次三番想要在我们孙家斗殴,这一次又是什么原因?”孙达天脸色难看,但明显是站在了我们这一边。
  
  商?死死盯着我背着的剑,怒道:“孙家主何不先问问为何蓝苒手中的剑会在他手上?我将此剑拿回有什么错?”
  
  孙达天看了我一眼,又看向了蓝苒住的府邸,随后问道:“骆贤侄,可否说说,这把剑怎么来的?”
  
  “陨星百炼比这把剑好,我总得一心向着首领,故而与她欣然换剑,谁知道这商前辈忽然跑过来夺剑,简直莫名其妙。”我淡淡的说道,挑衅两家关系,怕蓝苒以后见了商?,都跟吞了活老鼠似的。
  
  “大哥,陨星百炼祭炼近两千年,天下有比它好的,我看手指脚趾都能数的过来,骆贤侄倒是转手就换了,简直太会做人了,怕商前辈觉得没跟他换,所以迁怒于贤侄吧?毕竟他手中的剑都折了……”孙达开脑洞清奇,毕竟这把陨星百炼他炼出来,当然有吹牛逼的机会,他决计不会放过,顺道还鄙视了商?一把。
  
  商?的剑确实断了,给他这么一说,真成了另一个版本了,意思是我跟首领换了剑,淘汰下来的纤慕还得和他换一把仙剑才算数,不然得挨揍呢。
  
  孙达天当然不会觉得这么简单,可仍然说道:“商道友,你这样就过分了吧?蓝首领与骆贤侄换剑,与你有何关系?若是你觉得剑不好,大可以和我们孙家请一把,夺小辈剑器?那就太过了。”
  
  “大哥,怕事情没那么简单吧?”孙达练小声嘀咕,这当然要挖出更多的料来。
  
  商?气得够呛,难不成让他说剑是他写了‘纤慕’两字后,才给了蓝苒的?现在蓝苒这情况,听到这种事,别说不领情,怕还要觉得恶心呢。
  
  我也不会给他半点偃旗息鼓的机会,发现蓝苒都给惊动飞过来了,顿时‘哦’的大声拉长了语气,表现极度的惊讶,随后拿出了剑,拔出来说道:“我想起来,这把剑上面还写了‘纤慕’两字,是某把剑器留下的铭文,难道这两个字,是商前辈留下来的?所以剑虽然不是你的,但您觉得,这剑也和你有关,对不对?”
  
  商?给我直接说破了心事,原来就苍白的脸上,难免多了一丝难看,他是典型的小白脸,帅气逼人那是肯定的,这个样子,更是有种幽怨之感。
  
  我这大声说破的话,蓝苒当然听在耳朵里,落地后脸上也颇多尴尬,爱慕之类的词中,倒是没有‘纤慕’这样形容的,所以心思单纯一条线的她,怎么可能会往这上面想?或许以为剑打造出来的时候就有这铭文了,谁知道是商?这么明显爱慕她?
  
  “哦?快让老夫也看看。”孙达练的好事比我想的还过分,直接把我手中的剑夺了过去,眼珠子瞅了瞅这把剑,最后一脸的哭笑不得,道:“哈哈,还真是这样,你看,不只是字写得难看就算了,一把好好的神剑,就因为这几刀子下去,格调降低了不说,凭空还多出了七八个弱点来,这要是给我抓住,怕从铭文处直接能震断了!我断定,这把剑如果锻造出来有这两个字,那这铸剑师以后最好别造剑了,简直是害人匪浅!”
  
  其实这剑应该没有七八个弱点这么多,孙达练是夸张了,反正觉得他是权威,没人看得到他说了又如何?
  
  蓝苒深吸一口气,为了表达爱慕,画蛇添足也就罢了,还有这么大的影响,‘纤慕’两字简直是可恶!她看了商?一眼,说道:“商道友,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让你去寻剑,你便寻来这样的剑?”
  
  蓝苒脾气还算是好了,只是想把事情就这么平息过去的,然而,这商?脑子也有点残了,给心上人这么一怪罪,顿时是想不通的说道:“你叫我商道友?呵呵,为了这新来的小子,还还怪我帮你找的剑?这把纤慕,你也用了好些年了!现在才说不好,都是因为这小子吧?!”
  
  蓝苒给这么一说,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,怒道:“你胡说什么?和骆寒有什么关系?这把剑,是不是你刻上了这两个字?”
  
  商?再也忍不住的说道:“对!是我刻的!我倾慕你,爱慕你,刻上这两个字,又怎么了!?可你为什么将这把剑给他?!”
  
  这番话,让蓝苒表情复杂,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商?喜欢她,但一直以来的拒绝本就是因为她和他生不出男女之间的情谊,所以这句话,更让她感觉不高兴了。
  
  好歹她也是天玄地黄的首领,怎么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表露情感纠葛?
  
  不过都到了这境地,蓝苒也不打算再给商?面子了,说道:“这把剑,是我让你寻来的,原来该如何,我就要它如何,而你却将它私自刻上‘纤慕’两字,陷我于危机暂且不说,却未免太不尊重我了!我与你之间,也从未有过什么男女之情!以前不会有,以后也不会!但这件事,毕竟只因为一把剑而发生误会,既然解释清楚,还请止于这件事,不过商?,若再有下一次,就别怪我无情!”
  
  商?毕竟是蓝苒手中的一张王牌,即便再厌恶,对自己的复仇大业也是诸多帮助,弹压成内部之事,也是理所应当,而周臣也走出来说道:“商?道友,还不快谢过蓝苒首领?愣着做什么?”
  
  商?气得不轻,蓝苒的无情,已经让他无比的失望,咬牙看着她和我,怒道:“蓝苒,短短数日,你便与他厮混一起,他闺房进出皆不避嫌,这么多年,我就算跟你说一件事,还要站在门口说,你这样对得起我么?”
  
  蓝苒愕然看着商?,却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番话来,这几乎是不顾她的颜面了。
  
  孙达天轻咳一声,随后朝着蓝苒拱手后,就兀自离去,这毕竟不是一个家主该听的话,包括孙达开和孙达练,也十分的尴尬。
  
  周臣脸色顿时难看下来,斥道:“商?,作为地黄领袖之一,如此不顾一切出言,老夫真为你感到失望,若是再这么下去,恐怕老夫也不能坐视不理了!”
  
  商?愣了一下,但依旧还是咬牙切齿,这明显是不打算收尾了。
  
  可他不打算玩了,殷化一还打算利用他,所以他立即站了出来,拱手说道:“还请首领和周前辈息怒,商前辈方才恢复道体出了岔子……
  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