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二百九十四章:出去

  有什么事需要如此郑重禀告?”极东胜天凝眉问道,这老怪物不怒自威,确实让人感到强烈的压迫感。
  “是,只因为师姐已经被蒙蔽了双眼,弟子只求师父和师母做主,让师姐能够清醒过来,不要再执迷不悟。”商珺这一次倒是变得没那么激动了,仿佛一下子就找回了自信。
  蓝苒蹙眉不语,也没有分辨,这或许是没有两个老怪的允许,不能辩驳。
  “你师姐,什么时候执迷不悟了?你指的是复仇的事?还是你蓝苋师妹的事情?”女老怪名极东葵,用的姓氏也是极东,这是极东仙门的掌门姓,因为夫妇两人的实力相当,成就也是半斤八两,所以在极东仙门也是平起平坐,原先的姓氏也早就无人提及,只知道现在的名字了。
  “回师母,都不是,是师姐带回来的人里面,藏了一个天城的奸细,弟子屡次三番想要将此子驱逐甚至打杀,但都给师姐阻止,如今还带来了我们极东仙门,所以弟子只能如实禀明师父和师母,让师父和师母亲自处置此事。”商珺连忙说道。
  我心中冷哼一声,暗道这商珺和殷化一果然狼狈为奸,现在打算借其主场优势,让两个老怪来灭我。
  虽然心中也犯着嘀咕,不过我并没有太过害怕,如果蓝苒没办法劝止,大不了只能一拍两散,斗一斗再说了。
  “哦?遇上寻常潜入门中,不利我们极东仙门的奸细,杀了便是了,何须上达为师这里,如此啰嗦?却不像是你们的作风。”极东胜天看向了蓝苒,颇有责怪的意思。
  蓝苒知道轮到自己说话,连忙说道:“师父,骆寒不是奸细,只是弟子与他过于接近,给予太多便利,商珺师弟便以为弟子与他有男女情感,故而迁怒了骆寒。”
  “蓝苒!难道不是么?”一听蓝苒狡辩,商珺果断反问,并且还直呼其名。
  极东胜天脸色阴郁,反手一挥,商珺顿时连滚带爬撞到了柱子上,却因为不敢用护身罡罩抵抗,一口血直接喷了出来。
  “可有轮到你说话了?”极东胜天冷冰冰的说道,随后看向了我,冷冷哼了一声:“倒是个胆大包天的泼皮,看到老夫,竟还敢直视之。”
  我暗道好歹我也是九重天的霸主,就算修为比你低几截,可气势也不能矮了吧?况且越是表现谦卑,换来的结果或许越是惨烈,倒不如不卑不亢,反正人死鸟朝天,怕个蛋呢。
  嗡!
  瞬息,没有看到极东胜天有任何的举动,一道猛烈霸道的剑气就忽然朝我袭来,我也紧跟着拔剑出手,砰的一声,那把沉天锻铁直接脱手而出!
  而我自己也感觉气血有些翻腾,忍不住急退几步!
  要不是八条脉络组成的超级脉络核心容纳了这攻击的余威,恐怕就是重伤当场了,我连忙吐出了脉络淤血,随后急退升天,夸张的摸出了金丹,直接吞进腹中。
  “呵呵,老夫一击都没能要了你小子性命,确实怪不得我的弟子。”极东胜天双目一凝,准备立即再度出手。
  “骆寒!你没事吧!”反应过来的蓝苒立即飞起,想要看看我的情况,而孙寒希也同时升空瞬移到了我身前,手中握着天锁横月。
  我脸色阴郁,脑子里急速转动,想着是否立即撕破脸大干一场,但看着蓝苒和孙寒希这么护着我,心中一时间竟忍住了没有出手,而且最关键的是,这极东葵很快横出手,拦住了极东胜天:“不过是个孩子,你看你这脾气,难道就不容别人自辩两句么?”
  我心下中了口气,而蓝苒紧张的面容也稍微缓和,当然自己师母感激无比,极东葵点了点头,招手说道:“没事了,都下来吧,有什么事,好好说,看得出你们都这么护着这孩子,想来必有你们的原因吧?”
  孙寒希面无表情,看不出她忽然站在我这一边的意图,怕是真的把我当成义兄了,当然,也可能是有别的目的。
  但蓝苒肯定是在保护我,她紧张的神情无法作伪,毕竟商珺也因此愤恨的牙痒痒,这要是假的,又怎么能有如此连锁反应?
  “哼,就算他不是奸细又如何?不过是杀一个天城人仙罢了。”极东胜天冷哼一声。
  商珺看到极东葵这么护着蓝苒,连忙又和自己师父说道:“师父,宁可杀错,决不能放过,如今天城势大,天城暴君实力又绝强,上次我们连同褚雪林,周臣,任紫河等道友一起刺杀暴君,竟还折损了褚道友和蓝师妹!那暴君定然不忿我们刺杀他,故而将这叫骆寒的天城天之境弟子派遣卧底我们极东仙门!”
  极东胜天凝眉看了一眼商珺,随后看向了蓝苒,问道:“蓝苒,难道你还不知道么?为师杀他也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奸细,而是一个能够挑拨你们师姐弟关系的人,本就该杀。”
  蓝苒连忙跪倒在地,说道:“师父!骆寒不是奸细,而且还屡次救助弟子!弟子也不相信他是!”
  “你不过是爱屋及乌!已经忘却了自己的身份!”商珺咬牙说道,极东胜天脸色阴沉的瞪了他一眼,大手一抓,直接捏住了他的脖子:“‘你’又是谁?你可还记得你的身份?”
  商珺吓得脸都绿了,连忙挣扎拱手道:“师父……弟子知错了……她……她是师姐,不是别人……”
  极东胜天冷哼一声,就跟丢物件一样把商珺丢到了一旁:“出去一趟,不但给人灭了道体,还给搜了魂,真是没用!”
  我心中暗惊,这无止境的仙家,居然在极东胜天的手中跟透明似的,连搜过魂都能看出来。
  商珺看着地面干呕,双目却瞪大,仿佛感到了自己师父的恐惧,不过这极东胜天性情却比我想象的还乖戾,刚刚因为门中规矩虐了一顿商珺,接下来直接丢了一枚金灿灿的东西给了这弟子:“服下这丹药,把你的魂伤恢复了。”
  商珺顿时狂喜,连忙磕头如捣蒜,把金丹直接吞服到腹中,虽然金丹的种类很多,但从光泽就能看出这丹药不俗,这商珺简直撞了大运。
  极东葵则趁着这空档,把蓝苒扶了起来:“孩子,起来吧,师父也是担心你受歹人诓骗,不过你能够如此护着对方,想必他应该对你很重要了,对吧?”
  蓝苒眼眶中泪汪汪的,顿时点头说是,极东葵点点头,说道:“没事了,那孩子确实很优秀,你心中喜欢他,爱护他也理所应当,只不过,却也不能迷失了自己,明白了么?”
  蓝苒继续点头,但很快摇头说道:“弟子和他只是……”
  “呵呵,好了,什么都不用说了,既然这几位生面孔都是你带回来的,师母都相信便是了。”极东葵语气平缓,似乎对于自己丈夫的雷霆怒火毫不在意,整个人都能让人如沐春风,确实仁慈和睿智。
  极东胜天皱起了眉,问道:“说不是奸细,难道就这么轻易放过了?”
  “不然如何?不过是个苍茫境的孩子,难不成在这里还能惹出什么乱子不成?”极东葵笑着看向自己的丈夫。
  “那出去了呢?”极东胜天不满的问道。
  “出去了,又与你何干?要管也是苒儿的天玄地黄来管了。”极东葵微笑看着蓝苒和我,明显有维护之意。
  我心中讶异,看来极东葵不只是面善,还真有菩萨心肠,跟极东胜天就是一个天,一个地!
  然而,商珺却并不肯就此作罢!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