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四千三百零二章:拮据
“见过青阳前辈,绮里前辈,还请两位前辈点评此把星天结晶剑。”我双手奉上神剑,这把剑是无心插柳柳成荫,连孙寒希现在还一脸懵圈跟没醒过来一样,可见意外程度。
  
  关键是孙家曾经的无上至宝沉天锻铁为什么会给我弄成崩断的,她也没想明白,刚才我确实有很长的时间是将八条脉络凝聚,释放无止境级别的能量,只不过她也在全力以赴的试剑,应该没看出来。
  
  青阳照和绮里如秋接过了宝剑后,其他的几位无止境的仙家立即围了过来,纷纷触及这把神剑,甚至挥动一番,而里面势大力沉的威力和无坚不摧的气魄,也深深的震撼了这群超级仙家,让他们啧啧称奇,评价颇高。
  
  “这等神剑,我们极东仙门也见所未见,就算是师父的神剑,也和这把有一些差距,唉,可惜没能亲眼目睹此把神剑出炉那一刻,否则毕生无憾了,这把剑,师兄就不看了,不仅没有这材料,也深知再看下去,恐怕要生歹念,诸位自便。”一位老者叹了一声,随后把剑交还给青阳照夫妇,自己一脸沉闷的看了我一眼,随后飞走了。
  
  我隔空拱手送老者,这也是给他直言不讳的高尚所震动,爱剑而生欲念,这是可以理解的,但买不到就麻烦了,有的人会偷偷摸摸去偷,有些人直接去抢,但老者竟能放下,可谓高人。
  
  “呵呵,藏书阁的张让仙阁主,向来是直言不讳,小友可莫要见怪。”赵地极笑道。
  
  “自然不会。”我笑道,以后还有的交易也说不定,真极东仙门神秘兮兮,没准藏书阁能够知道一些什么。
  
  “后生可畏,张师兄都这么说了,师弟也不看了,诸位自便吧。”另外的男女也不好继续站在这里了,跟着就飞离了这里,对于这把剑,他们已经彻底失语了,因为无论是怎么去评论,都难以质疑这把剑的可怕威力,因为剑灵诞生已经这么强大,如果再祭炼一番,恐怕其下神剑都是一砸就弯的结果。
  
  而他们刚离开,陆续还有几位无止境仙家飞来,赵地极开始介绍起他们的身份,但我也找到了个规律,这极东仙门所有部门都有正副导师,皆是由无止境仙家担任,他们都称呼极东胜天和极东葵做师父、师母,可见这里可是夫妻档门派,进门后可就没有师叔、师伯了,有的只是修为高低而形成的是兄弟姐妹的关系。
  
  好处是正副掌门高度中央集权,门中弟子关系都能够凝聚成一股洪流,门户之见就少了,跟天一道简直是两个极端,当然,这必须得两位正副掌门罩得住才行,否则坏处出来,问题可不少。
  
  “重剑无锋,取的就是重,此剑用料之奢华,就算是我们穷尽一生,怕都很难收集齐全,而剑灵的符文动用了先天之精,灵气逼人的同时,竟也鲜活之极,拥有的力量也难以想象到了极致,或许用十年、百年之功去祭炼,天下剑灵都需俯首称臣,又近看这剑的每一方寸纤毫,呵,小友这把剑,就是我夫妇二人偏向走轻灵剑者,也愿意改修重剑了,真是不可思议。”青阳照一脸的无奈,他是喜欢到了无奈。
  
  “是把好剑呢……让我等的剑在它面前,都仿佛吹弹可破,动辄损伤一般……”绮里如秋那细笋似的手指轻轻滑过这把黑粗猛,简直也是爱不释手,看着她的表情,我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想象力太丰富了。
  
  我轻咳两声稳住自己的遐思,说道:“两位前辈不可妄自菲薄自己的爱剑,剑,理当适合便好,若是得到的剑不适合自己的剑歌和剑法,再好的剑,到手中心里也会感到落差。”
  
  “说的也是,小友想必也是走势大力沉,专攻重剑的流派吧?否则又如何会打造如此重剑到至臻至美的境地?”绮里如秋羡慕的说道,这少妇看起来艳美逼人,和青阳绮里的青涩比起来,又有另一番味道。
  
  “并非如此,也不瞒几位前辈,这把剑在下是要用来打造其他剑器的,因为在下用的是斩剑孙家的造剑法。”我丝毫没有隐瞒,在场的几位老怪,哪一个不是行家里手?怕是孙家的造剑手法都看出来了。
  
  孙寒希对我大方承认是她家剑法,当然也非常骄傲。
  
  “原来是斩剑孙家的传承者,许多年前,我夫妇二人也去过一趟斩剑孙家,动用重金、材料、人情,方才换到一套不错的神剑,于今已经过去数十年了,不过没想到他们出了这么好的传承者,也不知道小友与斩剑孙家是何关系?”青阳照笑问。
  
  “孙氏三杰,是我叔伯,而我身边的这位,是我寒希义妹。”我介绍起来,孙寒希连忙拱手打招呼。
  
  “原来如此,老夫就说何以小友打造剑器如此厉害,竟是孙氏传承,老夫数年前,也派了几位学生想要去请孙达天道友出山,来我谷中做客,可惜孙道友繁忙,此事便也作罢了,不过这次小友来,应该也是一样的了。”赵地极捻须呵呵笑道。
  
  “原来如此,看来方圆万万里皆是相识。”我暗道孙达天什么人?没有个半斤先天之精你还想请动他?
  
  而青阳照和绮里如秋没有了对我身份的疑虑后,似乎心有灵犀互相看了一眼,随后就由绮里如秋说道:“骆小友,我们夫妇手中的两把仙剑经历这些年的使用,已经日益满足不了我们的需求,向来也该是更换的时候了,加上我们夫妇新近修炼了一套双人剑歌,对于剑器的相互契合要求更是极高,早就有心想要打造一套对剑,而材料我们夫妇已经打造好了,不知道小友可有兴趣接下?我们定当重金酬谢。”
  
  “不错,孙氏造剑,造剑篇以剑法来打造,炼剑篇剑歌催生剑灵,试剑篇以试剑之弱点,可谓天下无双,小友精通造剑,还望能够助我们夫妇一臂之力,我们夫妇定当厚报。”青阳照笑道。
  
  我想了想,这段时间哪有空理会他们夫妇?况且当着他们的面造剑,暴露的自会更多,我也想低调呀,可实力不允许不是?所以没准一场下来,天城城主的身份都挡不住,那可就麻烦了。
  
  “唉,怕两位前辈要失望了,在下打造这把星天结晶剑,也是第一次造剑,完全是冲着运气去的,能成简直是运气逆天,而两位前辈的材料应该已经是寻找了多年吧?孙氏造剑,虽然打造成功固然是所有锻造法中至臻完美的,但这要是失败了,那是材料皆毁的下场,毕竟锻打之时材料堆叠,再想拆分也已经断无可能了,谁说残料也还能打造稍次些的成品,可对两位前辈而言,跟成了废弃的材料无虞,所以晚辈不是不肯,而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呀。”我叹了口气,当然把这事说的万分凶险。
  
  两夫妻互看一眼,再看向了我拿出来的沉天锻铁,也确实沉默了,工具都能打坏了,这成功率果然太狠了。
  
  而材料毁了,数十年甚至上千年的收集肯定要毁于一旦的,两夫妻在这里教书虽然学生众多,可相对我而言,那绝对是拮据了,要锻造也是要下狠心的。
  
  “至少现在还是打造成功了,要不小友帮我们夫妇一把,这材料损坏方面,就无需小友担心了,尽力便可,如何……”绮里如秋当然不死心。
  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